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94、今晚住我那儿【一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背我。”

    轻描淡写地两个字。

    那一瞬,阎天邢还以为听错了。

    盯着墨上筠看了几眼,将那抹试探看在眼底,阎天邢顿了顿,继而扬眉问:“背了你,你会芳心暗许?”

    微微眯起眼,墨上筠特真诚地回答:“不会。”

    “……”

    阎天邢转身就走。

    只是,没走出两米,阎天邢就站住了。

    回过身,挑眉看向墨上筠。

    似是料准了一般,她依旧站在原地。

    清晨光线朦胧,一缕一缕的,她逆着光,身后笼了层淡淡光晕,身形轮廓愈发的明显,高挑的身材,腰杆笔直,一手放到裤兜里,一手提着95式自动步枪,右脚微微向前。

    像个占山为王的土匪,偏偏浑身的痞气,骨子里却融着军人的习性。

    分外矛盾。

    她眯着眼,神情慵懒,从容不迫地看着他。

    阎天邢又朝她走过去。

    “就一次。”

    淡淡说着,阎天邢背过身,示意她赶紧的。

    “哈。”

    墨上筠玩味的出声。

    但也没有得了便宜还卖乖,伸手搭在阎天邢的肩膀上,墨上筠手掌用力一撑,直接跃上他的背。

    阎天邢也适时地接住她。

    还挺轻的。

    按理来说,常年锻炼,看着虽瘦,实际应当有点分量才对,到她这儿,好像跟营养不良似的,负重行军都比背她吃力。

    墨上筠一手环着他的脖子,一手将步枪放到肩膀上,然后找了个舒适的位置。

    脑袋一偏,贴着他的背,慢慢闭着眼,睡了。

    阎天邢能听到她轻浅的呼吸,气息和发丝蹭到他的脖颈,痒痒的,本想说她几句,但想想也就罢了。

    两天两夜,睡了几个小时,真正行动后,实打实的没闭过眼,再强悍的身体也需要休息。

    21岁,大学毕业,刚下连队,跟她一般的人,断然做不到她这种程度。

    就当让她一下。

    然,走到半路,阎天邢就后悔了。

    “邢哥,没背过人吧?”

    墨上筠不知何时醒了,懒洋洋的声线里,带着明显的睡意。

    “怎么?”阎天邢眉头一皱。

    “不稳。”墨上筠叹息,似是挺失望的。

    “……”

    阎天邢犹豫了下,最终压制住了把她丢出去的冲动。

    又过了会儿。

    “算了,”墨上筠拍了拍他的肩膀,和气道,“我走路吧。”

    不仅不够稳,还没速度,倒不如她自己走。

    阎天邢简直被她气笑了,没好气地问:“你想下来就下来?”

    “所以?”墨上筠有几分漫不经心。

    “老实呆着。”阎天邢有些不耐烦,近乎命令地吩咐她。

    顿了顿,墨上筠耸肩,“随你。”

    *

    夜千筱和阮砚将越野车找了出来,跟他们俩约好了地点之后,便在一条人开出来的马路上等他们。

    在走近他们视野前,墨上筠就从阎天邢背上下来了。

    两人是一路走过去的。

    睡了半路,精神还算不错——事实上,睡归睡,但她一直表现的很有精神。

    也不知她卸下伪装时,会是如何模样。

    越野车上。

    阮砚负责开车,坐在驾驶位置上。

    夜千筱坐在后座,正在闭目养神,听到车门被拉开的声响后,掀了掀眼睑,朝右侧看了一眼。

    很快,墨上筠坐了进来,把包和枪一放,迅速扣好安全带。

    “约在哪里见?”

    往后一靠,墨上筠偏过头,朝前面的阮砚和阎天邢问了一句。

    按照程序,应该跟墨上霜碰个面,交代一下考核中发生的事,可以的话,要对接触到的学员做个简单评价。

    “下午,他们基地。”阮砚回答地简单明了。

    本来计划七天才能结束的考核,眼下三天不到就顺利结束了。

    消息传过去的时候,阮砚听到不少的骂声。

    显然,他们四个的行为,成功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在过年的这几天里,给他们增添了一定的麻烦——处理学员的去留、安排留下学员的训练、考虑新的训练方案或是将训练提前等等。

    阮砚……也着实怼了他们一把。

    他说的时间和地点,给了他们一个上午的时间,让他们有空将学员处置好。

    他觉得,提议请临时教员的人,怕是肠子都悔青了。

    “哦。”墨上筠淡淡应声。

    既然是下午,那她更有理由半路离开了。

    缩短考核训练,给墨上霜带来的麻烦,定然不小。短时间内,还是不要见到他为好。

    “你,”眉头微动,墨上筠忽的看向夜千筱,问,“回去过年?”

