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96、阎,新年快乐【三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季若楠。

    最后一次通话,是在一周前。

    时间为半个小时。

    很长的通话记录,墨上筠大概扫了一眼,也懒得看日期,直接退了出来。

    她确实不记得季若楠是谁了。就像,她不记得林一样。

    不过,在她看来,倒也没多大区别——反正没有能让她印象深刻的特征便是。

    至于跟阎天邢交往有多密切,也不在她的管辖范围。

    找到通讯录第一个号码。

    备注:a。

    墨上筠点进去,给a发了条短信。

    ——支付密码。

    发送成功后,把手机一丢,站起身,又进了卧室。

    不到五分钟,她就穿着身便装出来。

    高领毛衣搭配牛仔裤,脚下踩着双拖鞋,手里拎着一件褐色斗篷。

    墨上筠脸色颇为阴沉。

    回到沙发上,将斗篷一丢,墨上筠又抄起手机,一看,发现阎天邢已经回了信息过来。

    一串数字,简洁明了。

    ——借你一件外套穿。

    ——准备的不满意?

    ——嗯。

    ——回来给你带新的。

    避开了让她“借”外套的话题。

    其中深意,出奇的,倒也猜的七八。

    反正没有拒绝她的“借”便是。

    墨上筠没再回复,用手机软件叫了个车,然后视线一扫,落到手边的褐色斗篷上,脸色又忍不住黑了黑。

    挂流苏,蕾丝边,萌系可爱风。

    她不算挑剔的人,可,这种风格,是她的死穴。

    更何况,这又不算绝境,在有选择的前提下,她……还是挺有原则的。

    收回视线,墨上筠转过身,进了阎天邢的房间。

    不多时,穿上一件大码的黑色大衣,接了司机的电话后,拎着手机出了门。

    *

    墨上筠算是这座城市长大的。

    只是,从小经历有些特殊,对这里不算熟。

    不过——

    旧识还是有的。

    运气不错,司机路上没有坑她,并且对大过年的出门的她,展开极其“关切的”问候。

    话到第三句,墨上筠就意识到,他在怀疑自己是离家出走的。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墨上筠便一路顺着他的意思讲了下去。

    没想,司机觉得自己都猜准了,越说到后面,就越激动,凭着自己丰富的想象力,生生给墨上筠描绘了一个“妙龄少女跟渣男之间爱恨纠葛”的复杂故事,中间还夹杂着第三者插足和双方父母的阻扰。

    墨上筠跟听故事似的,觉得有趣,倒也没打断他。

    他将故事描绘的差不多后,就开始以他女儿遇到渣男的故事,劝说墨上筠早日远离渣男,苦口婆心的,说到后面,愈发的投入。

    这一说,就说了两个小时。

    一直说到将车开到目的地。

    末了,司机还劝她,“姑娘,早些分了吧,长得这么水灵,还怕找不到真心待你的?”

    墨上筠拉开车门,听他的话,估摸着也得给点反应,于是极其真诚的看了他一眼,点头,“好。”

    司机立即松了口气,登时喜上眉梢。

    就像……亲闺女同意跟渣男分手似的。

    墨上筠不由得愣了愣。

    没记错的话,司机的女儿,依旧跟渣男一起,如今结婚了,却过得很不好。

    这些事离她有些远,听听也就罢了,可见司机这般操心……

    “谢谢。”她轻轻出声,算是感谢。

    司机忙不迭道:“不用不用,你能想开就好。”

