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77、又遇老熟人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片刻后,冰冷的刀锋收了回去。

    军刀在空中划过,随着手腕随意的动作,顺利刀鞘中。

    “劳驾,把衣服脱了。”墨上筠拍了下她的肩膀。

    “我死了!”

    女兵僵着身子,头也不回,苦大深仇地喊道。

    墨上筠挑眉,手臂一抬,往前走了一步,走至女兵身侧揽住她的肩膀,头一偏便靠近她耳边,悠然道:“你是一丝不挂给人看呢,还是想给死后的自己留点尊严?”

    女兵身形一顿。

    片刻后,选择妥协。

    ……

    两人把衣服换好。

    墨上筠将女兵身上所有的装备都搜刮干净,然后跟自己的做对比,把她身上多余的装备给空出来。

    最后,她将一枚信号弹给女兵。

    牺牲或弃权,都会使用信号弹,到时候会有人来接他们。

    “记着你死了,不能乱跑,原地等待……”墨上筠慢慢说着,盯了她一眼,语调略低了两分,“遵守规则。”

    女兵拿着信号弹的手僵了僵,感觉心思全被看破似的,无比的心虚。

    她有个好友也在这里,跟她一队的,刚想着自己走了,希望好友能继续待下去,琢磨着给好友透露点消息,没想……这人一句话,就惊得她把想法压下来,不敢再想。

    墨上筠没多说,收拾好装备,就转身离开。

    顺带,联系了下另外三位教员。

    “解决了10个。”墨上筠道。

    紧随着,有人在频道里回答。

    “12个。”夜千筱的声音。

    “9个。”阮砚道。

    过了会儿,才听到阎天邢出声,“零。”

    墨上筠挑了下眉。

    估计是阎天邢守得那一队至今没到。

    “阎王。”墨上筠开口。

    “嗯。”

    压低声音,墨上筠道:“待会儿,尽量分散他们。”

    顿了下,阎天邢了然,“知道。”

    墨上筠和夜千筱选择当卧底,是因为这些学员是刚被召来的,还没互相认识呢,就被赶到丛林里进行第一轮的考核训练。

    按照墨上霜的计划,第一轮,会淘汰掉一半以上的人。

    也正因为如此,她们俩可以肆无忌惮地做“卧底”,反正不会有人认识。尤其四个队伍都是分开的,队伍与队伍之间就更不熟悉了。

    一旦有一个队伍的人被彻底分散,墨上筠和夜千筱就可以更放心地冒充这个队伍的人。

    *

    下午,大雨初歇。

    第一队的学员走过了第二个点,休息了半天,养足精神后,就准备继续出发。

    他们计划在今晚之前抵达第三个点,到时候可以休息一整晚。

    但是,时间比较赶,加上他们这队人数损失近半,怕沿途还有袭击,每个人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赶了两个小时的路,临时的队长余言示意休息五分钟。

    他们这一批里,还剩四名女兵,必须要照顾一下。

    余言跟两个男兵在周围放哨,防止有意外发生,不容得丝毫放松。

    不多时,有个女兵提着自动步枪,动作小心地朝他走近。

    “余言。”女兵压低声音喊他。

    余言警惕地端着枪,看了她一眼,“盛夏,怎么?”

    “那边有人。”

    女兵凝眸,朝前方某处看去。

    余言一愣,抬眼去看,乍一眼,并没发现异样,只有几棵树和满地的杂草,可细细一看,却发现正前方一棵树上,有属于陆军丛林迷彩在树枝、树叶中若隐若现。

    心下一紧,余言刚想叫其余人隐蔽,可很快就冷静下来。

    “应该不是埋伏,不然早开枪了。”余言低声分析。

    盛夏倒是没他那么心宽,“我觉得还是小心点——”

    “谁在那边?!”

    话音未落,就听得一阵清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声线慵懒,带着将醒未醒的散漫。

    一瞬,余言和盛夏都端起了枪,拉开保险,对准着那棵树。

    与此同时,其余人渐渐反应过来,或站或坐的,都进入警备状态,一把一把的枪全部对准了同一个方向。

    人占多数,他们也就没那么紧张了。

    “你是谁?!”喊话的是余言。

    停顿两秒,那一处的树枝动了动,伴随飒飒的风声和树叶响动,一抹身影从树上一跃而下。

    隔了有些距离,但这一块是草地,离那棵树没有其余的阻碍物,倒也能将人看清。

    穿着跟他们一样的丛林迷彩——光是这一点,就让大部分人降低警惕。

    年轻女人,莫约二十出头,身材高挑,一米七左右,长得很漂亮,在他们所见的女兵中,足以称之为惊艳之容。

    浑身笼着慵懒、清冷,那股从骨子里透露出的气势,任谁也不敢产生邪念。

    她手里提着枪,朝这边看了几眼,然后,不紧不慢地走近。

    “你们哪个队的?”

    刚一走近,墨上筠就事先发问。

    “你是哪个队的?”盛夏往前走了一步,警惕地看着她,还带着点敌意。

    墨上筠懒洋洋地扫她一眼,“第二队。”

    盛夏拧起眉,狐疑地盯着她,“第二队的怎么在这儿?!”

    “该你们了。”

    将她忽略掉,墨上筠掀了掀眼睑,盯住的却是余言。

    那一瞬,余言感到阵阵压力,下意识回答:“我们是第一队。”

    “哦。”墨上筠淡淡应声。

    见她落单,还这般盛气凌人,盛夏极其不爽,连番质问:“你说你是第二队的,你叫什么名字,怎么能证明。还有,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的队友又去哪儿了?”

    “遇到偷袭,走丢了。”墨上筠轻描淡写地回答。

    论态度,完全不把她放眼里。

    “你没全部回答我的问题。”盛夏对此表现得很执拗。

    墨上筠不耐烦地皱眉。

    这么聒噪的,亏得不是她的兵,不然早被烦死了。

    “怎么,心虚了?”盛夏见她不答,紧追不舍。

    墨上筠视线一转,不看她,直接扬声问:“能找个正常的来谈吗?”

    “这个……”余言也有些尴尬,拉了拉盛夏的手臂,示意她不要太针对这人。

    墨上筠跟他们一样的装束,虽然孤身一人出现,但解释也算合理,没有什么好怀疑的。

    然而,盛夏被墨上筠再三敷衍,最后一句摆明了讽刺她,登时怒火中烧,想要再揪着这事不放,却忽然听到一阵喊声——

    “哎——你们是哪个队的?!”

    众人愣了愣。

    很快,顺着声响抬眼看去。

    只见半山坡上,一道身影迅速朝这边跑下来,动作很快,也很利落,纵然看着这边,也顺利避开脚下的障碍物,他如一阵风般,不一会儿就跑到这边来。

    墨上筠听到声音,就有种不祥的预感,一见到那抹飞速下来的身影,纵然没有看清那人容貌,但猜想已经成了事实。

    妈的,他怎么在这里?!

    与此同时,那人下了坡,小跑着过来,无意间看了墨上筠一眼,登时惊讶而夸张地喊她——

    “墨墨!”

    ------题外话------

    有关客串,感兴趣的可以看一下瓶子的置顶评论哈。

    *

    再说一遍,15上架,打算在上架前,搞个小活动——题外问答,应该每天都有,回答正确的奖励30个币。

    问题:最后出现的那只,跟墨墨什么关系?

    a、校友

    b、前任

    c、同学

    d、青梅竹马

    e、我墨的忠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