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58、对,就是找茬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在等候的时间里,当然不是什么都没做。

    五分钟,足够她摸清红砖屋附近的情况。

    虽然天下着雪,但积雪不厚,加上他们自己将雪地踩得满是脚印,墨上筠在附近走一圈,他们不仔细的观察的话,自然发现不了。

    当初墨上筠没废话,逼着他们迅速行动,也是怕被发现脚印。

    摸地形时,她注意到吉普车的位置,且发现后车窗没有关,于是在一分钟之内,把六人解决,再开着雅马哈r1绕了点路,还是比第三拨的两人先一步赶到吉普车旁。

    她能不被发现,还得处于两个原因。

    一、对方太匆忙,没来得及查看脚印。

    二、对方没经验,如果是阎天邢,她肯定得改变方案。

    不过,阎天邢短时间内猜到她的行动方案,还把她丢的雅马哈r1找到,也超乎了她的意料。

    “换个头盔。”

    阎天邢觉得有趣,伸手就去取墨上筠的头盔。

    不曾想,手刚伸到一半,墨上筠的匕首就掏了出来,先一步抵住他的后背——靠近心脏的那一块。

    “你试试?”墨上筠威胁道。

    “……”阎天邢眉头一抽,“谁弄脏的?”

    “你有洁癖?”墨上筠反问。

    “没有。”

    墨上筠被气笑了,“你这叫找茬。”

    “对,”阎天邢顺着她的话点头,“就是找茬。”

    微顿,墨上筠反手将匕首收回来,继而挑衅地问:“不然,打一架?”

    阎天邢的视线从她的右肩扫过,“你确定你的肩膀能打架?”

    “……”

    墨上筠一时无言。

    这男人眼睛怎么长的,这都能发现?

    阎天邢轻笑,将她的护目镜盖上,趁她不注意,敲了敲她的头盔。

    墨上筠嘴角微抽。

    随后,听到阎天邢的声音,“抓紧我,走了。”

    墨上筠犹豫了下,抓住了他的肩膀。

    *

    酒店。

    墨上筠下车时,身上已经没有一丝温度。

    这天,着实冷了点。

    再看一眼腕表,快四点了。

    墨上筠看了眼从车上下来的阎天邢,“你给我请了多久的假?”

    “24小时。”阎天邢随口敷衍。

    事实上,他也没说具体时间。

    墨上筠半信半疑。

    两人一起进酒店,还是先前订的那间套房。

    墨上筠有点冷,于是去拿了浴袍,泡了个热水澡。

    难得有能泡澡的时候,墨上筠整整半个小时后,才穿着浴袍,一脸慵懒地走出浴室。

    听到开门声响,阎天邢偏头看过来,“超时了。”

    墨上筠斜了他一眼,懒得搭理。

    泡完澡,发现肩膀更痛了。

    那一撞,真是没轻的。

    进卧室之前,墨上筠忽然想到什么,偏过身,“我睡床,你睡沙发。”

    她一说完,阎天邢就提着个袋子朝这边走来。

    仔细看了两眼,才发现是药,估计是刚买来的。

    “抹了药再睡。”走至她跟前,阎天邢挑了下眉。

    墨上筠下意识拉了拉浴袍,冷淡地回道:“没必要。”

    阎天邢懒懒问:“前任撞的伤,想多留几日?”

    “……”

    墨上筠犹豫半响,最后疲惫抬眼,随他了。

    伸手去拿他手中的药,阎天邢却避开了。

    打量着她,阎天邢质疑,“你能自己抹?”

    “……”

    *

    三分钟后。

    墨上筠和阎天邢都进了卧室。

    墨上筠趴在床上,右肩的浴袍被扯下,露出光洁的肩膀、半寸手臂,白皙的皮肤上,却是青紫一片,触目惊心。

    里面没穿内衣,更方便抹药,可细腻皮肤与隐约轮廓,却让阎天邢瞳孔一缩,有点迟疑。

    “还抹不抹了?”

