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99、乖乖等着,别乱跑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车窗缓缓滑下。

    两人的视线里,少了一层玻璃的阻隔,于是,对方的轮廓看的更加清晰。

    “上车。”

    阎天邢用的是命令口吻。

    没有第一时间动作,墨上筠在原地站了会儿,冷冽的视线渐渐柔和下来。

    抬起腿,从车头绕过,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自觉地扣上安全带。

    阎天邢看着她,问:“吃饭了吗?”

    “嗯。”

    应声,墨上筠扣好安全带,两腿交叠,尔后从衣服口袋里翻一下,掏出个小的塑料袋来。

    刚准备开车的阎天邢,视线在她手里的塑料袋上扫过。

    不由得停顿了下。

    小小的塑料袋里,装满了零零碎碎的钱。

    小到一角,大到一块,还有硬币,乱七八糟的丢在一起,不知具体数额。

    挑眉,阎天邢饶有兴致地问:“把乞丐抢了?”

    “差不多吧。”墨上筠敷衍回答,没有理会他的调侃。

    将打结的塑料袋打开,墨上筠拿出一叠来,然后一张张的开始数,将其整齐叠放。

    感情是为了打发时间。

    了然地收回视线,阎天邢继续开车。

    墨上筠专心的数着零钱。

    这些钱,是她用整钱从乞丐那里换的。

    那人一看就是职业乞丐。

    她跟乞丐打了个赌,输了,给他两张整钱,赢了,给他一张,他破盆里的零钱全归她。

    结果可想而知,整个盆的零钱都被她“打劫”了。

    不过仔细数下来,总金额也没高多少。

    将所有零钱都整理好,再把塑料袋重新绑好,墨上筠意识到,自己闲的有些过头了。

    抬眼,看向车窗外。

    阎天邢没将车开回水云间这点,墨上筠在他掉头的时候就发现了,不过专心数钱没空去管。

    一空下来,墨上筠就问:“去哪儿?”

    “跟前任约会,一般去哪儿?”阎天邢不答反问。

    前任啊……

    墨上筠不动声色,“图书馆。”

    “图书馆没开门,”阎天邢从善如流地回答,继而问,“放假呢?”

    “书店。”

    “……”阎天邢沉默了下,“看不出来,你的生活这么枯燥。”

    “对于学霸来说,学习也是一种享受。”墨上筠偏过头,斜斜的看他,“长官你是无法理解的。”

    阎天邢嘴角一抽。

    在这种事上,也得夸自己一把。

    “附近有个公园。”阎天邢慢条斯理道。

    “没兴趣。”

    好不容易快走回去了,又跟着他去风雪中走一圈,墨上筠是真没什么兴趣。

    装帅也得有个度。

    “雪中看书,意境很美。”阎天邢嗓音低哑,带着诱哄的语气。

    “冷。”

    阎天邢笑了,故意从头到尾打量了她一眼,“我还以为你成仙了。”

    “……”

    察觉到明显的讽刺,墨上筠抬手摸了摸鼻子,一时无言。

    继续开了十来分钟。

    阎天邢将车停在路边。

    “下车,等着。”阎天邢吩咐道。

    “不下。”墨上筠一动不动。

    反正都直言说过“冷”,她也干脆不装了。

    阎天邢好笑地看了看她。

    然后,身手去解自己的风衣扣子,慢条斯理的,手指修长好看,动作迅速利落,转眼就将扣子全部解开。

    风衣一脱,就丢向了墨上筠。

    风衣很大,抛过来的瞬间,遮掩了视线,墨上筠抬手去接,却一时不防,阎天邢倏地朝这边靠近,伸出手臂揽住她的肩膀。

    车内空间很狭窄,阎天邢一靠近,两人就靠得极近,墨上筠连避开的空间都没有。

    不过,也不是会避开的人。

    阎天邢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垂下眼帘,就对上她那双黑亮的眼睛,他低声嘱咐,却带着十足的霸道,“乖乖等着,别乱跑。”

    “我看起来很不让人省心?”墨上筠微微眯眼,话语行间流露出威胁。

    眉一挑,阎天邢道:“如果是我,就不会徒手去端滚烫的碗,烫完之后又拿冷水洗手。”

    “……”

    就他能耐!

    墨上筠凉飕飕地剜了他一眼。

    把他的手都给打开。

    阎天邢顺势松开她的下巴,却拎起了那件风衣,抓住衣领绕过她的肩膀,将其给她披好。

    “很快回来。”阎天邢笑道。

    与其说安慰、叮嘱她,倒不如说是简单提醒。

    墨上筠没做声,把他的风衣穿好。

    虽然里面穿了一件外套,但阎天邢的衣服对她来说,还是大了一码,身高和体型都偏小,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

    墨上筠也没系扣子,任由风衣敞开着,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坐回原位,阎天邢开车前,透过车窗,看了走向路边的墨上筠两眼。

