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70、爷心情好,不介意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夜千筱踢了块石头过来,在靠近墨上筠的地方坐下。

    她拿出军刀的动作过快,谁也没有看清楚,等见到时军刀就落到她手里了。

    把插到土地里的树枝抽出来,她右手握住刀柄,动作流畅自然,飞快地在鱼身上划下几道。

    又快又准,手法熟练,刀刀均匀。

    墨上筠掀起眼睑,吸引她的不是这刀法,而是那把军刀——

    冷钢srk。

    很有名的求生刀,随身携带,想必是爱刀之人。

    待她几道下去,墨上筠心有疑虑,就“王牌”的态度,“枪王”的手艺很差才是,刀工如她这般,又怎会差?

    压着疑惑,墨上筠倒没深想,慢条斯理地给了她面前的鱼几刀,然后把军刀收好。

    再看表,已经快十点了。

    四个教员,还差一个阎天邢。

    想到这邪行的男人,墨上筠倒是有点儿好奇,他的代号会是什么。

    “嫂子。”

    阮砚忽的出声。

    墨上筠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

    一看,发现是喊“枪王”的,她难免多看了“枪王”几眼。

    嫂子?

    已经结婚了吗?

    纳闷间,又听到阮砚提醒,“放远点。”

    “……”

    夜千筱一声不吭地把鱼从篝火中央移开了些。

    那模样,淡定自若,从容不迫,端的是镇定的态度,任凭自己出了错,也是没有半分心虚。

    墨上筠立即明了。

    哦……

    没挑明,墨上筠又看到“枪王”身后摆放的狙击枪。

    “枪就这么放着,没问题吗?”墨上筠问。

    “我靠它活着的时候,它才是宝贝。”夜千筱淡淡道,注意力在那条鱼身上。

    言外之意,眼下不靠它活着,如同草芥。

    嗯,有个性……

    墨上筠想起自己认识的狙击手,时刻把枪抱在怀里,跟热恋中的媳妇似的,天天费尽心思保养枪支,倘若有人不小心碰了,那如同侵犯自家老婆一般,一言不合就发飙,训练场约架。

    她可能遇见个假的狙击手。

    “反正也没事,不然商量一下?”

    等待鱼烤熟时,墨上筠朝两人问了一句。

    自认为话够少的,不曾想,这两位一声不吭的,让她倒是觉得有点无聊。

    “还有一个。”夜千筱不紧不慢地接过话。

    显然,是想等四人集齐才商量。

    墨上筠抬眼,索然无味道:“没准出了意外,不能来了。”

    夜千筱和阮砚皆是别有深意地看她。

    墨上筠倒是一派坦然。

    “是我说吗?”

    慵懒醇厚的声音,隐藏着笑意,伴随着树枝拂动的细微声响,悠悠然飘来。

    说曹操,曹操到。

    墨上筠眉头轻抽,甚至怀疑他在背后故意偷听。

    折了根枯树枝丢篝火里,墨上筠偏过头来,同其余两人一起朝后方看去。

    阎天邢从杂乱的灌木中走出来。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那双最先走出灌木丛的长腿,裤脚扎在军靴里,黑色的军靴很有质感,没有沾染杂草与泥泞,干净的不像从丛林里走过的样子。

    往上,是一身丛林作战服,同他们的装扮一般无二,但配着高大挺拔的身形,浑身笼着野性和阴鸷的味道,那一身血性与狂妄,夹杂着邪气,突显着与众不同。

    唯一突兀的,是手里提着的两条鱼。

    巧了。

    再往上——

    墨上筠见到棱角分明的俊脸,还有那双锐利深邃的眼睛,寸寸扫过,都带着审视,跟刀片子呼啸刮来,带着沉沉的压迫感。

    然,在跟她视线对上时,压迫骤然下降,锐利与危险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戏谑、暧昧。

    一个眼神,能把人的魂儿都勾走了。

    “哟。”

    墨上筠扬了扬眉,语气饱含调戏。

    阎天邢跨着优雅随性的步伐,径直走到她身侧。

    “让个位。”

    懒懒地语调,却霸道独裁,没给人反驳的余地。

    偏偏,墨上筠不吃这套,没惯他,“坐不下。”

    拒绝时,眉头一挑,视线移开,表情有点小傲娇。

    将这小表情看眼里,阎天邢低眉轻笑,一抬手,不知丢了个什么过去,墨上筠眼都没抬,下意识伸手从半空中捞住了。

    到手一看,发现是军用巧克力。

    与此同时,头顶传来阎天邢厚颜无耻的声音,“收买你的。”

    “挤。”墨上筠斜了他一眼。

    她占得石头够大,坐她一人绰绰有余,加上阎天邢,勉强可以,但确实有点挤。

    “爷心情好,不介意。”阎天邢西掀了掀眼睑。

    “……”

    想了想,墨上筠决定看在巧克力的份上,分他一点位置。

    于是,就让开了。

    脸皮够厚的阎天邢,成功坐到她旁边的位置。

    这时,两人忽然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

    随着看去,发现“枪王”正摆弄着半熟不熟却黑不拉几的鱼,眉头微皱,倒是没明显的失望和惋惜,仿佛烤成这样理所当然。

    再看“王牌”,一脸见怪不怪的表情。

    墨上筠心叹一声怪人,倒是不为自己的鱼惋惜,抬手把巧克力的包装袋给撕开了。

    折了块巧克力放嘴里,墨上筠将剩下的递给阎天邢。

    同时,夜千筱放弃了那条鱼,转而朝阎天邢道:“代号。”

    阎天邢倒是随意,随口答:“阎王。”

    闻声,阮砚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

    阎王……

    挺耳熟的。

    至于夜千筱,则是在心里骂了声“靠”。

    半年前,出于任务需要,他们部队每人都得取个代号,那帮小兔崽子,偏说“枪王”合适,够霸气,她也就应了。结果,第一次出来,接触别的特种部队,这代号取得……

    一个比一个霸气。

    不爽。

    紧随着,夜千筱和阮砚又重复了一遍代号。

    “你的呢?”

    正在把鱼翻面的墨上筠,忽然听到阎天邢的询问。

    “刚定的,女王。”墨上筠头也不抬地回答。

    “……”

    翻好面,墨上筠久久未等到回应,偏头看去,正见阎天邢打量着她,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你什么表情?”墨上筠面露威胁之色,嘴角勾笑,有点毛骨悚然。

    “……很合适。”阎天邢一本正经。

    ------题外话------

    以后更新推迟到上午十点。

    3月15上架。另外,这篇文可能会倒v,意思是前面的章节到时候会收费,亲们最好追一下文,免得到时候会浪费钱。

    没看《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的,看这篇文不会有影响,故事以墨上筠为中心发展,没有单独属于夜千筱的情节,她的称王称霸之旅早在《狂妻》中结束了,她只会成为墨上筠的一大助力,不会抢了墨上筠的风采。请参考夜千筱x冰珞or夜千筱x楚凉夏。

    瓶子现在三篇文,每个故事都有穿插的,其实是想写一个世界,而不仅是一个故事,我希望营造出一种——“他们是活生生的人,他们的人生轨迹不会因一个故事的完结而结束”,这种感觉。但是,他们的出现会推动故事,却不会喧宾夺主。

    唔,实在话,谁不是自己故事里的主角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