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97、季若楠,我推荐的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借电脑一用。”

    说完,墨上筠把手收回来。

    然,刚往前踏了一步,来到阎天邢的身侧,他的手臂就伸了出来,横在她面前,抓住了她左侧的肩膀。

    她随着来到侧过身,阎天邢也转过来,两人调转九十度,依旧是面对面地站着。

    阎天邢盯着她那双漂亮的眼睛。

    坦然,淡定,从容。

    哪怕是丁点的在意,都寻觅不出痕迹来。

    墨上筠被打量时,思绪稍有飘忽,不由得联想到晚上遇见的那个司机,将“渣男”的形象描绘的绘声绘色的。

    眼前这……

    看着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出奇的,跟某个猜想的角色,成功重合。

    停顿半响。

    “没什么想说的?”阎天邢略带试探的出声,低沉性感的嗓音,好听的要命。

    墨上筠掀起眼睑,手一翻,一枚硬币赫然出现于掌心。

    两根手指夹着硬币,伸向左肩,递给紧贴着她肩膀的手掌。

    硬币送入手心,阎天邢也适时松开他。

    “带来好运的硬币,”墨上筠挑眉,轻描淡写道,“长官,新年快。”

    着重“长官”两个,像是刻意为之。

    暗示那个亲昵的称呼,暗示两人极低的可发展性。

    阎天邢扫了眼那枚硬币,一元的,怕是包在饺子里的那种。

    未曾解释什么,阎天邢慢条斯理地回道:“新年快。”

    墨上筠转过身,进了他的书房。

    不是她的房间,只是借用一下电脑,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她便没有关门。

    阎天邢站在门口。

    看着她进了房,目不斜视地往电脑那边走,把椅子拉开,在电脑前坐下,动了动鼠标后,就开始专注地敲键盘。

    没有久留,阎天邢转身离开。

    至于那条短信……

    他淡淡地扫了一眼,便直接删除了。

    *

    墨上筠花了两个小时,把考核总结写完。

    她没跟墨上霜见面,没法告知他考核中的详细情况,在她看来,打电话聊不如写个详细的总结,

    跟一队幸存者待了一天,那些人基本都被她摸了个透,在她第一次伏击中阵亡的,全部被她给忽略掉,但是却对每个幸存者进行了一定的分析。

    能力、性格、做选择时的表现……

    其中,余言和盛夏被她重点分析,缺点优点写的清楚明白。

    写完后,她将档保存好,然后将其发送到墨上霜的邮箱。

    估摸着,墨上霜这几日会忙得焦头烂额、没时间看,她也不急着第一时间通知他。

    发完邮箱,墨上筠将档彻底删除,也没去动阎天邢的东西,放下鼠标就起身走了。

    ……

    白天睡得太多,墨上筠晚上只睡了俩小时。

    四点半,准时起床,简单收拾了下,再换上昨天洗好、晾干的丛林迷彩,直接出了门。

    房间隔音效果很好,墨上筠动作又轻,基本没制造出什么动静,以至于阎天邢在六点起床时,才发现墨上筠消失了。

    她的房间,任何物品都摆得整整齐齐,该收拾的都收拾了,没有杂物摆在外面,就连床铺被褥都铺的极其平坦,一眼扫过,连褶皱都没有。

    跟压根没住过人一般。

    不过,也不觉得意外。

    身为副连长,倘若不以身作则,也难以服众。

    而,这种习惯,并非是离开部队后,就能随意抛弃的。

    平心而论,不谈墨上筠的能力,光凭她的军人素质,也到了一定的高度。

    最起码,她能做到谁也挑不出错。

    关上房门,阎天邢进了客厅,注意到茶几上摆放的两把军刀、头盔后,顿了顿,坦然地收回视线。

    七点。

    墨上筠顺利结束了晨练。

    回来,一进门,就见到在厨房忙活的阎天邢。

    厨房,阎天邢。

    注意到这两个关键词,墨上筠换好鞋进门,饶有兴致地看了两眼,继而走近旁观起来。

    敞开式的厨房,更方便她观看。

    阎天邢刚将饺子包好,一旁的锅里热水沸腾,他只负责将包好的饺子放到锅里即可。

    没见到他先前的步骤,墨上筠多少有些失望。

    “你连长找。”

    将锅盖盖好,阎天邢慢条斯理地洗着手,淡淡朝墨上筠说了一句。

    “说了什么?”墨上筠眉头轻挑。

    “让你打过去。”

    “哦。”

    墨上筠转过身,注意到茶几上放着的手机,便直接走了过去。

    拿着手机,去阳台打电话。

    这一次,电话很快通了。

    “喂?”