    风衣将她身子包裹起来,只露出头和脚,背影纤细,停在路边的她,依旧以独特的气场碾压旁人。

    *

    这条街道比较热闹。

    有商店、饭店、服装店等等,大年初一,也有不少店面开着门。

    安辰推着轮椅从一家餐馆出来,轮椅上坐着的是他双腿瘫痪两年的母亲、安雅。

    倪婼紧随其后,一出门,就拿着一条毛毯走至轮椅前。

    “阿姨,有点冷,先把毛毯盖上。”

    倪婼贴心地朝安雅说着,俯身将毛毯盖在安雅的身上。

    “谢谢。”安雅温柔的笑着,朝倪婼点了点头,只是有意无意地带着叹息。

    今年过年,安辰要到了三天假期,特地赶回来一趟,没想带回来一个倪婼。

    说是倪婼想过来玩两天,就一起来了,但这一天下来,倪婼有意无意地讨好她,对安辰的爱意也表露的很明显。

    倘若两人情投意合,安雅也只觉得有些遗憾——毕竟她是更喜欢墨上筠一些的。

    但是,她的儿子,她也清楚,对倪婼并没有什么那方面的感情。

    只能说,可惜了这个小姑娘。

    “倪婼,我去把车开过来,你帮我照顾一下我妈。”安辰朝倪婼交待道。

    “行。”

    倪婼答应的极其爽快。

    安辰道了声谢,然后就拿着车钥匙走了。

    眼看着安辰离开,倪婼跟安雅聊了几句,然后询问道:“阿姨,我们去路边等吧。”

    “这……”

    安雅看了前方的阶梯,有些迟疑。

    从餐馆到人行道,还隔着四五个台阶,并且没有别的路,来时是安辰抱着轮椅上来的,下去也得抱着才行,眼前这个瘦小的小姑娘……

    “没事儿,”倪婼立即道,有点儿想要表现的意思,“我训练过的,抱着您应该没问题。”

    “那,”安雅想了想,也不好拒绝,只得点头,“麻烦你了。”

    “没事没事。”

    倪婼连忙说着,有些受宠若惊。

    说完,也没有耽搁,立即俯下身,从后方抓住轮椅的两边扶手,直接将轮椅抱了起来。

    安雅是名中学教师,两条腿在一次事故中,救一个学生而废掉的,当时是直接从膝盖处截肢。

    少了两条腿,她的体重加上轮椅,也就白来斤左右。

    倪婼在部队训练,抱起白来斤的重量,顶多有些吃力而已,不算完成不了的任务。

    然——

    她忽略了,眼下正在下雪,地上有积雪。

    将安雅搬下两个台阶时,倪婼踩到了积雪,脚下不小心打滑,整个人登时失去了重心,抱着轮椅猛地往下倒去,她心下骇然,急切地想要稳住,可却失手松开了轮椅。

    跌落的那一瞬间,倪婼的脑子完全是懵的。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安雅也一时不防,双手紧紧地抓住轮椅的把手,可轮椅是往前倾倒的,随着轮子撞在台阶上,自己撞了几下,上半身也朝前扑去。

    忽的,不知哪儿来的一股力道,稳稳地抓住了轮椅,同时也抓稳了她的肩膀,使得不受控往前倾的身子往后倒,回归了原位。

    紧随着,轮椅被从最后一个台阶上搬了下来,四个轮子全部落到人行道上。

    平坦了。

    “安老师。”

    还没缓过神,安雅就听到熟悉的喊声。

    声音有点凉,字字平稳、清晰,语调淡淡的。

    能这样喊她的,就一个人。

    讶然而匆忙地抬起眼,不出意外地,安雅见到了墨上筠。

    松开轮椅的墨上筠,已经直起身来,此刻正站在她跟前,穿着一件松垮的风衣,衣服敞开露出里面的夹克衫和牛仔裤,有些不伦不类,但自成一股潇洒姿态。

    视线上移,是那张漂亮精致的脸,神情近乎淡漠,凤眼半垂着看她,一头短碎发沾染着白雪,在空中肆意飞扬。

    “墨墨。”

    安雅眼眶顿时有些湿润,紧紧抓住了墨上筠的手,语气里隐藏着激动。

    这时,结结实实摔了一跤的倪婼,强撑着站了起来。

    小跑过来,本想感谢一下“好心人”的,可在见到墨上筠的那一瞬,立即就愣住了。

    “你怎么——”在这里。

    话没说完,注意到安雅正拉住墨上筠的手,明显看得出在颤抖,在看她的神情,激动、感慨、愧疚,似乎……是认识的。

    而且,很重视眼前这个女人。

    “下次小心点。”墨上筠嘱咐了一句。

    但,没有把抓住她的手强行挣脱。

    “你,”安雅缓了缓,把激动的情绪压制下来,问她,“也回来过年了?”

    “嗯。”墨上筠应声。

    “安辰也回来了,刚刚去取车了,应该很快就回来,你们俩要不要见一见——”

    “安老师。”

    墨上筠出声,打断她的话。

    安雅顿了顿,意识到墨上筠的的确确不想再谈及安辰,神色渐渐黯淡下来。

    也不想让墨上筠为难,安雅深深叹息着,将她的手松开。

    墨上筠倒也没有急着走。

    掀起眼睑,她打量着站在一次、满怀敌意的倪婼。

    又是那种完全不将人放在眼里的眼神。

    倪婼本就对她没有好感,冷不丁想到上次被惨虐的场面,有些恼火,“你就是安辰的前任?”