    墨上筠看了他一眼,然后下了车。

    她走进一条巷子里。

    殊不知,司机看她走向那么偏僻的地方,更是心生怜悯。

    ……

    巷子附近是一所中学,沿路有小吃店,也有服装店、具店、书店等等,上学期间挺热闹的,可一到寒暑假,大部分店面都会关门。

    如今是除夕,阖家团圆的日子,这条街道更显荒凉、萧瑟。

    墨上筠走得很慢。

    她不是来怀旧的,也没有在这里上过中学,只是眼睛习惯了观察,趁着时间不赶,便多留心了几分。

    巷子走过一半,她看到一家开着门的店铺。

    步伐顿住。

    这是一家面馆,卖的是粉面、混沌、饺子,偶尔还能炒两个小菜。跟普通的店面一个样,不是很高档,甚至都没有太干净。

    很小的店面,门开着,里面亮着暖黄的灯光,有点暗,门面右侧是小型厨房,所有的食物都在那里做好的,左侧有条小道进去,里面是几张桌椅,供客人在店里坐着吃面。

    此刻,有个人在厨房忙碌。

    中年人,四十出头,寸头,身材高大,胡子拉碴的,不修边幅。

    但这样一个人,正在认真地包着饺子。

    “陈叔。”

    墨上筠走进光里,站在门面外,微微眯起眼,眼底隐含着笑意。

    听到声音,陈路手指力道一重,差点儿把饺子戳破了。

    一抬眼,就见到站在外面的墨上筠。

    寒风中,墨上筠立在前方,穿着一件很长的风衣,宽松到不合身,她双手放到衣兜里,站在昏暗的光线里,挑着眉朝他笑。

    “小丫头片子,你……”陈路一时有些无措,错愕地问她,“你怎么来了。”

    “来吃顿饺子。”

    墨上筠走进店面。

    停下手中动作,陈路奇怪地打量着她,“不是,你在京城……怎么没回家过年?”

    “家里不知道。”

    “这是理由?!”陈路登时拧起眉头,语气有点重。

    大过年的,连家都不回,这丫头……还真跟她爸闹矛盾不成?!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那我走了。”

    说完,真的转身往外走。

    “回来!”

    陈路没好气地喊住她。

    耸了耸肩,墨上筠停下来,侧过身看他,“饿了。”

    陈路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往里面指了指,“坐里面去,自己倒杯热茶充饥,饺子过会儿才能好。”

    墨上筠倒也听话,真的走进去坐下了。

    轻车熟路地给自己倒了杯茶。

    选了个位置坐下,她抬了抬眼,看着继续包饺子的陈路。

    两年前,陈路租下了这里的店面,开了一家面馆。

    他是个退伍军人,据说刚入伍的时候分配到炊事班,最拿手的绝活儿就是面食,墨上筠跟他认识十年,没少吃过他的手艺。

    是真的不错。

    眼下,他无亲无故,父母早些年过世,亲戚间也少了往来,更没有娶妻生子,孑然一身,过年不过年,对他来说,也就是有没有客人的区别而已。

    深知他这时间也不会关门,墨上筠才特地过来蹭顿饭。

    怕她是真的饿了,陈路包饺子的速度加快了不少,不到十分钟,就端着两碗煮好的饺子过来了。

    这时,墨上筠已经摆出几个小碟,放好吃饺子沾的调料,每样两份。

    陈路在一旁坐下来,问她:“下连队了吧?”

    “嗯。”

    墨上筠掰开一双筷子。

    “怎么样啊?”

    夹了个饺子,沾了点辣酱,墨上筠咬了口后,才回答他,“还行。”

    “在哪儿?”陈路吃着饺子。

    “西兰军区,21集团军。”

    陈路动作一顿,“你爸不是……怎么跑那儿去了?”

    按理来说,以墨上筠父亲的背景,她也应该留在京城军区才是。

    “随机分配。”

    没有追问,陈路话锋一转,“连队过年忙吧,你怎么有空往这儿跑?”

    “办点事,过两天就回。”墨上筠答得极其敷衍。

    两人沉默下来。

    片刻后,陈路似乎想确定地问:“真不回家?”

    “不回。”

    “住哪儿啊?”

    “朋友家。”

    “你……”陈路面露踌躇。

    “陈叔。”墨上筠慢条斯理地打断他。

    “咋?”

