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81、来演一场戏【一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是这样的,我们的火至今没点着,所以想找你们要个火。”余言说话时,是有点窘迫的。

    倒不是为了来这里要火,而是他们几个人一起点火,竟然一直没有点起来,反倒是这两人,轻轻松松地就把火给点着了。

    燕归朝墨上筠看了眼,想要征求她的意见。

    墨上筠情绪淡淡,没搭理余言的意思,但也没表现出明显的拒绝。

    于是,心下了然。

    “余哥,给个火呢,是小事。”燕归抬头看着余言,挺和气的态度,“我们跟你们分享火,就跟你们跟我们分享路线一样,是吧?”

    余言神色一僵。

    燕归的言外之意很明显,讽刺一队因他们的跟随而各种“小人之心”,而他们的则是很乐于分享的,跟一队的阴险形成鲜明对比。

    有些生气,但,不能动怒。

    他们这边有女兵,还有一个在生理期,加上大家都淋了一天的雨,倘若今晚在寒风中度过,他们明天极有可能体力不支、难以继续下面的行程。

    也是实在没办法,才会过来找他们的,一切得以大局为重,不能意气用事。

    “……嗯。”

    余言尴尬地附和。

    “来。”

    见他点头,燕归才笑眯眯地朝他招手。

    往前一步,就蹲下身,去拿篝火里燃烧得正旺的木柴。

    “谢谢。”余言道了声谢。

    燕归拿了两根,余言伸手去接,却见燕归避开了他。

    “没事没事,我帮你拿过去,反正也不远。”燕归极其热情道。

    “……”余言沉默了下,半响,又生硬地挤出两个字,“谢谢。”

    燕归跟他一起走了,途中,还念念叨叨地说了不少话。

    墨上筠懒洋洋地抬眼,往身后的树干一靠,两腿往前伸直,右脚搭着左脚,动作闲散随意的很。

    继续吃压缩饼干。

    不多时,燕归回来了。

    一眼看到她,燕归忍不住邀功,“啧啧,你是没见到,他们的表情有多难看。”

    “能想象。”

    墨上筠附和地点头。

    一队一直不乐意带上他们,眼下,却不得不来找他们帮忙,从骄傲到对他们不屑一顾,到眼下自扇耳光的状态,不难堪才怪。

    “要我帮你搭建庇护所吗?”

    燕归将剩下的压缩饼干吃完,很积极地朝墨上筠询问。

    “你没事做的话,随意。”墨上筠淡淡道。

    燕归一怔,直觉猜到什么,狐疑问:“你们晚上有行动?”

    墨上筠斜睨着他。

    咳了一声,燕归立即收回视线,不再追问下去。

    少顷,他又没忍住,朝墨上筠问:“那我能明天再弃权吗?”

    稍作停顿,墨上筠道:“发个誓。”

    “啥誓啊?”燕归不明所以,心叹墨上筠竟然信誓言。

    “食言的话,进不了你哥部队。”

    燕归:“……”

    毒。

    真毒。

    燕归把先前的心里话收回。

    在墨上筠的淫威or压迫下,燕归当着她的面,老老实实发了誓。

    倘若明天没有弃权,以后用怎样的方式,都进不了他哥所在的部队。

    墨上筠慢条斯理地把压缩饼干吃完,再喝了两口水。

    然后,慵懒地站起身,拎着背包和枪支站起身。

    “去哪儿?”燕归好奇地问。

    墨上筠斜了他一眼。

    燕归感觉到阵阵杀气,识趣的改口,“还回来吗?”

    “嗯。”

    淡淡应声,墨上筠没多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天色彻底暗了下来,加上附近树木茂密,墨上筠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视野里。

    燕归看着她消失后,伸了个懒腰,只觉得无聊,犹豫着是否要去一队聊个天、挑挑刺。

    *

    夜色深沉。

    墨上筠爬上了一棵树,坐在了树枝上,身后靠着树干,两腿伸直放到树枝上,完全隐入其中。

    以她的视野,能观察到附近的情况,一有动静,便能事先察觉。

    她先从包里翻出红外线探测仪,确定周围没有人后,才找出头盔戴上。

    这是教员的头盔,带喉式送话器的,能让他们随时联系。

    “谁在?”墨上筠出声。

    “我。”

    “在。”

    阮砚和阎天邢一前一后的应了。

    “枪王有消息了吗?”墨上筠问。

    “没有,正跟着她。”回答的是阮砚。

    “情况怎样?”

    阮砚道:“称王称霸,把三四队的都召集起来了。”

    “……”

    墨上筠一顿,抬手摸了摸鼻子,感觉自己效率有点低。

    “二队还剩三个。”这次说话的是阎天邢。

    “有一个在我这。”墨上筠接过话。

    微顿,她又问,“在附近?”

    “嗯。”阎天邢懒懒回应。

    “河边两个,解决了吗?”

    “嗯。”

    墨上筠挑眉,“这样,我们来演一场戏……”

    鉴于一队的态度,她打算适当改一下先前的计划。

    轻易解决他们,可以,但不够痛快。

    *

    墨上筠回去的时候,一队正处于骚乱状态。

    隔着很远,就听到他们的声响。

    走近,刚见到燃烧正旺的篝火,就见燕归坐在一旁朝她摆手。

    “一队去捉鱼的两人消失了。”燕归意味深长地朝她挑眉。

    “……”

    墨上筠颇为无语。

    这一次有点冤枉,真不是她动的手。

    走过去,墨上筠抬手抓住背包一根背带,想把背包放下来,却忽的听到一阵冷喝声,“喂!你从哪儿回来的?!”

    ------题外话------

    下午有二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