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87、怎么感谢我的配合?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把那个女人给我,人质给你们。”

    一队愣了两秒,才意识到口中的“那个女人”,指的是端着枪的墨上筠。

    他们面露疑惑,朝墨上筠看去。

    正好,她也朝这边偏了下头,冷眼打量着他们,被盯上一眼,浑身冷意蔓延。

    讥诮、冷笑。

    仿佛在嘲笑他们,绝对会答应这个条件。

    他们忍不住心虚。

    这时,又听到那名教官的声音,“三分钟。”

    一队的人,不由得面面相觑。

    三分钟时间考虑。

    他们答应,这场战斗便可以避免,他们拒绝,接下来就是一场恶战。

    毕竟,教官不可能就一个,没准还有别的埋伏等着他们。

    渐渐的,他们开始议论起来,商量这件事的可行方案。

    自然,分成两派。

    ——“我觉得不行,大不了就打起来嘛,把队友交出去算什么好汉?”

    ——“那个女人能是队友吗,忘了她是怎么对我们的了?把她交出去,我们不仅少了个劲敌,还能防止她在背后捣鬼,可行。”

    ——“我有个想法,万一他们是在考验我们呢?把她交出去,我们就全淘汰了。”

    ——“蠢吧你,想这么多,哪有学员和教官串通的?而且,把她送出去,救我们俩个队友,这有什么不对?我们这叫识时务,贸然送死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事。”

    ——“可是,我们把她送出去,那她也不会答应吧,难不成我们跟她打起来?”

    一行人讨论到这里,忽然安静下来。

    最后,还是盛夏出声,“我倒是有个主意。”

    话音落却,盛夏抬了抬眼,扫向被人守着的燕归。

    众人顺着她的视线看去,马上就明白过来。

    这,虽然有点卑鄙,但确实是最佳解决措施。

    在盛夏的示意下,他们又慢慢退开,继续端起枪对准了教官,但同时,盛夏却放下枪,转身走到燕归面前,揪住燕归的肩膀,强行把他给往前拖。

    她的动作很狠,加上力道不小,燕归被她抓的肩膀一疼,可这一次,却出奇的没有吭声。

    只是略为打量了盛夏几眼,神色间带有点惋惜之意。

    不可否认,以一换二是最佳的选择,贸然开战也是不明智的,于情于理,他们都应该把墨上筠给交出去。

    可——

    他们的私心也很明显。

    不喜墨上筠,怕墨上筠成为他们的威胁,所以趁此机会把人给淘汰。

    这件事没有绝对的对错,不过,鉴于他是站在墨上筠这边的,这群人在他这里的好感度,直接降为负数了。

    “我们答应!”

    盛夏猛地抬高声音,朝教官喊了一声。

    紧随着,将燕归往前一推,视线扫向墨上筠,盛夏一字一顿道:“我不管你怎么招惹上他的,既然是你们的事情,就不要牵扯到我们。这是你的朋友,如果你自愿交换人质,我们可以放开他,如果你想反抗,可以,我们只能来硬的,而你这个青梅竹马,也只能就此淘汰了。”

    盛夏以燕归做威胁,朝墨上筠撂下狠话。

    然,谁也没注意到,用枪抵着人质太阳穴的某教官,在听到“青梅竹马”时,眉头微微皱了下。

    停顿两秒,墨上筠干脆把枪给放了下来。

    她转过身,没有理睬盛夏和余言,却意味深长地看着燕归。

    燕归倍儿心虚地朝她笑了一下。

    隐隐的,他似乎看到了墨上筠,嘴角扯了扯,像是在笑,可绝不是善意的笑容。

    惨了惨了……

    他记得墨上筠的交代,无论晚上发生什么,也要待在原地。

    言外之意是,就算一队想要对他做什么,他也得死守着。

    当然,他也有能力死守。

    只是,见到一队拿出藤蔓的时候,忽然就按捺不住好奇心,想跟过来看看,于是就没有任何反抗,任由他们把自己给绑了。

    眼下成了威胁墨上筠的把柄,燕归深深觉得,以后有避开她的必要了。

    这么想着,忽然听到有什么撞击地面的声音,抬眼一看,发现墨上筠已经把手中的步枪给丢了。

    紧随着,大步流星地朝教官走了过去。

    走近时,墨上筠眼睑一抬,注意到人质那略微愧疚的眼神,嘴角不由得勾了勾。

    “我来了。”

    停下步伐,墨上筠泰然自若道。

    教官在黑暗中盯了她一眼,与她的视线对上。

    随后,抓住手枪的手移开,往前一抬,便对准了她的额心。

    与此同时,把手中人质给推开。

    人质猛地往前两步,回头一看,发现教官已经放下手枪,正在用绳索绑墨上筠的手,登时心有余悸,匆忙转身,去救另一个被捆绑的人质,只解开对方脚上的绳子,就扶着他朝大部队跑了过去。

    一队的人目的达到,也没有原地停留,收了枪,迅速撤离。

    一转眼,就没了人影。

    眼见着他们跑开,墨上筠被绑在身后的手动了动,发现被绑的紧紧的,显然没有给她放水。

    “来真的?”

    墨上筠声音阴森森的。

    阎天邢站在她身后,闻声,微微向前,靠近她耳畔,轻声低笑,“自己解。”

    艹。

    墨上筠心里咒骂一声。

    右手一动,两指间多出一枚刀片,自食其力地把绳子给磨断。

    阎天邢就在一旁看着。

    过了会儿,他挑眉问:“配合的怎样?”

    “挺好。”

    墨上筠敷衍地回答。

    在原定的计划里,没有这一出。

    从她回来后,故意让一队起疑,加深对她的误解、恼火,再到半夜起身引出两人出来,包括刚刚“交换人质”的那场戏,全部都是由她自导自演的。

    原因很简单,她在侦察二连待久了,意识到军事技能是能通过训练提升的,而,人品这玩意儿……那真不是说好就能好的。

    任何人都有私心,就算是军人,心怀大义,也不能将私心给磨灭。

    只要那些负面的情绪,不在战场上影响到他人、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正常的负面情绪还是能被容忍的。

    本来只是个临时教员,墨上筠只负责解决他们,但在跟他们接触过后,凭借“训练二连”而增长的责任感,忽然就想试一试,他们这群人遇到一个不是挺合心意的“队友兼竞争对手”,在两难抉择下,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结果,当然不理想。

    不过,她不能做决定,有关这个临时增加的环节,她会跟墨上霜详细说明,甚至包括每个人在选择时的表现,最后墨上霜会怎样做决定,那就是墨上霜自己的事了。

    这个环节,唯一不理想的是,燕归老实跟过来,以至于让一队有筹码威胁她,不然这场戏肯定会因“一队焦头烂额劝服她甘愿交换人质”而变得更精彩。

    刀片将绳子割到一半。

    阎天邢似乎看够了,伸出手,主动帮她把绳子解开。

    墨上筠两手得到解脱,收了回来,右手抓住左手手腕,有点烦躁地揉了揉。

    这时,阎天邢忽的靠近耳畔,嗓音性感好听,“所以,想怎么感谢我的配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