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95、丫头,你被下战书了【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我不在。”

    “……”

    阎天邢好笑地看她。

    墨上筠的导师,著名军事家、知名教授,海军出身,军衔很高,就读于国防科大的学生,对他可谓是恭恭敬敬的,不少人挤破头都想当他学生,就算在学校之外,他的名声也是响当当的。

    身为他的爱徒,墨上筠倒好,还对这般人物避之不及。

    阎天邢抬手,将手机抛给她。

    直接冲着墨上筠的头飞过去的,墨上筠也懒得躲,手一伸,就在半空中将手机捞住了。

    低头一看,发现屏幕亮着,不是导师的电话,而是墨上霜的。

    剜了阎天邢一眼,墨上筠慢吞吞地拎起手机,将其递到耳边。

    “怎么?”墨上筠出声。

    “你导师让你联系他。”墨上霜极其简单地回她。

    微微蹙眉,墨上筠不由得问,“什么事?”

    “没说。”

    “他原话是什么?”

    “今晚之前联系他,不然等着后悔吧。”

    “……”

    墨上筠沉默了。

    看样子,事情还不算大。

    她不声不响地把电话给挂了,一挑眉,又将手机丢给了阎天邢。

    “不回电话?”阎天邢接住手机,问她。

    “不着急。”墨上筠继续吃着苹果。

    她六月毕业,下连队是十二月,中间五个月的时间,都被导师安排的满满的,有时候是带她全国各地的跑,有时候是让她去帮点小忙,不过,任何安排都是为了她好便是。

    只是——

    可以说,下连队的日子,是她半年来,最轻松的时候。

    眼下,大过年的还找她,绝对是件麻烦事。

    能拖则拖。

    “我下午要出去,很晚才能回来。”阎天邢道。

    言外之意,家里没有座机,他出去的时间里,墨上筠也没法打电话。

    然而,墨上筠却有点惊讶地抬眼,“你还回来?”

    “……”

    闻声,阎天邢眸色微沉,然后转身进了自己卧室。

    墨上筠莫名地挑眉。

    大过年的……怎么着,也不该出来。

    将苹果吃完,核丢到垃圾桶里,墨上筠起身,去了阎天邢给她指的卧室。

    衣柜放着干净的换洗衣物,还有两套便服,准备的倒是很齐全。

    墨上筠没有挑,随手就近的贴身衣物和浴袍,去了卧室里附带的浴室。

    舒服地泡了个热水澡。

    再出来时,身着浴袍,毛巾搭在头上,随意擦了擦湿漉漉的发丝。先前发现吹风机放在衣柜,本想直接去拿的,可隐隐听到门外有动静,她转念一想,又来到卧室门口,把门给拉开。

    没探头去看,就见站在门口的阎天邢。

    他还没来得及敲门。

    墨上筠打量着他。

    显然,他也洗了个澡,换下那身丛林迷彩,穿上了便装。

    长款风衣,黑色的,增添深沉之感。

    见过他穿军装和便服时的模样,不同的衣服,在他身上都能搭配出不同的气质,眼下是疏离冷漠气息,添了些高贵优雅。

    墨上筠觉得,还是身着军装的他,更“平易近人”些。

    在她打量阎天邢时,阎天邢也打量着她。

    短发湿漉漉的,毛巾随意搭在头发上,作为常年日晒雨淋的人,皮肤好的不可思议,刚洗过澡,脸颊微微泛红。有水珠沿着发梢落下,沾湿了脖颈,一路往下,滑过漂亮的锁骨,打湿了浴袍。

    喉结微微滑动一下。

    阎天邢蹙眉,只觉得她这模样——

    该死的诱人。

    “有事?”墨上筠问他,微微抬眼,透亮的眼睛里似是染了层水膜,无比耀眼。

    收敛眸色,阎天邢把手机递给她,“有事联系。”

    墨上筠垂眼一看。

    正是阎天邢自己的手机。

    “你呢?”

    墨上筠没接,只手放到睡袍的口袋里,闲闲地问他。

    “有事打第一个号码。”

    淡淡说着,阎天邢将手机一抛,直接丢给她。

    墨上筠空着的手一抬,把手机稳稳地接住。

    再抬眼,阎天邢已经转过身,走向玄关。

    “哎。”墨上筠喊住他。

    阎天邢脚步微顿,侧过身。

    “谢了。”

    晃了下手机,墨上筠几分真诚几分敷衍地道了声谢,然后把门给关上了。

    ……

    回了房,用吹风机将头发吹干,墨上筠便去了床上睡觉。

    上午断断续续睡了几个小时,但不是在背上就是在车上,睡得实在不怎么样。

    很少有这么困过,跟来过一次抗疲惫训练似的,她躺下前,以为能睡上一天一夜。

    但,她低估了自己多年练就的生物钟。

    睡了不到六个小时,她踩在夜幕降临时,醒了。

    睁开眼,第一眼看到落地窗,外面是朦胧夜色,楼层太高,目之所及,只能见到对面的楼和小半边夜空,收回视线,房间内光线昏暗,隐隐能辨认出物品方位,但视野里笼着暗光,看不清晰。