    “嗯。”

    “来得及?”

    “就在京城,”夜千筱回答,顿了顿,看了她一眼后,又补充道,“上午过去。”

    阮砚后面几乎跟她同行,她这边发生的事,阮砚只晓得一清二楚。

    由阮砚转告便可。

    只是,在开车途中,通过她们对话才摸透这点的阮砚,强忍着没有说话。

    墨上筠了然地挑眉。

    行。

    现在有伴了。

    墨上筠和夜千筱又聊了几句,最后交换了一下联系方式——口述电话号码,至于对方是否能记住,完全不在她们的担忧范围之内。

    不算热络,也并非话唠,没聊多久,随后,就都安静下来,选择抓紧时间休息。

    阎天邢一路都没有说话。

    通过透视镜,他看到坐在后面的两人,两腿交叠,双手环臂,闭目养神,两把枪往座位下竖着一放,挡在两人中间,以枪为分界线,两人就同各自的镜子一般,出奇的对称。

    看了几眼,阎天邢懒懒地收回视线。

    墨上筠和夜千筱睡了足有两个小时。

    上午十点左右,阮砚将越野车开进市里。

    阮砚将车停在一个加油站。

    车一停,墨上筠第一时间睁开眼,下意识将周围环境观察了一遍,本以为阮砚是来加油的,不曾想,却见到阎天邢和夜千筱都默契地将门给推开。

    “走了。”

    夜千筱什么都没拿,走下车,临关门前朝墨上筠说了一声。

    听语气,多少也是有些敷衍的。

    但,就墨上筠所认识的狙击手而言,这种态度还算好的。

    “再见。”

    墨上筠点了下头。

    随后,车门被关上。

    夜千筱转过身,朝不远处停的一辆越野车走去。

    墨上筠注意了一下,并非军用越野,看车牌,应该是私人的,而那车……价值不菲。

    她见到夜千筱上了副驾驶,车很快就开走了。

    不紧不慢地收回视线。

    这时,一侧的车窗被敲了敲。

    墨上筠抬眼去看,只见有抹身影站在车门外,人太高,看不到脸,凭借熟悉的身形、丛林迷彩,还有从车窗上收回的修长手指,墨上筠也猜到是谁。

    她动了下车窗按钮,车窗滑了下来。

    “下车。”

    窗外,传来阎天邢低沉的声音。

    墨上筠将车门推开,从善如流地下了车。

    “怎么?”

    站直身子,墨上筠抬眼,朝阎天邢问道。

    阎天邢打量着她。

    上车前,还被油彩涂了个花脸,在车上,不知何时把油彩都给擦了,露出白皙的皮肤,干干净净的,精致五官更为突出。纵然没休息够,她那双狭长凤眼依旧黝黑明亮,耀若星辰。

    片刻后,他才道:“明天送你回去,今晚住我那儿。”

    墨上筠微微凝眉,“我哥说的?”

    “嗯。”

    阎天邢应声。

    张了张口,墨上筠刚要否决,就听得阎天邢慢条斯理道:“住我那儿,或者,被你营长请去喝茶。”

    这能算是实打实的威胁了。

    自己在这边的行动,破坏了他们的训练计划,若是被营长知晓了……怕是不止被营长请去喝茶,还得被指导员念叨几天。

    “没说让我回去?”墨上筠稍作思量,问他。

    “没提。”

