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73、沟通一下,我怎么追你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辛苦。”

    墨上筠漠然地回了两个字。

    阎天邢笑了一下。

    墨上筠索然无味地跟上。

    又走了几分钟,墨上筠忽的问:“他们俩,什么来头?”

    阎天邢闻声,动作一顿,悠然反问:“你不是跟枪王惺惺相惜么,没打听点什么来?”

    “如果她跟你一样,没准能打听点什么。”墨上筠耸肩。

    “我怎么样?”

    阎天邢回过来,饶有兴致地问她。

    闲闲地挑了挑眉,墨上筠淡定自若地回答:“肤浅。”

    阎天邢轻笑,继而朝她走了一步,把军刀递到她面前。

    “拿着。”

    墨上筠狐疑地盯着他。

    “你开路,我来说。”

    “……”

    墨上筠嘴角一抽,没有去接军刀,反倒是翻手,把挂在腰间的军刀抽了出来。

    往前走了几步,手起刀落,清除前面的障碍,一眨眼,杂木树枝就掉了满地。

    “知道煞剑吗?”

    阎天邢悠然自得地跟在她身后。

    墨上筠微顿,答:“略有耳闻。”

    煞剑,是一个特种部队,地理位置在西南方向,只是没有明确的资料向外界公开,不是他们耳熟能详的存在,一般的部队应该听都没听过。

    墨上筠也是出身特殊,才对某些隐蔽的特种部队有点记忆。

    一个国家,不可能把所有的武装力量都公之于众,很多未公开的特种部队,甚至连番号都没有,行动中身份也不会公开,与谁合作就挂着谁家的称号,得了功勋也无法向外界宣扬,纯粹内部消化。

    煞剑就是其中之一。

    没记错的话,两年前,煞剑特种部队里增加了一支女队,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精锐。

    “她叫夜千筱,煞剑女队队长。”阎天邢简单解释道。

    “你倒是知道的很清楚。”墨上筠别有深意地出声。

    阎天邢不辩解,继续道:“家庭信息,听不听?”

    “不听。”墨上筠摆摆手,示意没那么八卦,“有经历吗?”

    阎天邢停顿了下,“炊事员出身,后成海陆蛙人,再到煞剑。”

    “她……”墨上筠一把军刀卡在树枝上,刀身入半,她回过头,很明显地表达出自己的惊讶,“炊事员?”

    阎天邢递给她一个肯定的眼神。

    墨上筠嘴角微抽。

    得。

    那手艺……海军陆战队的战士们,那段时间估计挺辛苦的。

    “另一个呢?”墨上筠问。

    “叫阮砚,军校毕业,没两年进了煞剑,现在在飞鹰特战队。”

    微微一顿,墨上筠将军刀拔出来,再一刀下去顺着先前的切口将树枝砍断,她淡淡道,“两年前成立的飞鹰?”

    “嗯。”

    墨上筠若有所思。

    果然就她一个普通连队来的。

    墨上筠运气比较好,由她来开道,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比较空旷的地带。

    不再需要费劲地去砍断杂木树枝。

    隐隐的,还能听到流水声。

    “晚上吃鱼?”墨上筠收好刀,提议道。

    “嗯。”

    阎天邢点头同意。

    *

    这里是山地地形,崇山峻岭,层岚叠嶂,地段来说,比较凶险,但换个角度来讲,这里风景秀丽,青山绿水,流水涓涓,纵然是冬天,也是草木长青,自然风光让人心旷神怡。

    墨上筠和阎天邢顺着水流声来到河边。

    是两人先前抓鱼的那条河,一到河边,就能见到深水处有游动的河鱼。

    “谁来?”

    望着面前的河流,墨上筠想起先前下河的酸爽滋味,不由得朝阎天邢扬了扬下巴。

    “我。”阎天邢识趣道。

    “多谢。”墨上筠如江湖侠女一般,朝他拱了拱手。

    阎天邢斜眼看她,继而朝她走一步,面对面停在她跟前。

    手一抬,食指抵着她的下巴,拇指指腹滑过她的下颚线,轻佻的动作添了几分暧昧,他道:“边上看着,把脸洗洗。”

    被调戏了,墨上筠也不恼,唇畔含笑,“沟通点什么?”

    眉目微动,阎天邢微微低下头。

    墨上筠够高,仰着头,他一低头,两人就靠得极近。

    鼻尖几乎触碰在一起,还能感觉到对方轻浅的呼吸,痒痒的,还有点热,无端的勾人。

    “沟通一下,我怎么追你。”阎天邢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道。

    低音炮,磁性醇厚,说的轻描淡写,但话语砸下来,却让墨上筠一时愣神,心脏某处烫了一下。

    然,面上没表露出来,墨上筠只是停顿片刻,便轻笑一声,“那,拭目以待。”

    “好。”

    阎天邢也笑,笑的勾人心魂,他把手给松开。

    墨上筠耸了耸肩,目送他走向河边。

    直至他走远,她才转过身,只是这动作有点急,连她自己都未曾察觉。

    *

    墨上筠坐在岸边的石头上。

    闲着无聊,手里拿着几根树枝,慢条斯理地削成木棍,以待晚上可以烤鱼用。

    有点浪费时间。

    中午,天色阴沉,远的地方,乌云密布,许是晚上有雨。

    风吹过,有点冷,水面水波粼粼,水流缓缓流淌,手从水面滑过,唯有刺骨的冷意。

    墨上筠处理完两根木棍,去拿新的树枝时,不由得顿了顿,她抬起头,看向阎天邢所站的方向。

    盘坐在靠深水的大石头上,手里不知何时拿了根竹子,正在处理竹子的尖端。

    还是那个慢条斯理地手法,将竹的一端砍成四分,平均分配,让人挑不出错,然后一点点地将竹端削成四根尖端,每根尖端都是对称的,丝毫不差,看得人一阵焦躁。

    偏偏,速度还算快。

    这人绝对是处女座。

    墨上筠暗自在心里吐槽着。

    视线从竹端移到他手上,手指骨节分明,根根修长,常年摸抢导致手掌起茧,但却不影响美观,他一手拿着竹子,一手握着军刀,任何动作都好看得很。

    手控的福利。

    以墨上筠的角度来看,只能见到抹侧影,他低着头,神情专注,侧脸轮廓硬朗,从眉眼到鼻梁再到下巴,线条流畅分明,如雕刻而成。

    真是……

    这么没形象,还能这般养眼,也是挺逆天的。

    ------题外话------

    这个月15号上架,你们都不看题外的么,已经公布过了呀。

    *

    我看看阎爷的表白能不能把你们炸出评论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