    她停顿了三秒。

    然后,从床上翻身坐起,开了灯,然后掀开被子下床。

    站直身,下意识弯下腰,想叠被子,刚抓住被子一角,意识到这里不是部队,直接将被子一掀,将其整齐地摊开平铺着。

    去洗漱了一番,墨上筠又回了卧室,把搁在床柜上的手机给拿走。

    一边往客厅沙发走,一边摁下牧齐轩的电话。

    “你好。”

    电话很快接通,牧齐轩温雅谦逊的声音传来。

    隐隐约约,能听到那边声响有些嘈杂。

    “学长。”墨上筠坐在沙发上,略带笑意的出声。

    “小滑头。”牧齐轩有点惊讶,顿了顿后,笑着问她,“换号码了?”

    “没有,朋友手机。”

    “你先等等。”

    牧齐轩说完后,便没再吭声。

    慢慢的,听到那边嘈杂的声音淡了。

    没多久,就再也听不到声响,只能听到呼呼的风声。

    “拜年还有些早,怎么想起我来了?”牧齐轩声音温和,有些调笑的意思。

    “探个口风。”墨上筠说明来意。

    顿了顿,牧齐轩了然,问:“导师找你的事?”

    果然知道。

    “嗯。”墨上筠应声。

    牧齐轩笑了,“每次有事才找,你学长可是挺伤心的。”

    墨上筠从善如流道:“抱歉,明天给你拜年。”

    “算了,”牧齐轩无奈地笑着,过了会儿,才道,“导师找你说的事,也问过我,我觉得是件好事。”

    “你说说。”

    “这件事,他事先吩咐过,不能提前跟你说,”牧齐轩道,“老爷子也等你给他打个电话问声好呢,快过年了,就当提前跟他拜个年。”

    “所以……”墨上筠拖长了声音。

    牧齐轩很快接过话,“这个口风,你是探不到了。”

    “……”

    墨上筠哑言。

    笑了笑,牧齐轩继续道:“倒是有个事儿……”

    “什么?”

    “昨天我跟你们二连的指导员打了个电话。”

    “……”墨上筠没吭声。

    “他对你评价挺不错的,话语行间,应该……挺想你的。”牧齐轩说的意味深长。

    墨上筠感觉背脊发凉。

    “二连怎么了?”她问。

    她才离开三天,就算二连再怎么折腾,也难以到“指导员想她”的地步。

    “那倒没说,”牧齐轩道,“你知道的,我毕竟是外人。”

    这一点,墨上筠不可置否。

    在侦察营,二连本就被压得很惨,说出去也不是光荣的事,指导员自然不可能跟牧齐轩“如实相告”。

    “你那边情况怎么样?”牧齐轩问。

    “结束了。”

    淡淡的话,像是理所当然一样。

    “……”

    牧齐轩有些汗颜。

    导师前两天想联系墨上筠,一直没有联系到,就打电话去侦察营问了下情况,这才知道墨上筠去当“特邀教员”了,这事也是导师跟他讨论时,才跟他透露的。

    据说,是一周。

    眼下……

    行吧,谁叫她是墨上筠呢?

    在牧齐轩这里没有打听到消息,墨上筠跟他聊了会儿,就挂了。

    之后给朗衍办公室打电话,连续打了几个,一直没有人接。

    一看时间,差不多七点了。

    据说在侦察营,每次过年的程序都是一样的,白天训练结束,下午五点开始就组织去炊事班包饺子,美美的吃上一顿后,就组织全体战士们一起看春晚。

    墨上筠估摸着今年也差不多,猜测朗衍正在炊事班忙活,于是就放弃了浪费时间地继续打电话。

    扫了眼手机屏幕,墨上筠刚想退出拨号界面,可手指一动,倏地一滑,把下面的通话记录给滑了上来。

    无意去看,然,视线一扫,注意到熟悉的字眼,于是顿了顿。

    仔细一看,见到属于她的手机号码。

    备注:丫头。

    这是……阎天邢给她的备注?

    没来由的,墨上筠微微一囧。

    片刻后,将屏幕上滑,装作没看到,想了下,干脆又拨通了导师的电话。

    等了二十来秒,电话才被接通。

    “谁啊?”那边传来一阵不耐烦地声音。

    “老爷子,来给你拜年的。”墨上筠慢条斯理地开口。

    那边一顿,继而阴阳怪气道:“怎么,总算想起有我这么个老头了?”

    墨上筠面不改色,“一直挂念着你呢。”

    “……真的?”那明显不信的质疑语气,别扭的很。

    墨上筠笑了,肯定道:“真的。”

    明知她的话是假的,但被哄得开心了,老爷子也没有为难她。

    也不是个爱说废话的老头儿,问了下她的近况,然后对她三天内结束这次考核这事,表示了下满意。

    紧随着,就开始说正事了。

    “四月,你们西兰军区打算组织一场集训,挑选的都是各个兵种的尖子,为期三个月,分男队和女队,我打算推荐你当女队的教官。”

    教官?