    墨上筠微微凝眉,“我们在哪儿见过?”

    看模样,倒是挺眼熟的。

    倪婼被她一激,差点儿没呕死,顿时热血上涌,没好气道:“元旦那天,我们见过。”

    被她一提,墨上筠倒是有了点印象。

    拍了拍手,墨上筠闲散道:“一如既往的半吊子,以后别做这种事了。”

    说完,也不管倪婼被气得有多冒火,她转过身,打算去街边继续等阎天邢。

    意外见到轮椅上的安雅,没有看到安辰,后来见到倪婼极其不稳地抱着安雅的轮椅下台阶,她才朝这边走过来的。

    赶得及时,帮了一把。

    但——

    倪婼逞强的行为,她是不欣赏的。

    “墨墨。”

    眼见着她就要走,安雅忍不住喊住她。

    墨上筠步伐顿了顿,侧过身来。

    “你,在这里待几天?”安雅深深地看着她。

    “明天走。”墨上筠回答,态度不冷不热。

    安雅微微一顿,不知该说些什么。

    认识墨上筠,有好些年头了。

    墨上筠是她高二时的学生。

    她是教语的,墨上筠阴错阳差的,成为她的语课代表。

    最初她还挺头疼的,因为墨上筠的语成绩算不上好,踩在及格线上徘徊,可自从墨上筠成为语课代表后,每次考试成绩都接近满分,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那时候,她觉得这孩子挺认真、有责任心,于是好感倍生。

    同时也会委婉的劝她提高其他的科目成绩——是的,墨上筠当时除了语外,其他科目的成绩都在及格线上徘徊。

    没想,墨上筠完全没她想的那么简单。

    高二最后一次考试,墨上筠用成绩踩着最后一个名额,进了高考冲刺班。

    当时不少老师都议论纷纷。

    正巧,她的儿子、安辰,也跟墨上筠分配在一个班级,是她让安辰关注一下这孩子,当时安辰是年级第一,她嘱咐安辰,有机会的话帮忙辅导一下墨上筠。

    后来也不知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安辰没详细说,只知道高考结束后,安辰跟墨上筠都上了一个大学,后来听说安辰在追墨上筠。

    再后来……

    想至此,安雅也不知说什么好。

    或者说,如何去面对墨上筠。

    没等到安雅说别的,墨上筠站了会儿,就转过身,摆了摆手,“我走了,回去注意安全。”

    走了。

    眼角余光瞥到一抹从路边一辆车上下来的身影,墨上筠漫不经心地扫过,然后一路往前走,远离了阎天邢让她等待的地点。

    最好不见,免得麻烦。

    安辰在下车后,就注意到墨上筠的背影,隐约觉得熟悉,但是没有多想,径直朝安雅和倪婼走去。

    走近后,发现安雅和倪婼的神情都有些异样。

    倪婼似乎摔了一跤,羽绒服上沾着水和雪,头发上滚了些泥土,一声不吭地站在轮椅旁边,看起来有些不高兴,闪烁的眼神里,隐藏着复杂的情绪。

    安雅则是看着远处,见到他走近后,稍作犹豫便道:“刚刚看到墨墨了。”

    闻声,安辰倏地一顿,近乎下意识的,朝先前见到的那抹身影看去。

    然而,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早已不见那人踪影。

    “去追吧。”

    安雅神色踌躇,但说的话却很肯定。

    当初分手,也是因为误会不是么……

    “可——”

    安辰有些犹豫,担忧地看着安雅和倪婼。

    风雪太大,让安雅呆在这里,他不能放心。

    这时,倪婼低着头,轻声道:“我会把阿姨先送上车的。”

    虽然委屈、伤心,但,还是主动帮他。

    不是多好心,而是……

    倘若安辰能跟那个女人有个好结果,她就能下定决心死了这条心。

    倘若安辰能跟那个女人就此断了……她隐隐觉得,那个叫墨墨的女人,跟安辰是不会有结果的。

    她那么喜欢安辰,所以她能看得出,那个女人面对安辰时,半点情感都没有。

    有些惊讶,安辰看了她一眼,真诚道:“谢谢。”

    安辰循着墨上筠离开的方向走去。

    他走得很快,步伐匆匆,视线扫过,不肯放过每个背影——纵然很多时候,他明知那个背影不够熟悉、不是她。

    一个又一个的人,一个又一个的背影,明明先前无意间一扫而过,最为显眼的背影,在他真正想要寻找的时候,却忽然消失了,每一个都像,每一个都不是。

    也不知找了多久,他来到了湖边。

    风很大,雪花肆意,足以迷了人眼。

    他睁大眼,任由雪花随着冷风吹入眼底,凉凉的,雪花在眼睛里融化,带来阵阵寒意。

    然后——

    他听到一个颇为无奈声音,“找我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