    阎天邢答了一声。

    继而转过身,朝停在路边的一辆轿车走去。

    墨上筠想了想,跟上了阎天邢。

    识时务者为俊杰。

    除夕了,眼下回去,车票机票等怕是买不到了,而且她是义务来这里当教员,真若自己回了,面上也说不过去。

    也不是不能联系墨上霜,弄一架直升机来送她一程。

    但,墨上霜既然都跟阎天邢交待了,短时间内给她调直升机,也很为难。

    跟着阎天邢将就一下,倒也不是不行。

    越野车上,阮砚看着他们俩离开,嘴角抽了抽。

    真是……跟他不存在似的。

    *

    轿车旁站着一名负责开车的司机。

    见到墨上筠和阎天邢过来,一一给两人拉开了门。

    一声不吭的。

    阎天邢和墨上筠坐上了后座。

    “把外套脱了。”

    刚打算扣上安全带,便听到阎天邢淡淡地吩咐。

    墨上筠动作一顿。

    听到有什么丢过来,墨上筠一抬头,见到毛毯的一脚,立即抬手将其抓住,手一扫,毛毯顺势落到腿上,避免被砸到脸的后果。

    “你这……”墨上筠拖长了声音。

    说着,深深地看了一侧的阎天邢一眼,摇头道,“啧,不温柔。”

    阎天邢斜眼看她。

    有故意找茬的嫌疑,挑眉轻笑,眉梢染着戏谑,小情绪不算明显,但出现在她脸上,却算是极其生动了。

    于是,阎天邢特温柔地朝她笑了一下,“正好,跟你合得来。”

    “……”

    见到他眉目的温柔,墨上筠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感觉,有点冷。

    把手从毛毯里抽出来,墨上筠将编织腰带松开,然后将外套的扣子解开。

    在丛林里,连雨衣都没有,下了多久的雨,他们就淋了多久,其实衣服都被雨水淋得湿透,但身体素质不错,一直没有感冒发烧的症状,时刻从衣服传递过来的冷意,她都已习惯了。

    坐了几个小时的车,眼下,外套干得差不多了,但里面的汗衫还是湿的。

    她倒是没觉得什么,车里本就有暖气,熬一段时间也没关系。

    但是,毛毯都送到跟前了,也没有不要的理。

    将外套丢一边,又把头盔给取了,墨上筠把毛毯往身上一盖,打算继续睡会儿。

    然,刚闭上眼,就听到阎天邢的声音,“过来。”

    墨上筠掀起眼睑,一偏头,正好跟阎天邢的视线撞上,没有详细说明,但意思不言而喻。

    想了想,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墨上筠朝他靠近些,毛毯往身后一掀,从头到脚,将全身包裹住,只露出半张脸,她往旁边一倒,就这么靠在了阎天邢的肩膀上。

    阎天邢垂下眼帘,只见到她半张侧脸,短发还未全干,几缕发丝从毛毯下顽皮地露出来,落在她光洁的额头上。

    生的是真好看,从眉眼到鼻尖,再到薄唇、下巴,流畅而柔和的轮廓,似是一气呵成勾勒出来的。她闭着眼,睫毛浓密,根根细长,偶尔颤动一下,如展翅的羽翼。

    睡觉时,倒是规矩的很。

    恬静淡雅,美如画。

    天生的美人坯子,以至于下连队时才被认作“花瓶”,但接触过后,出乎意料的行为作风,又能轻易将颜值给人的惊艳抹除,最深的印象反倒是她这个人了。

    神奇的女人。

    *

    路程一个小时。

    司机开着车,进了一个高档小区。

    车在马路和小区行驶的感觉是不同的,墨上筠直觉敏锐,近乎在进小区的瞬间就醒了。

    她睁开眼,困意未消,眼皮很重,遂眯着眼,观察着附近的情况。

    视线转了一圈,才抬起眼,去看被她占着肩膀的阎天邢。

    他微微低着头,正打量着她,饶有兴致的模样。

    眉眼挑笑,嘴角轻勾,分外撩人。

    墨上筠眼睛倏地睁开,继而想从他肩上移开,可阎天邢的手不知何时落在她腰上,稍稍一手力,就限制了她起身的力道。

    墨上筠眉头微动,看着被包裹成粽子的自己,意识到——

    失策了。

    面对阎天邢这种人,时刻都不能放松,不然瞬间能被扭转局势。

    她懒得说话,睁着眼,跟阎天邢对视着,像是僵持下来,大眼瞪小眼的,都是一声不吭。

    司机将车停了下来。

    “你家?”墨上筠忽的问,嗓音懒懒的。

    可,带着困意和慵懒的声音,入耳,像是轻轻从心间拂过,痒痒的。

    “嗯。”

    “有人吗?”

