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98、一见倾心【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阎天邢喜欢做有把握的事。

    然而,在遇见墨上筠之后,却再三破例。

    一旦接触过后,就一而再再而三地突破常规,跟她按部就班的完全没法来,于是,时至今日,他连她的脉门都没摸到。

    不过,这样的相处,也挺有趣的。

    “借你吉言。”

    阎天邢悠然接过话。

    没有久留,转身往门外走。

    走至玄关换好鞋,阎天邢又朝沙发上的墨上筠看了一眼。

    她专注地削着苹果。

    明明是右撇子,却左手握刀,一点一点地削着苹果皮,动作还算流畅,应该没少练过。

    收回视线,阎天邢出门。

    *

    削了两个苹果。

    第一个削到一半,皮断过一次,第二个没人打扰,从头到尾削的均匀细长,漂亮得很。

    她把两个苹果都吃了。

    收拾了下茶几,墨上筠看了眼时间。

    刚过八点。

    她起身,拿起沙发上放着的袋子,打算回房洗个澡。

    袋子里是昨晚阎天邢买的衣服,两件外套,风衣和夹克衫,一条黑色牛仔裤,还有一条围巾和一双手套。

    全部拿出来,墨上筠选了风衣配牛仔裤,再在柜子里找了换洗衣物。

    然——

    还没来得及去浴室,就听到客厅里有了动静。

    “砰”地一声响,是关门的声音,动静很大。紧随着,是电视被打开的声音,似乎在换台,断断续续的。

    制造出这么大动静,不可能是阎天邢。

    墨上筠将衣服放下,手腕一抬,一把军刀落入手里。

    她将卧室的门拉开。

    一眼从客厅扫过,紧随着,视线落在沙发上。

    那里坐着个女生。

    十七八岁的模样,扎着马尾,白色毛衣、打底裤、黑色短裙,长得很漂亮,柳眉弯弯,五官小巧,只是——

    哭得有些惨。

    眼睛红肿,泪眼汪汪,两行泪水,鼻子通红,哭的没有声响,一手拿着遥控器使劲换台,一手拿着纸巾一个劲抹眼泪。

    阎佳也注意到墨上筠。

    那一瞬,所有动作都静止了,她愕然地睁大眼睛,怔怔地盯着墨上筠,拿着遥控器和纸巾的手僵在半空,眼泪倏地止住,睁着的泪眼里,盛着满满的惊悚、诧异。

    气氛瞬间变得诡异起来。

    墨上筠没说话,等她从愣怔中回过神来。

    足足等了十来秒。

    “你你你……”阎佳吐词不清,声音都是飘忽的,带着哭音,“你是人是鬼……别别别,别过来!”

    得。

    还在惊慌状态中。

    墨上筠后退一步,直接把门给关上了。

    管她是谁,既然能把这里当自己家的,就不可能是小偷。有疑问的话,由她自己找阎天邢去问吧。

    把门反锁,墨上筠拿着衣服,去浴室洗澡。

    这次是淋浴,冲洗掉晨练出的那身汗,墨上筠在部队训练惯了,速度很快。

    洗头和洗澡,总共不到十五分钟,便换上了衣服出来。

    “叩、叩、叩。”

    “叩、叩、叩。”

    “叩、叩、叩。”

    ……

    敲门声极有节奏,三声一停,却连续不断。

    墨上筠看了眼门,紧随着淡定地把头发擦干。

    足足拖了三分钟,墨上筠被吵得不行,才走过去将门给打开。

    果不其然,门外站着的,正是先前那个女生。

    眼下,女生倒是不哭了,只是鼻子眼睛依旧红彤彤的,她怀里紧紧抱着个抱枕,似乎很紧张的样子。

    “你……就是二哥那个军人朋友?”

    阎佳吞吐的问着,眼睛眨啊眨,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墨上筠。

    长得真好看……

    细长眉眼,五官精致,神色淡漠,一头短碎发,刚洗过,还没有擦干,几缕发丝贴在额头、脖颈,衬着白皙的肌肤,对比鲜明。

    黑色夹克、牛仔裤,搭配一件白色长袖,身材高挑,穿着这样简单的衣服,配上那身的闲散和清冷,无比帅气。

    容貌与气质,都让人移不开眼。

    原来女兵帅起来也跟能她二哥比啊……

    阎佳默默感慨着,浑然不觉自己已经犯花痴了。

    “你二哥是谁?”

    虽然已猜到是谁,但墨上筠还是准确地询问。

    “他,他叫阎天邢。”阎佳眼睛一亮,立即朝墨上筠伸出手,“我叫阎佳,跟他一个姓,最佳的佳,快的,是阎天邢的堂妹。”

    “哦。”

    淡淡应声,墨上筠没跟她握手。

    阎佳悻悻然收回手。

    但是,站在门口却没有离开,“二哥跟你说了吗,你的衣服是我买的,你穿过没,喜欢吗?”