    “连长。”

    一手搭在栏杆上,墨上筠抬眼看着外面阴沉的天空。

    “昨天忙,没有接到电话,刚回过来才知道是你打来的……”朗衍似是有些感慨,随后,问她,“你不是在当教员吗,怎么,这么快就忙完了?”

    据说是一周。

    墨上筠交给他的计划里,正好安排了七天的时间。

    但是,她在当特邀教员,应该难以拿到手机才对,又怎会给办公室打电话?

    在朗衍看来,还是挺矛盾的。

    “嗯。”墨上筠敷衍应了一声,“二连情况怎么样?”

    “还行。”朗衍道,“训练都挺认真的,还算争气,就是年前开会……”

    说到这儿,朗衍倏地止住了。

    “怎么?”墨上筠拧眉问。

    轻咳一声,朗衍有些尴尬道:“四个季度考核都垫底,被营长点名批评了。”

    “……”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有些庆幸自己没回去。

    冷不丁想到牧齐轩说的话,墨上筠想了下,问:“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

    朗衍硬的斩钉截铁。

    然,一口咬定、迅速回答,落到墨上筠的耳里,意思却是截然相反。

    肯定发生了什么。

    只是,朗衍都这般隐瞒了,她也不好多问,只能等回去后再看情况。

    “你什么时候回来?”朗衍没聊几句,就把话题给拐跑了。

    墨上筠道:“看情况,就这两天吧。”

    “……行。”朗衍颇为心虚地应声。

    对话中,察觉到明显的异样,而朗衍却对隐藏的事只字不提,墨上筠心存疑虑,草草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转过身,回了客厅。

    把手机放回茶几上,墨上筠再看了眼厨房,阎天邢做的饺子已经出锅了。

    饺子造型还算不错。

    “把饺子端过去。”

    见她在一旁站着,阎天邢吩咐了一声,开始收拾餐具。

    墨上筠顿了顿,也没拒绝,走过去直接把两个碗拿起来。

    做的酸辣汤饺,分量很足,墨上筠手指刚触及到碗,就感觉到明显的灼热。

    抽空看了这边一眼,见她把两个碗都拿起,阎天邢登时拧眉,“不烫?”

    “烫。”

    闲闲地回了一句,墨上筠坦然自若地端着两个碗走向餐厅。

    阎天邢没动,看着她走至餐桌,将碗放下后,又走了回来。

    走至水龙头旁,打开冷水,直接把手伸了过去。

    视线落到她的手指上,白嫩好看的手指,被烫得通红。

    而墨上筠,跟个没事人一般,把手在冷水中放了会儿,估计是太冷了,又放到热水,等两手恢复常温后,就缩了回来,顺带关上水龙头。

    将她的动作看在眼底,阎天邢眸色阴沉几分。

    “要帮忙吗?”墨上筠见他一动不动的,很好心的问了一句。

    半响,阎天邢凉飕飕地问她,“冷吗?”

    呃。

    墨上筠低下头,看了眼因冷热交替都变得通红的手,如实道:“还好。”

    眉头轻抽,阎天邢深深地看她一眼,只觉得佩服不已。

    “去吃吧。”阎天邢收回视线,朝她说了一句。

    怕是再看下去,会把她绑椅子上。

    忽然被甩冷脸,墨上筠一脸莫名其妙。

    也没管他,拿了两双筷子,走回餐桌坐下,没有等阎天邢,就拎着筷子开吃。

    不多时。

    收拾好厨房的阎天邢,走了过来,在墨上筠对面坐下。

    “我今天有点事,明天送你回去。”

    “你送?”墨上筠奇怪地看他。

    “顺路。”阎天邢淡淡解释。

    “哦。”

    墨上筠点头。

    分明是被请过来的,结果用完就丢,不说再开着直升机把她送回去,眼下,连回程的机票都不给买……

    虽然能理解他们很忙,但也不排除故意为之。

    她甚至能想象他们的心情——谁叫你们破坏规矩的,好好的放点水就不会是现在这下场了,这时候送你们回去不在计划内,要么继续等着,要么自己想办法!