    等得快睡觉的墨上筠,不耐烦地朝阎天邢问。

    一偏头,注意到阎天邢诡异的神色,墨上筠顿时意识到什么,欲翻身坐起,结果被阎天邢冰凉的手指摁住肩膀。

    “靠!”

    墨上筠肩膀一疼,骂出一声脏话。

    “忍一忍。”

    叮嘱一声,阎天邢也不再迟疑,低头给她抹药。

    药水跟结冰似的凉,触及到肩膀肌肤的瞬间,墨上筠微微一抖,但很快就没了动静。

    接下来,墨上筠都一动不动的。

    阎天邢以为她睡着了。

    将药抹好,阎天邢想把睡袍给她穿上,结果刚掀开一点,就注意到几道很浅的伤疤。

    都是刀伤,集中在背部,应该有些年头了。

    墨上筠动了,抬手揪住衣领,把右肩的睡袍穿上,顺势坐了起来。

    “哪来的伤?”阎天邢盯着她。

    墨上筠看他,神色淡然,“你以为,我的身手,与生俱来的?”

    阎天邢眸光微动。

    身手当然是练出来的,可,寻常人可不会自幼练武。

    墨上筠背上的伤,痕迹很淡,少说也有十来年了。

    未等他说话,墨上筠就把被子掀起,自己翻了个身,在床上躺了下来。

    “早上别叫我。”

    墨上筠眼睛没睁开,懒懒地提醒了一句,然后就侧过身睡下了。

    近24小时没睡,中间晨练了几个小时、做晚会的准备工作、做晚会主持人、参与了一场以一敌多的行动,不累才怪。

    她只想好好睡一觉。

    谁来阻止,她估计能捅谁一刀。

    阎天邢倒也没打扰她。

    把窗帘拉上,便出了卧室。

    *

    上午,九点。

    墨上筠倏地睁开眼。

    睡了不到五个小时,房间里没有任何声响,但身体的习惯显然不允许她继续睡下去。

    睁眼的瞬间,就彻底清醒了。

    墨上筠坐起身,右肩还是疼得厉害,她稍稍活动了下,感觉疼痛有所减缓,然后才踩着拖鞋下床。

    一出卧室,就见到坐在沙发上的阎天邢。

    他正在削苹果,拿着把水果刀,动作很快,削到一半,皮没断,均匀且薄。

    墨上筠停下来,懒洋洋地看着他削。

    卧室拉了窗帘,昏暗的很,这里不同,雪下了整夜,天色灰蒙蒙的,光线从窗外透射下来,阎天邢身上像笼了层暗光,他低头,神色专注,在墨上筠看来,有点赏心悦目的味道。

    阎天邢早已察觉到她的存在。

    直至将苹果削完,才抬起头,“早。”

    “有吃的吗?”墨上筠走过去。

    阎天邢回答,“没有。”

    墨上筠耸肩,拿过他放沙发上、早已洗净的军装常服,转身去洗漱、换衣服。

    五分钟后,墨上筠精神满满地走了出来。

    “不管吃,管送吗?”墨上筠正了正军帽,朝阎天邢问。

    “都管。”

    阎天邢答了一声,将切成块的苹果放到水果盘里,再放上几根牙签,递了过去。

    墨上筠低头,扫了眼那切成大小一致的苹果块。

    继而,嫌弃地皱了下眉。

    “浪费时间。”

    评价了一句,墨上筠却用牙签插了块苹果,放嘴里咬了口。

    折腾出朵花来,味道不还是一样。

    “这叫享受生活。”阎天邢答得慢条斯理。

    墨上筠吃了一块,就没吃了,把牙签丢垃圾桶,斜眼问他:“早餐呢?”

    “回答我一个问题。”阎天邢悠然道。

    “不答。”

    “那就没吃的。”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