    “……”

    这下,墨上筠有点在意,凉凉地视线打量着她。

    果不其然,放在衣柜里的那两套衣服,很符合眼前这位的审美。

    在她的注视下,阎佳忽觉心虚,意识到她身上穿的,并非自己买的,不由得回过神来,尴尬地朝她吐了吐舌头。

    昨天上午,阎天邢给她发了条信息,让她买两套衣服来水云间——也就是这个小区,并且把密码都告诉了她。

    难得能见到阎天邢一次,虽然是使唤她做事的,她也屁颠屁颠地把衣服买了过来。

    后来听说,阎天邢有个军人朋友暂居水云间,她估计,那个朋友就是眼前这位了。

    来之前,特地跟阎天邢身边的人探了口风,阎天邢已经离开水云间了,她以为他的军人朋友也是一起的,于是才往这边跑,没有想到……

    打了个正着,直接碰了个面。

    被她如此盯着,阎佳觉得心里发毛,紧随着,她听到对方的声音,“我叫墨上筠。”

    “我叫你……”阎佳拖长了声音,不确定地问,“墨姐?”

    “随便。”墨上筠倒是随意。

    阎佳松了口气,立即点头,觉得称呼这事就这么定了。

    “墨姐,”阎佳紧紧搂着抱枕,又多了几分紧张,“我来这里的事,你能不能别跟的我二哥说?”

    “我什么都没看到。”

    淡淡说完,墨上筠欲要关门。

    但是,阎佳眼疾手快,发现异样后,就伸手挡在门前。

    “墨姐,你有空没有,我们能聊聊吗?”阎佳不敢靠近她,但目光殷切,无比期待。

    墨上筠有点头疼。

    看在住她二哥家的份上,墨上筠想了想,问:“聊什么?”

    问这话,就当是同意了。

    阎佳立即把她拉到沙发上坐下,然后勤快地从冰箱里把水果洗干净、端上来。

    那兴高采烈的模样,仿佛先前哭得涕泗横流的人,并不是她。

    “我帮你削苹果吧。”

    拿着水果刀和苹果往一旁坐下,阎佳非常热情地道。

    墨上筠看了她一眼。

    然后,把她手里的苹果和水果刀都拿了过来。

    阎佳一愣,错愕间,听得她淡淡道:“你说。”

    “哦……”

    阎佳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

    眼见着墨上筠左手拿刀削苹果,心叹果然看着就不一样,原来是左撇子啊。

    感慨完,才开始说正事。

    今天过年,她是跟家里闹了矛盾,一气之下跑出来的。

    跑的急,手机、钱包、身份证全部没带,正好知道这里的密码,就往这边跑了。

    这是阎佳说的大前提。

    然而,落在墨上筠的耳里,却觉得跟她说话有些吃力。

    ——她没抓住重点。

    但是,一想时间还早,便由得她,当做听故事便是。

    “闹了什么矛盾?”墨上筠适时插了一句,把话题带到正途上。

    说到这个,阎佳就来气,“我想考军校,但是家里不准。”

    微微一顿。

    墨上筠看她,问:“为什么?”

    “说我不合适。”阎佳气得腮帮子鼓鼓的,“我高三了,化课挺好的,体检也过关,平时也挺喜欢锻炼的……我二哥都能考,我怎么就不能去了?难不成就因为我是女的?现在女的入伍的也不少啊……”

    越说越气,阎佳委屈的要命,“你说是吧?”

    墨上筠继续削苹果皮,淡淡问她,“为什么想考军校?”

    “保家卫国!还有,穿军装,多帅啊,英姿飒爽的!”阎佳立即来了精神,满腔热血道,“我连学校都选好了,安城的陆军学院,下半年努力一下,被顺利录取应该不是问题。”

    说到这,阎佳好奇心起,“墨姐,你是直接入伍的,还是考进军校的?”

    “考军校。”

    “真的?”阎佳惊喜出声,感觉找到了知己,忙不迭问道,“考的什么学校?”

    墨上筠斜了她一眼,没有回答问题,“你继续。”

    “好吧……”阎佳有些失望,但并不影响她的热情。

    阎家有从商的、从政的,可从军的却寥寥无几,有的去了部队两年就回来了,也就阎天邢一直在部队里待着,而自始至终,阎佳都不知道阎天邢的具体职位,只知道他的军衔很高。

    可以说,她对部队的具体情况,一无所知。

    下定决心考军校,是因为三年前,华江沉船事故中,她和朋友就在附近游玩,年少无知,只因凑热闹而赶过去围观,但是隔得很远,只见到一些模糊的人影,还有闻讯赶过来的遇害者的亲人。

    她们看到有人穿着专业的潜水服,下江救人,后来才知道,那些都是蛙人——来自于海军陆战队。

    后来,她们回去了。

    再后来,她们在网上见到一个热搜——最帅蛙人。

    新闻上写着蛙人拼尽全力救人的事迹,而在其中,附带了一张照片。

    那是一个蛙人穿着潜水服、将一个人从水里扛上来的照片。

    那个蛙人长得真帅。

    虽然只有半张侧脸,可落在阎佳眼里,帅的无人能及。

    一见倾心。

    “你知道吗,后来我还看到过他,是一次护航行动,他穿着海军制服站在船上,就一张照片……我一眼就认出他来了。”阎佳说的很兴奋,“从那之后啊,我就打算成为跟他一样的军人。不过我溺过水,对潜水这个项目一直没法克服,就打算退而求其次,放弃海军,选择陆军啦。”