    虽然已经猜到答案,但墨上筠还是确定地问了一遍。

    想来墨上霜也没那般无聊,在还没跟阎天邢确定关系的前提下,就让她去见阎天邢的家人。

    “没有。”阎天邢肯定回答,顺势将她的腰松开。

    “哦。”

    墨上筠慢条斯理地起身,然后把毛毯从身上扯下来。

    这时,靠近她的那一侧车门,被事先下车的司机给拉开。

    司机倒是没催她,可一身黑衣站在那里,墨上筠也不好拖延。

    把头盔、外套、腰带捞在手里,墨上筠泰然自若地下车。

    司机将车门关上,紧随着,阎天邢也从另一边下来。

    “二少,老爷让你晚上回去一趟。”

    墨上筠终于听到司机的声音。

    一字一顿,不卑不亢,声音沉稳,不似等闲之辈。

    二少,老爷。

    俨然不是寻常人的称呼。

    墨上筠侧过身,这才打量了司机两眼。

    三十出头,身材魁梧,国字脸,面无表情,腰杆笔直,动作和站姿都有点军人的感觉,但——

    绝非现役军人。

    身手应该不错。

    不过,对她没有威胁。

    “嗯。”阎天邢漫不经意地应声。

    然后,朝墨上筠走过来。

    墨上筠没多问,没穿外套,直接将其披在肩上,等着阎天邢走过来后,跟他一起进了公寓。

    *

    电梯停在17楼。

    阎天邢轻车熟路地走在前面,在一扇门前停下时,特地等了她一下,在她面前摁下密码锁的密码。

    墨上筠没想看的,但他动作太明显,加上瞬时记忆过于强大,就这么记住了。

    打开门,阎天邢没等她,事先进了门。

    三室两厅,进门便是客厅,右侧有三间房,前面是餐厅、敞开式厨房,装修很简约,除了简单的家具外,也没别的布置,但,吊灯、地毯、家具等等,无不透露着奢侈气息。

    墨上筠视线环顾一圈,便收回了视线。

    玄关摆了两双拖鞋,一白一黑,阎天邢脱了军靴,穿上了黑色的拖鞋,然后就进了客厅。

    墨上筠换上白色拖鞋。

    “你的房间,”阎天邢指了指右侧第一间房,“衣柜里有换洗衣物。”

    “饿了,有吃的吗?”

    走进客厅,墨上筠把头盔、外套、腰带丢在沙发上,然后往一旁坐下,把身上的两把军刀拿了出来,丢在茶几上。

    枪和背包都在越野车上,由阮砚转交给墨上霜的部队。

    包里有干粮和水,但眼下,自然是吃不上的。

    “厨房有水果和食材。”阎天邢道。

    言外之意,想吃什么,还得自己做。

    起身,墨上筠走向厨房的冰箱,拉开上面的门,看了眼满目琳琅的水果,感慨了一声奢侈,然后随手拿了个苹果,简单的用水洗了洗,就咬了一口。

    味道不错。

    阎天邢看着她的动作,又看了看茶几上放着的水果刀,想了想,还是没有提醒她。

    “有电脑吗?”墨上筠又走了回来。

    往沙发上一坐,她两腿交叠,慢条斯理地继续吃苹果。

    “书房有,第二间。”

    顿了顿,阎天邢还想说什么,忽的听到手机振动的声响。

    手机是放越野车上的,考核的时候没用处,可考核结束后,却是必不可少的联系工具。

    阎天邢拿出手机,看了眼备注。

    墨上霜。

    没有回避,站在一旁,将电话给接了。

    没说两句,他便侧过身,看着墨上筠,转告道:“你导师有事找你。”

    墨上筠手一抖,吃苹果的动作一顿。

    沉思片刻,墨上筠抬眼,极其真诚地道:“我不在。”

    ------题外话------

    军旅主线剧情搁一下,开个生活小副本先。

    *

    能的都是小天使,先在这里感谢一下,么么哒。

    中午12点还有二更,瓶子裸奔到不忍直视,拼命赶稿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