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79、你不是学员吧?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在让人跟在身后导致自己憋屈,和主动邀请他们导致自己憋屈之间,一队的识趣的选择了后者。

    一起行动好歹能让他们出点力、帮点忙,不声不响跟在后面,那是真的成了他们指向标一样的存在,白白被利用的感觉可不好受。

    于是,墨上筠和燕归顺利进了他们的队伍。

    一行人,继续上路。

    “你们俩,怎么称呼?”余言朝他们俩搭话。

    墨上筠凉凉地斜了他一眼。

    不知为何,余言心下一凉,下意识自我介绍,“我叫余言。”

    “燕归。”燕归很给面子的回答道。

    “称呼随意,我不介意。”

    墨上筠漫不经心地回答,相比燕归,着实敷衍得很。

    她是有顾虑的,不知墨上霜是否在他们面前报过姓名,一旦说出真名,容易引人猜想,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当然,在他人看来,这态度是真不怎样。

    余言的脸色垮了,走在一旁的盛夏,也没好气地盯了她几眼。

    “跟着我叫墨墨就行,”燕归自来熟地搭上余言的肩膀,帮忙说话道,“别介意,她平时好着呢,估计跟大部队走散了,心情不好。”

    “……”

    余言没吭声。

    她心情不好这事,他是一点没看出来。

    “现在离第三个点有多远,我们要不要加快点速度?对了,我刚在路上看到一条河,里面还有鱼,我看了下第三个点的地图,附近也是有河的,提前到的话,我们估计能捉几条鱼来改善一下伙食……”

    嘚吧嘚吧。

    一时间,整个人群里,就只能听到燕归的声音。

    虽然他话多,但不耽搁速度,念念叨叨的,话题也都在点上,没扯到天际去,偶尔还有人应和他几句。

    久而久之,倒也能活跃气氛。

    墨上筠不自觉地加快脚步,心想阎天邢怎么不一枪先崩了这家伙,跟他一路着实烦人得很。

    *

    夜幕降临。

    停歇的小雨,又淅淅沥沥地下起来。

    气温很低,冰凉的雨水打在身上,带来阵阵寒意。

    庆幸的是,这一行人趁着天彻底暗下来之前,抵达了第三个点。

    “墨墨,你冷吗?”

    燕归小跑到墨上筠身边,目光饱含深情、关切。

    仿佛只要墨上筠一说“冷”,他就能把身上湿漉漉的外套脱下来给墨上筠。

    墨上筠挑了下眉,“你冷吗?”

    “冷!”

    燕归肯定地点头,说着还搓了搓手。

    墨上筠勾唇,继续问:“那你觉得,我身上哪处构造异于常人吗?”

    很明显的讽刺,可燕归却似是习惯了,反倒是笑眯眯地反问,“难道不是哪处构造都异于常人吗?”

    “找抽呢?”墨上筠眉目微动,略带威胁地盯了他一眼。

    “我去烧火!”

    燕归识趣地喊了一声,转身就想溜。

    墨上筠颇为无语,伸手抓住他的肩膀,朝前方那一堆人扫了眼,然后慢悠悠地吐出两个字,“等着。”

    “啊?”

    燕归虽有疑惑,但却是极其听话的,伸出去的一只脚,利落的收了回来。

    他站在墨上筠身侧,顺着她的视线看去。

    余言正指挥着其他人做事,12个人,分成三组,一组负责生火,一组负责晚餐,一组负责庇护所。

    三个组,都遇到不少问题。

    生火——雨断断续续下了一天,他们找不到干草,严重增加了他们这一组的难度。

    晚餐——天色渐渐黑了,但有人想改善伙食,决定分开行动,两人去河边看看,两人分配干粮。

    庇护所——没下雨还可以撑着,可眼下天气很冷、下着雨,加上处于安全的范围,他们就决定搭建几个庇护所,最起码让女兵不要睡在地上。可问题是,天黑了,凭借手电筒的亮度,行动效率大大降低。

    “我们要帮忙吗?”燕归打心底觉得他们挺可怜的。

    “不急。”墨上筠懒洋洋道。

    燕归遂老实站在一旁。

    不出意外,他们没站多久,就有人看不下去他们俩跟障碍物似的杵在那里,有人低声商量了几句,最后还是盛夏主动朝这边走来。

    “你们俩不做点事吗?”

