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89、说了这么多废话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回来了?”

    轻描淡写的几个字,夹杂着比冷冽寒风更动人心扉的寒意。

    众人下意识抬头。

    然,他们只来得及听到细微的树叶响动,有几片树叶随风飘落,映入眼帘的,从树上一跃而下的身影。

    动作轻盈,稳稳落地。

    赫然站在他们跟前。

    借着手电筒的光线,众人定睛去看,只见本该被教官绑走的墨上筠,正稳稳当当的立在前方,95式自动步枪被她背在肩上,双手环臂,手里拎着个夜视镜,正懒洋洋地看着他们。

    众人露出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你你你……你怎么在这儿?”

    有人慌乱的问着,连声音都在颤抖。

    “你逃出来了?”余言不可思议地问。

    盛夏紧紧皱起眉,打量着毫发无伤的墨上筠,也有点难以置信。

    眼睁睁看着她被教官绑起来,这才过了一个小时不到,她又生龙活虎地出现在他们面前,这种发展完全不符合他们的逻辑,甚至超出了他们的常规想象。

    掀起眼睑,墨上筠云淡风轻道:“他被我一枪崩了。”

    众人一愣。

    仔细一想,他们确实听到一声枪响,当时急着赶路,并没有在意罢了。

    难不成,那一枪,就是这个女人开的?

    心里不由得一阵惊愕。

    然而,除了惊讶外,还有点紧张。

    在处于完全劣势时,她也能把教官给解决了,可见她的能力强悍到怎样的地步。

    倘若跟她正面对上,他们估计会死伤大半。

    他们沉默下来,再次跟她遇上,俨然没有先前的底气和气焰,唯有止不住的心虚。

    半响,余言有些艰难地出声:“抱歉,我们当时只能这么做。”

    墨上筠手里把玩着夜视镜,慢条斯理道:“这不是我能原谅你们的理由。”

    “你想怎么解决?”盛夏冷冷问道。

    反正眼下已经撕破脸皮,再装模作样的也没意思。

    倒不如索性说个明白。

    既然她在这里等他们,那就证明,有需要他们做事的地方。

    “两个选择,”凉凉地剜了她一眼,墨上筠收回视线,淡漠道,“一,还有个教官在附近,我需要你们帮我解决他。二,我没兴趣跟你们做队友,这次考核我会选择退出。不过,我也不介意在退出之前,给你们使绊子,搭上几个人陪我一起走。”

    意思很明显。

    帮了她,他们的恩怨一笔勾销。不帮她,她会想办法向他们出手。

    前者需要对付教官,存在一定风险,可是,后者风险更大。

    他们不能向墨上筠直接出手,这是规则上严令禁止的,可只要墨上筠放弃继续考核,她就有无数手段来阻止他们继续前进——比如,偷了他们的地图,或是引导教官来围攻他们。

    “我们需要商量一下。”余言跟墨上筠商量道。

    墨上筠挑眉,“三分钟。”

    又是三分钟,有点刻意为之。

    想到那次选择,他们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倘若知道墨上筠有这般能力,他们当时宁愿选择墨上筠,没准不仅能解决掉教官,还能拉拢她成为他们的队友!

    眼下这种状态,不尴不尬的,让他们难受的很。

    余言朝人招了招手,一队的人立即围成一团,开始对每个选择的利弊进行商量。

    墨上筠依靠在树干上,没闲心去听他们讨论,倒是漫不经心地抬眼,看着上方漆黑的天空。

    今天就是除夕了,不知二连那群家伙会不会因为节日气氛太浓,不认真训练……

    三分钟不到,一队的讨论就结束了。

    “我们选择对付教官。”盛夏转过身来,朝她走了两步,面色冷若冰霜,“但是,我们有几个疑问。”

    “说。”墨上筠闲散道。

    “你要对付的教官有几人?”

    “一人。”

    “为什么要对付他,跟你约战的教官,同你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拿人质还你,你们又为什么约战?”盛夏语气有点咄咄逼人。

    这都是他们发现的疑点。

    不问清楚,他们不能信任墨上筠。

    然而,墨上筠打量她一眼后,却倏地笑了。

    “你觉得,你们有资格问这些?”墨上筠一字一顿地出声,语气里尽是讥讽。

    现在是她将他们闭上绝路,他们只负责选择,要么听她的话行事,要么选择跟她敌对。

    被她明显的嘲讽一激,盛夏胸腔升起股怒火,面色稍稍一白。

    但,也算识趣。

    “你可以选择不回答,但我们还有两个问题,”盛夏硬着头皮继续道,“你怎么知道,我们走错路,会重新回到这里?还有,你不问问你的青梅竹马?”

    “你们走的痕迹这么明显,不反思下自己,到怀疑起我来了。”墨上筠颇为好笑地挑眉,“至于我的青梅竹马,他不逃了,你们还能杀了他不成?”

    两个疑问,都答得毫无破绽,并且……实实在在的讽刺了他们一把。

    好像他们问出这种问题,简直愚不可及。

    着实膈得有些恼火。

    偏偏,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他们浩浩荡荡一群人,在丛林里走过,留下的痕迹着实过于明显。换句话说,根本就没有隐藏痕迹的意识,这是他们经验不足所造成的。

    至于燕归一事,也只有“燕归逃了”的解释说得通。

    跟墨上筠相比,他们宛如智障。

    盛夏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打脸,心情实在是差到了极点,她朝余言看了一眼,示意余言跟墨上筠沟通。

    “说一下你的计划吧。”余言直言道,没有自取其辱。

    墨上筠晃了下手中的夜视镜。

    说了这么多废话,总算是谈到正事上了。

    ------题外话------

    此章标题也是瓶子想吐槽的……把疑问捋一遍竟然要一章……我也是醉醉哒。

    …

    二更应该还在十二点,现撸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