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65、你买脑白金都行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二连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又来到了一连操场。

    “林排长,这事儿交给我们就行了。”

    二排的人,非常体贴地朝林说着。

    整个连队,就林和墨上筠两个女的,墨上筠是个变态,用不着他们关心,林虽然严厉了点儿,以前没有人敢靠近,但墨上筠来了之后……

    他们不得不承认,林确实是个女的。

    眼下,林虽没跟他们一般光着膀子,但也只穿了一件短袖,看着还是挺单薄、娇弱的。

    林斜了他们一眼,但没有搭理他们,而是朝不远处喊了一声,“黎凉!”

    黎凉闻声,小跑着过来。

    “怎么了?”

    微微凝眉,林道:“墨上筠说,所有雪人消失在一连操场。”

    “嗯。”黎凉点头,有点不明所以。

    “意思就是,”这时,向永明探出了头,笑嘻嘻地道,“消失在一连操场。”

    黎凉:“……”

    他好像猜到了什么。

    片刻后,黎凉看了看林,颇为迟疑地问:“你的意思是,不毁掉?”

    他把意思说明白了,周围的二排小伙伴们,也有点跃跃欲试。

    “嗯。”

    林点头,不可否认。

    她就是这个意思。

    跟墨上筠接触多了,也能清楚,墨上筠的心是偏向他们二连的。

    既然墨上筠都发话了,他们也用不着客气。

    毕竟上次跟一连共同训练,确实挺伤他们自尊的。

    黎凉想了想,然后点头,“我找张排长。”

    三个排长聚集在一起,商量了五分钟,然后把最终的处理结果传达下去,二连登时士气大振,“搬”雪人的时候,不知有多积极。

    好像,连这天地的寒冷,都被抛在脑后。

    *

    半个小时后。

    墨上筠见时间差不多了,打算去外面转悠一圈,顺带去炊事班吃个早餐。

    但,刚从办公椅上起身,就见郎林走了进来,笑容满面,不知遇到什么好事。

    一见到墨上筠,郎林就朝她竖起了大拇指,极其佩服道:“高,真高。”

    “怎么?”墨上筠挑了下眉。

    “你不是让他们把雪人搬走么,他们全搬了,堆在一二连的交界处,一整排,可威风了,他们说是你暗示的。”郎林笑眯眯地,朝她走过来,“就刚刚,见到陈连长,他气得啊,吹胡子瞪眼的。”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把事情撇开,“我可没暗示。”

    郎林摇了摇头,不反驳,也不附和。

    既然她不想承认,他也不逼迫她。可是,让他承认二连没有在墨上筠的暗示或允许下,做出这种事,那也不可能。

    离开办公室,墨上筠特地转了一圈。

    亲眼看到了郎林描述的“一整排雪人”。

    丑不拉几的雪人,最中间是“陈科”,左右两边的小雪人各占一半,好不威风,好不壮观,偏偏都堆在靠近二连的地方,只是雪人的正面是对准一连的,明显都能看得出暗藏嘲讽。

    三连在他们连长、范汉毅的带领下,专门过来围观,对其进行极其“专业”的讲解,着重于那个“酷似陈科”的大雪人。

    完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大,闲的没事儿打发时间了。

    这下,跟一连真的结仇了。

    墨上筠若无其事地走开。

    连续几天,一连和二连便开始了暗中交战。

    这雪,断断续续的,下了三天。

    交界处放着的雪人,依旧招摇地挺立在那里,黑暗中走过,仿佛能见到它们脸上的嘲讽笑容。

    为此,一连也没少“报复”。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第二天早上,二连晨练时,操场摆满了丑不拉几的雪人,而且连半点积雪都寻不见。

    训练打压——各个训练科目抢先。比如五公里越野,他们故意改道跟二连一起,顺便适当地增加两公里;比如射击训练,他们把时间调整的跟二连一样,装作“凑巧”碰一起了,然后显摆连里的神枪手;比如……

    超乎想象的是,二连却比以往更沉得住气。

    不发飙,不争先,按照自己的节奏来。

    一连不知是何理由,觉得没意思,跟他们争了几天后,就放弃了。

    殊不知,墨上筠早已在二连放过话——

    “谁敢跟一连意气用事,就不要怪我不近人情!”

    有墨上筠这个魔王副连,任凭二连的人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贸然跟一连对抗。

    这事折腾了好几天,总算是归于平静。

    也在这时,墨上筠接到墨上霜的电话。

    “明天找人来接你,有问题吗?”墨上霜说话素来单刀直入,从不跟人客套。

    彼时的墨上筠,正坐在办公桌前,只手敲着键盘。

    经他提醒,才想起,当特邀教官的时间到了。

    “几点?”墨上筠问。

    “六点。”

    墨上筠敲完最后一行字,才道:“有点早啊。”

    墨上霜也不跟她商量,直言问:“行不行?”

    “行。”墨上筠收回手,往椅背上一靠,眯着眼道,“不过,有个小条件。”

    “说。”

    “妈快生日了……”墨上筠委婉的提醒。

    “所以?”墨上霜截断她的话。

    墨上筠挑了下眉,觉得跟脑子不会转弯的说话忒没劲,只得直说,“我今年是回不去了,你离家近,要不抽空回趟家,顺便帮我送份礼。”

    墨上霜沉默了下,算是明白了。

    半响,他问:“什么礼?”

    “你看着买,化妆品,补品,衣服……没主意的话,你买脑白金都行。”墨上筠随口道。

    “……”

    咔擦,电话挂了。

    墨上筠嘴角扬笑,想到墨上霜那张黑脸,就愉快地放下了手机。

    不一会儿,电话又来了。

    一边端起水杯,一边拿起手机,以为是墨上霜来的电话,连备注都没看,就接通了。

    “你哥让我给你妈选份礼物,说是你说的。”

    电话那边略带笑意、调戏的声音,分明是阎天邢的。

    “噗——”

    墨上筠一口水喷了出去。

    ------题外话------

    墨墨表示哔了狗。

    另,墨母也是枚奇葩哈,偶们家墨墨一度栽在她手里找不到人生的方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