    盛夏拧着眉头,态度很是不客气。

    燕归不说话,眼角余光瞄着墨上筠。

    “做什么?”墨上筠冷静地问。

    “烧火,搭建庇护所。”盛夏简单明了道。

    做饭这事……就她看来,他们俩吃自己身上的干粮即可。

    “庇护所有我们的位置吗?”墨上筠慢条斯理地问。

    “……”

    盛夏脸色一青。

    庇护所确实没有给他们做准备。

    本来位置就不够,这两人又是别个队的,加上态度又不好,她有排外心理也在所难免。

    半响,她没好气道,“那就去捡柴行了吧?”

    墨上筠笑了下,却没有搭理她。

    光线很暗,盛夏总觉得墨上筠神色不对,登时冷声质问,“你什么意思?!”

    耸肩,墨上筠反问,“你们能把火给点着吗?”

    “……”

    盛夏手里抓着枪,五指力道猛地收紧,恨不能直接给她一枪。

    妈的!

    如果这还不叫过河拆桥,她把枪里的子弹全给吞了!

    气得不行,但也知道,在这时候跟他们起冲突,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

    深吸一口气,盛夏冷冰冰地丢下一句,“有本事你们别来烤火!”

    撂下话,气呼呼地转身走了。

    这一幕,燕归从头到尾看的很平静,甚至觉得盛夏有点沉不住气,在墨上筠面前,连三分钟都没撑过,攻击能力也是挺渣的。

    不像他……

    是的,他一直以能抵抗墨上筠的毒舌为荣。

    “我们做什么?”燕归嬉皮笑脸地朝墨上筠问。

    “捡柴,烧火。”

    淡淡说着,墨上筠从包里拿出军用防水手电。

    “你刚不是挺不乐意的吗?”燕归纳闷地跟上。

    手电一亮,墨上筠拿在手里,朝燕归方向晃了晃,晃得他闭上眼后,才将手电筒给移开。

    “所以你想就这么过一晚?”墨上筠反问。

    “……哦。”

    燕归后知后觉地应声。

    这火呢,还是要点的,区别是,火是给谁点的。

    *

    十分钟后。

    在距离一队扎营有二十余米的地方,墨上筠从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干草,不费吹灰之力地将篝火给点燃。

    燕归在旁看得目瞪口呆。

    一边往篝火里加柴,一边喃喃道:“有经验的人果然是变态……”

    片刻后,他忍不住好奇问,“听说你三岁就被丢到野外独自生活,是真的吗?”

    “……”墨上筠眉头微抽,“谁说的?”

    “大院里的孩子都这么传,问长辈,说有这么回事儿。”

    “……”

    墨上筠收回视线,懒得搭理他。

    然而,燕归却不依不饶,继续道:“我们最初都觉得挺不现实的,但是大家一分析,觉得你这么变态,用点变态的手段来锻炼,好像也挺正常的……”

    墨上筠阴着脸,甩了他一包压缩饼干。

    燕归笑嘻嘻地接过。

    “对了,墨墨,我听了他们说,我们俩都是二队的……”燕归将压缩饼干给撕开,然后抬眼看她,神色正经了几分,“你不是学员吧?”

    ------题外话------

    上一题答案是d,两天的都奖励完毕。

    *

    今天的问题是,一队见到他们这边的篝火,会有什么反应?

    a、他们坚持“自尊比什么都重要的原则”,不找墨墨!不找墨墨!就不找墨墨!

    b、觍着脸过来要火。

    c、跟墨墨商量,用干粮换火。

    d、(⊙o⊙)…你们自己找理由,反正我是编不下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