    当然,这种心情,墨上筠也能理解。只是,这种行为……

    倘若墨上霜再有求于她,事情估计没这么简单了。

    “中午自己做饭。”阎天邢又交待她。

    谈及一日三餐,墨上筠就觉得没意思了。

    非常敷衍地点头,实则完全没听进去。

    把她的应付模样看在眼底,阎天邢脸色没来由的黑了黑。

    但,她是个成年人,吃不吃饭,会不会饿,自己心里有数,阎天邢只负责交待。

    墨上筠没有问阎天邢去做什么,阎天邢也没有问墨上筠今天的计划。

    很多时候,对他人的生活干涉过多,也不是一件好事。

    能说的事,纵然不过问,也会主动说。

    吃了简单的酸辣汤饺,阎天邢又将碗筷洗好,最后进卧室换了套衣服,出来时手里拿着个……红包。

    “过来。”

    阎天邢朝墨上筠喊了一声。

    彼时的墨上筠,正在用军刀削苹果,闻声,抬眼一看,视线立即落在他手里那抹红上。

    一瞬间,抓住军刀的手腕一用力,削断了连成一串的苹果皮,差点儿削到右手拇指。

    “你什么表情?”

    阎天邢阴着脸走过来。

    墨上筠默默地将视线从红包上收回,依旧无法掩饰眉目间的惊悚,“你看到的表情。”

    忍无可忍,阎天邢阴着脸,直接把红包丢给她。

    “哄小孩呢?”

    伸手从半空接住,墨上筠挑眉笑了。

    “没手机,出门用现金。”阎天邢道。

    墨上筠耸肩,“谢了。”

    红包厚厚一叠,估计好几千,跟她那一个硬币比,阎天邢亏得很。

    “有个事。”

    把红包放下,墨上筠又拿起军刀。

    “说。”阎天邢拿出黑色手套,慢条斯理地戴上。

    “三月考核,多久结束?”墨上筠问。

    戴手套的动作一顿,阎天邢垂下眼帘,看她,“决定参加集训了?”

    “……”墨上筠挑了下眉头,眉目微敛,“你又知道?”

    “季若楠,我推荐的。”阎天邢漫不经心道。

    言外之意,这个集训的流程,他都是最先知晓的。

    但是,再次听到“季若楠”这个名字,墨上筠未免有些在意。

    想到那一声“阎”,让她觉得背后寒气阵阵。

    “……你倒是实诚。”墨上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客气。”

    阎天邢把手套戴好。

    “她很能耐?”墨上筠问。

    阎天邢别有深意道:“没你能耐。”

    “这个我知道,”墨上筠唇角一勾,懒洋洋地往身后一倒,修长的腿交叠起来,摆出那副土匪范儿,她一字一顿,“新的一年,路漫漫其修远,好好加油。”

    很显然,阎天邢的夸赞,在她看来,并不受用。

    追她这条路……

    慢慢走吧。

    能不能坚持走完,那就是他的事了。

    阎天邢看着她。

    浑身匪气,神情慵懒,那一举一动间,透露着绝对自信,似乎任何人与事的阻扰,都难以对她造成威胁。

    区区一个季若楠,还没放在眼里。

    ------题外话------

    瓶子写的太慢了,今天二更推迟,定在下午五点!哭。

    *

    还有,感谢妹子们的支持,订阅、鲜花、钻石、票票,在此一并谢过,鞠躬感谢。

    *

    另外,活动奖励估计要推迟,因为不知道什么缘故,订阅值全部没有显示,瓶子等粉丝值恢复正常就奖励哈,抱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