    听到这两个字,墨上筠登时一阵头疼。

    半响,她委婉道:“这,不合适吧?”

    “怎么,去了连队一个月,就学会妄自菲薄了?!”老爷子语气严厉起来。

    “我刚毕业,资历浅。”墨上筠忒谦虚。

    老爷子险些没被她气笑了。

    她资历浅?!

    虽然不是对她知根知底的,但大概的经历还是知晓一点的,比得上十年老兵的经验,她还敢说自己资历浅?!

    不过,这话也不直说,他顿了顿,沉着声问她:“丫头,就算你被下战书了,你也不想答应?”

    呃。

    这年头,还有下战书的?

    墨上筠挑眉,“什么战书?”

    “你学姐,季若楠,也是这次女队教官之一。”老爷子没好气道,“她知道你要去,已经在做准备了。”

    “季若楠……”墨上筠抬起手指,摩挲着下巴,问,“我认识?”

    “……”

    老爷子觉得,倘若墨上筠真在他跟前,肯定会被他泼一桌子菜。

    深吸一口气,看在这大过年的份上,老爷子硬撑着没跟她发飙。

    耐着性子,跟她简单介绍了下季若楠。

    季若楠,大她两届的学姐,导师正好是老爷子不怎么看对眼的人,导师都较劲了,下面的学生当然也在较劲。

    一直以来,两人的学生能力和成绩都不相上下,也没什么好炫耀的,但季若楠算是极其突出的,各科成绩遥遥领先,无论是化成绩,还是军事技能,都很优秀。

    整整两年,季若楠的导师都忒喜欢在老爷子面前显摆。

    幸运的是,两年后,来了墨上筠这个变态。

    一开始,墨上筠的表现并不突出,但时间久了——每个学科都踩在及格线上,而且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幸运的可能性很小,故意的成分居多。

    老爷子发现端倪后,观察过她几次,又托人打听了下她的背景,就愈发关注她了。

    那时候重点照顾她,除了专业课经常找她的茬,试她的底,还有学校的各项活动……那时能让她去的,基本都让她去了。

    反正这丫头吃软不吃硬,以“为她好”为前提,她也狠不下心来拒绝。

    那时候墨上筠也是随心所欲,能应付的,勉强合格,兴致来了,拿个第一,也是常有的事。

    等她发现端倪后,减少自己的校内活动时——

    她已经名声在外了。

    当初跟季若楠一个社团,经常在社团活动中碾压季若楠,此外,还在几次学校组织的活动里,将季若楠压得死死的。

    老爷子因此在那位导师面前风光得意过一把。

    不过,季若楠这样优秀的学生,本以为墨上筠好歹能有点印象……

    没想,连个名字都没记住。

    “老爷子,你……也挺幼稚的哈。”

    墨上筠听完后,抓住非重点评价了一句。

    当年老爷子那般反常关注她,她猜到有“爱惜人才”的成分,但也意识到有别的成分,只是老爷子是真的对她好,倒也没有去追究。

    没想到,幕后隐藏的……竟然是这么一件事。

    快六十的人了,各种名誉都拿过,什么都不缺,竟然在这种事上……幼稚的不像话,她也是哭笑不得。

    老爷子登时被她给气得吹胡子瞪眼的。

    “老实说吧,这个集训,你到底参不参加?!”老爷子气得不行,愤愤然道。

    “行啊,麻烦您老帮我转告一下,”墨上筠不紧不慢道,“战书用手写,摁好血指印,再寄去二连,收到战书,我可以考虑。”

    “要我亲自给你送过来吗?”老爷子声音阴森森的。

    “那不用,”墨上筠笑着眯起眼,“太麻烦了。”

    “……”

    老爷子一时没话,自顾自生着闷气。

    墨上筠听得那边有了别的动静。

    似乎是有人在劝他吃年夜饭,他念叨的回了几句,火气还挺大的。

    听了会儿,墨上筠不由得笑道:“我会安排一下,如果那时候有空挡,就答应。”

    “什么时候能安排好?”老爷子瞬间不生气了。

    “两三天吧。”墨上筠估摸着道。

    她还得问问阎天邢,三月份的考核需要多长时间。

    不然,时间撞上了,到时候也麻烦。

    这么想着,墨上筠又劝了老爷子几句,交代他好好吃年夜饭,然后才挂了电话。

    但——

    那一瞬,脑海里忽然闪过“季若楠”这个名字。

    好像,在哪儿见过?

    微微凝眉,墨上筠仔细想了想,继而低头,漫不经心地滑动了下屏幕。

    手指倏地一顿。

    在通话记录里,她看到三个字——

    季若楠。

    ------题外话------

    阎爷作死啊。

    那啥,看要书的不多……囧啊囧。

    另外,争取晚上九点三更,瓶子先去睡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