    阎佳正在兴头上,跟墨上筠说着对未来的计划、憧憬、幻想。

    墨上筠没有吭声。

    理想跟现实,本就不能重合,两者之间,有着很大的差距。

    就像她并不知道,她倾心的那个青年,早在一年前,葬身在他最爱的那片大海,尸骨无存。

    三年前,墨上筠对华江沉船有所关注,而知道那个青年的身份,是因为——那个蛙人,正好是牧齐轩部队的,还是跟牧齐轩交情很好的兄弟。

    世上之事,倒也挺奇妙的。

    将苹果削好,递给了阎佳。

    “墨姐,你不吃吗?”阎佳看着手里的苹果,倒是慢慢冷静下来。

    “饱了。”

    “谢谢啊。”阎佳爽快地接受,咬了口苹果后,紧随着又道,“你说,我要不要跟他们抗争到底?”

    “不要。”墨上筠给了个很肯定的回答。

    “为什么?”

    阎佳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嘴里的苹果都忘了咽,感觉被背叛似的。

    为什么?

    ——过于单纯、理想,没经历过挫折、苦难,这条路她会走的很艰难。

    ——就算考上军校,她也不一定能像她倾心的那个青年一样,真正做到“保家卫国”。

    ——这只是一个忠告,作为过来人的忠告,而其中具体的原因,说得再详细,满怀期待的她也不能理解。

    “你不合适。”

    墨上筠找了跟她父母一样的理由。

    阎佳眼圈顿时就红了,有点想哭,“你也是军校毕业的,你应该更能理解我才是……”

    “路是你自己的,”墨上筠淡淡道,“我说我的意见,你不接受,可以继续走下去。”

    一瞬间,阎佳的眼泪就憋住了。

    墨上筠的话有些伤人,但,确实有一定的道理。

    她有发表意见的权利,可是自己也有自我选择的权利。

    只是……

    有点恼火就是。

    好感度忽然就下降了大半。

    “我要走了,”吸了吸鼻子,阎佳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苹果,想了想,站起身来,“谢谢你削的苹果,但我不会动摇我的想法的,如果有机会再见的话……算了,反正我不会后悔我的选择的。”

    说完,阎佳就转身想走。

    “等等。”

    墨上筠叫住她。

    阎佳身形一怔,回过身来,不服气地盯着她看。

    没理她的忧伤,墨上筠拿出阎天邢给的红包,在阎佳纳闷地注视下,抽出几张出来。

    墨上筠将其递给她,“回去的车费。”

    愣了愣,想到先前跟墨上筠说过,自己身上仅有的零钱全部花在车费上了,眼下已是身无分。

    虽然不开心,但好歹有点感动,阎佳伸手去接,“谢……”

    “到时候还你二哥。”

    没等她道完谢,墨上筠就打断了她的话。

    “……”

    阎佳抓住那几张钱,将最后一个“谢”字给强行咽了回去。

    也就奇怪了,她先前怎么就觉得……这人很好呢?!

    绝对是被猪油蒙了心了!

    或者说,被她的外貌和气质给骗了!

    阎佳没好气的想着,哼了哼后,就紧紧攥着钱,愤怒地走了。

    墨上筠目送她离开时,又听到了猛烈的关门声。

    一时间改了主意。

    去军校待一阵也好,最起码,以后关门应该不会这么大声。

    墨上筠抬手揉了揉耳朵,漫不经心地想着。

    *

    阎佳离开后,房间里总算安静了。

    墨上筠简单收拾了下。

    这一次,没再耽搁,拿了钱就直接出门。

    然后,整天都在外面游荡。

    午餐和晚餐都是在外解决的。

    回来时,夜幕降临,天空忽然飘起了雪,黑夜中夹杂着点点白色,如夜空星辰,不多时,地上便积了层白雪,浅浅的。

    墨上筠是走路回去的,不紧不慢地走着,权当是饭后散步。

    阎天邢开着车,隔了很远,就见到路边的那抹纤细背影。

    跟节日和时间有关,路上行人很少,墨上筠独自一人漫步街头,那与众不同的气质,惹得极其显眼。

    无论何时,她腰杆都挺得笔直,再闲散悠闲的时候,腰也不会弯曲半分。

    没有戴围巾、手套,发梢、肩上染了积雪,穿着单薄,她却跟不会冷似的,在寒风大雪中,依旧将步伐走的沉稳、泰然自若,到哪儿都舍不得丢下一个“帅”字。

    阎天邢将车速放慢,一直在她身后跟着。

    不一会儿。

    墨上筠的步伐就顿住了,侧过身,径直朝这边看过来。

    风雪中,她眼睛黝黑透亮,视线多了几分冷冽,眉一挑,似是早料到是他,隔着车窗玻璃视线交汇,传递着十足的挑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