    墨上筠斜眼看他,“你以前可没这么啰嗦。”

    “……”陈路停顿了下,却又忍不住道,“那事儿,真不能怪你爸。”

    这话题,还真就绕不过去了。

    墨上筠顿了顿,往嘴里送了个饺子,慢慢地吃完。

    过了会儿,她才道:“没人怪他。”

    “那你……”

    “怕麻烦。”

    陈路一时没法接话。

    墨上筠确实是怕麻烦的性子。

    想了想,觉得再三提起那事也没意思,陈路倒也不再顺着这个话题说什么。

    两人又聊了些别的。

    比如,陈路的生意。

    比如,二连的二愣子。

    陈路听着她简单概述了下二连的综合实力,轻描淡写地语气里,夹杂着对那群战五渣的无奈,简直哭笑不得。

    可以说,他是看着墨上筠长大的,可就算是他,都没把墨上筠的真正能力摸透。

    这个侦查二连……不,应该说整个侦察营,碰上了她,也不知是倒霉还是幸运。

    聊着聊着,墨上筠吃完饺子,又加了一碗面,连汤都喝的一滴不剩。

    陈路收拾碗筷时,有点惊讶,“饿了多久?”

    “一天。”

    墨上筠自动忽略那个没补充多少能量的苹果。

    “那还好。”陈路放下那点担忧。

    墨上筠吃饱喝足,站起身,“我走了。”

    陈路打量着她,却也没挽留,“路上注意安全。”

    “嗯。”墨上筠点了下头。

    她没有劝陈路早些收摊,陈路也没有对她过问太多。

    来了又走,像是个路过的友人,又像个单纯的客人,吃饭的时间里叙了下旧,离开时也不留痕迹。

    陈路目送她离开这条巷子后,才重新进了门面。

    心想着,偶尔早点关门,也不是一件坏事。

    *

    深夜十二点。

    墨上筠回到阎天邢的公寓。

    按照记忆输入密码,门顺利地打开。

    本以为阎天邢没回来,不曾想,门刚一拉开,就见到客厅灯开着,亮堂的很。

    抬眼扫了一圈,没有见到人,却发现沙发上放着俩个袋子,看样子装的都是衣服。

    这么晚了,大过年的,也不知从哪儿买来的。

    进玄关,换好鞋,墨上筠往客厅走,同时把外套扣子解开,脱下后,直接丢在沙发上。

    刚一丢,就听到手机嗡嗡嗡地震动起来。

    从晚上七点开始,手机的电话和短信都源源不绝,都是来给阎天邢“拜年”的。

    电话墨上筠都没接,短信扫了一眼备注,甚至都没有点开。

    后来她干脆调成震动,时不时扫上一眼,看阎天邢有没有跟她联系。

    眼下,又响了。

    震动了一下,估计是短信。

    墨上筠犹豫了下,从衣服口袋里把手机翻出来。

    这次,发信息过来的,倒是让她多看了两眼——

    季若楠。

    阎,新年快。

    眉头微动,墨上筠视线稍稍上移,注意到时间。

    :。

    时间踩得非一般的准。

    盯着阎看了两秒,墨上筠冷不丁觉得一阵恶寒。

    刚想将手机丢下,却忽的听到开门声。

    循声看去,发现书房的门被打开,阎天邢正从里面走出来。

    脱了风衣,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衫和黑色休闲裤,衣领下方解开两个扣子,两只衣袖挽起,极其随性,又……性感。

    “回来了?”

    阎天邢出声,慵懒地视线从她身上扫过。

    墨上筠唇角勾起微妙的弧线,手指动了动,手机在手里转了两圈,随后,她径直朝阎天邢走了过去。

    一直到他跟前。

    “喏。”

    把手机交给他。

    阎天邢稍有狐疑,将手机接过来。

    低头去看,屏幕还亮着,最新的短信映入眼帘。

    眉头微微一动。

    紧随着,感觉到肩膀一沉,墨上筠拍了拍他的肩膀,极其“理解”递给他一个眼神,继而闲散道:“借电脑一用。”

    ------题外话------

    阎爷实力作死……

    *

    通知:从明天开始,争取二更,时间定在上午十点和下午二点。不过,瓶子裸奔中,时间可能不是那么准时,请谅解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