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72、看颜值,挺肤浅的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一瞬间,墨上筠对夜千筱好感倍增。

    半响,她点头,“我们两个就行。”

    “嗯。”

    夜千筱应声。

    两人就这么商量好了。

    于她们而言,阮砚和阎天邢的意见,显然已经没有异议了。

    阮砚掀起眼睑,决定随遇而安。

    任何时候,不跟女人争,才能避开麻烦。

    “你们决定吧。”

    阎天邢也识趣地放弃了跟她们交流。

    心里只道,墨上霜最大的错误就是听了他的,把墨上筠给叫了过来。

    “那,继续吧。”

    墨上筠挑了挑眉。

    说是继续,但基本就她和夜千筱在讨论,阮砚和阎天邢纯粹是跟着她们俩的节奏走,负责偶尔做个选择、答应一声,然后就没别的什么事了。

    阮砚和阎天邢成了摆设。

    不多时,计划基本成型。

    四条线,每个人都选好路线,制定大概的行动方案。

    阮砚和阎天邢挑不出错,自然也由得她们去。

    “卧底的事,我们谈谈?”墨上筠朝夜千筱问。

    “行。”

    夜千筱从善如流地站起身。

    嘴角勾笑,墨上筠也起身,走前还提醒阎天邢,“帮我看着点鱼。”

    阎天邢:“……”

    很快,两人走了。

    两人那极其默契的背影,只能让人联想到四个字——

    狼、狈、为、奸。

    阎天邢坐回去,往篝火里添了几根木柴,又把墨上筠那条鱼翻了翻。

    片刻后,他发现阮砚正在打量他。

    两人视线一对上,阮砚倒也不避,坦然自若。

    “我记得你。”阮砚一字一顿道,清冷的视线盯着阎天邢。

    阎王,虽没见过面,但这名字,他有点印象。

    “哦?”

    阮砚皱了皱眉,“每个月跑一趟,挺烦的。”

    阎天邢的部队,从一年前开始就盯上了他。

    每个月都找人过来走一趟,跟他们队长商量要人。后来怕是没抱什么希望,但也应付式的走一遭,每一次都得闹一闹场子,别提多招人嫌了。

    “对于人才,我们不嫌烦。”阎天邢悠然接过话,微顿,又轻轻一笑,很是随意地问,“有兴趣来我们部队吗?”

    “没兴趣。”阮砚不假思索地拒绝。

    这回答被转告过很多次,阎天邢早已习以为常,反应倒是比阮砚更为平静。

    没再说话,阎天邢低头处理着鱼,倒是有几分专心。

    阮砚起身,打算找点木柴过来。

    *

    莫约半个小时后,四人才再一次聚齐。

    墨上筠和夜千筱俨然聊得不错,看起来心情挺好的样子,阮砚则是面无表情地捡了一堆柴回来。

    阎天邢把鱼给烤好,等墨上筠一回来,就将其交给了她,动作自然而然。

    “试试味道。”阎天邢道。

    墨上筠接过。

    鱼烤的很香,一咬下去,外酥里嫩,保留着鲜嫩,却不腥,温热,不烫,还带着柴火香,手艺一如既往的好。

    “不错。”墨上筠不加吝啬地夸赞。

    于是,阎天邢把另外两条鱼分给夜千筱和阮砚。

    “你呢?”墨上筠抽空看了他一眼。

    “分你的。”阎天邢理所当然道。

    “……”

    沉默片刻,墨上筠不吭一声地拿出刀,砍了半条鱼给他。

    虽说是他挖的坑,但这鱼确实他烤的,真不让他吃点儿,也过意不去。

    四人把鱼给吃完,再简单收拾一下,时间差不多十二点了。

    “谁开越野车来的?”墨上筠问。

    “我。”

    回应的是阎天邢。

    唯独他,不是被直升机丢下来的。

    “有帐篷吗?”

    “你来郊游的?”阎天邢好笑地看着她。

    墨上筠重复问,“有没有?”

    “有。”

    “那在附近找地儿住下吧。”墨上筠拍了拍手。

    显然,她已经跟夜千筱商量好了。

    阎天邢轻挑眉头,慵懒地伸出长臂,搭在墨上筠的肩膀上,压住墨上筠欲要起身的动作,“不沟通一下?”

    墨上筠微微偏头,斜眼看他。

    阎天邢正好靠近她,她一偏过头,两人便靠得极近,那一瞬,视野里好似只剩他那张俊美妖孽的脸了。

    剑眉凤眼,俊雅如画,眉梢轻扬,染着懒散和邪气,似是从骨子里透露而出,鼻梁高挺,薄唇含笑,邪魅惑人。

    这男人,就算把脸涂抹了军用油彩,这一张脸,依旧能让人神魂颠倒。

    半响,墨上筠耸肩,“行,沟通。”

    本想就露营地说上几句,但话没开口,阎天邢就将她给松开了,不知从哪儿丢出一串钥匙来,抬手就丢给了阮砚。

    “我们去找吃的,帐篷你们负责。”

    “……”阮砚抓住钥匙,却没吭声。

    搞的真跟野外露营似的。

    一群心宽的人。

    再看一眼夜千筱,淡定从容,俨然接受了“露营”的走向。

    阎天邢把越野车的方位说了下,再把装备收拾一下,就跟墨上筠一起起身。

    自知“沟通”只是借口的墨上筠,翻了个白眼,拎着步枪,先一步走进了丛林里。

    *

    两人漫无目的地走着。

    阎天邢负责在前面用刀开路,墨上筠就在后面跟着,跟散步似的,但也习惯性地观察周边的地形。

    这荒山野岭的,杀人抛尸都无人察觉,倒是挺隐蔽的,增加他们的歼灭学员的难度。

    “沟通什么?”

    过了会儿,墨上筠索然无味地出声。

    阎天邢砍了前面挡道的树枝,闻声偏过头来,“感情?”

    墨上筠扬眉轻笑,“把你脸上的油彩擦了,没准可以沟通一下。”

    “……”阎天邢干脆停下动作,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她,在她那张涂满油彩的花脸上顿了顿,评价道,“挺肤浅的。”

    “彼此彼此。”墨上筠很是谦虚。

    阎天邢眉头微动,对此,倒是不可否认。

    回过身,阎天邢继续开路,“给你妈的礼物买好了。”

    “买的什么?”

    “脑白金。”

    “……”

    ------题外话------

    阮砚:妈的智障,劳资是货物吗,还抢来抢去的。

    然而,很久很久以后的某一天,我墨就是把他当货物看的。(我墨:啧啧,这帅哥,抢手货,值钱!)

    五年内换三个特种部队,除了我阮砚,还能有谁……

    *

    另外,瓶子已经绕不开脑白金这个梗了,哈哈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