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57、怎么,想叙旧?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困了,赶着回去睡觉。你们是想打一架,还是直接把人质给我?”

    这慵懒的声线,分明就是墨上筠的!

    安辰一惊,脚下一滑,一脚踩下了油门,吉普车瞬间朝下坡冲去。

    前方正是拐弯,车速过快,吉普径直对准一棵树飚去!

    安辰连忙踩下刹车。

    由于惯性原因,人直接往后冲,好像被一股强大力道压迫似的,身后也传来一阵撞击的声响。

    心一沉,安辰暗叫一声不好。

    车,在道路上滑过道明显痕迹,总算在迎接大树时,停了下来。

    然而,还没等到松口气,安辰就觉得脖颈一凉,整个人神经绷紧。

    “妈的,你找死呢?!”

    背后响起冷冷一声。

    一把出鞘的匕首,抵在他的脖颈处。

    “抱歉。”透过后视镜,安辰只见到一顶牛仔帽和半张侧脸,他紧张地问,“你,没事吧?”

    烦躁地皱眉,墨上筠的匕首贴着他的脖颈而过,安辰只觉脖子一凉。

    继而,听到墨上筠冷冷一声,“你死了。”

    安辰眼含担忧,没有沮丧与失望,顿时偏过头,想看她有没有伤势。

    没想,却见到墨上筠的另一只手,也拿着匕首,正好对准郁一潼的脖子。

    “刚刚有机会,你怎么不动手?”对郁一潼,墨上筠的态度好很多。

    “赢不了。”郁一潼一字一顿道。

    根本没有赢的机会。

    自墨上筠出现在车上开始,她和安辰就注定没有逃脱的机会。

    墨上筠有很多机会向他们下手。

    就算她反抗,也不过是以卵击石罢了。

    她这人,很有自知之明,不喜欢做无用的事。

    停顿了下,墨上筠倏地笑了,“挺上道的啊。”

    郁一潼眉头一动,透过后视镜去看墨上筠,结果感觉脖颈一凉。

    保险起见,墨上筠还是用刀背“结束”了她。

    郁一潼也不觉得意外。

    她主动将人质递了过去。

    人质是年龄小的“弟弟”,五岁左右,携带方便,墨上筠拎在手里,不费吹灰之力。

    “问个问题。”

    在墨上筠想拉开车门之际,郁一潼忽然偏过身来,朝墨上筠冷静道。

    墨上筠拧开车门,问:“我怎么上车的?”

    “嗯。”郁一潼点头。

    “自己猜。”

    墨上筠狡黠地挑眉,推开车门就走了下去。

    外面冷风阵阵,夜色朦胧,雪花漫天。

    “墨墨!”

    伴随着一阵喊声,驾驶座的车门发出响动。

    墨上筠身形一顿,可始终没转过身,拎着人质便往回走。

    然而,身后却传来跑步声,一转眼,安辰已经跑到她跟前。

    “墨墨。”

    安辰伸手想去拉她,但还没触及到她的手背,她的手就避开了,他抓了个空,手停顿在空中。

    “能换个称呼吗。”墨上筠皱了皱眉。

    安辰微微低头,凝视着她。

    神色淡然,眼眸冷清,如同以往,冷漠而疏离。

    她站得很直,腰杆笔挺,穿着单薄,帽檐、肩上染了雪花,明明立在跟前,却像隔得很远,远到让人难受。

    半响,安辰道:“听说你去了侦察营。”

    墨上筠玩味地勾唇,“怎么,想叙旧?”

    安辰一怔,有些尴尬。

    是他对不起墨上筠在先。

    本就,没理由再接近她。

    “被缠上了?”

    安辰沉默了,墨上筠的耳麦里,却传来个熟悉的声音。

    墨上筠抬手,摸了摸耳朵,眉目染笑,“在哪儿?”

    “上坡。”

    简单回应,声音沉稳。

    闻声,墨上筠一抬眼,就听到摩托车发动的声响,看了两眼,就见一辆黑色的摩托如箭一般冲来,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安辰也顺着声音看去。

    一个男人,开着墨上筠先前开的雅马哈r1,径直朝这边冲来。

    速度之快,让人下意识想避开,偏偏,那辆雅马哈r1,在距离他们一米远处,稳稳地停了下来。

    墨上筠径直走了过去。

    男人将头盔递给墨上筠,动作默契,随后打开护目镜。

    安辰仔细看了两眼,发现并不认识他。

    “回去,有人接你们。”

    阎天邢丢下一句话,又将护目镜盖上了。

    与此同时,墨上筠取下牛仔帽,戴上头盔,搭住阎天邢的肩膀,整个人在空中一跃,便坐在了他身后。

    一股难掩的情绪从胸腔冒出来,却堵在了喉咙口,安辰张了张口,想要跟墨上筠说点什么,可一个字音都发不出来。

    车,开走了。

    安辰静站在原地,远远地看着那抹远离的身影,直至消失,视线也未曾收回来。

    “前女友?”郁一潼来到安辰身边。

    安辰有些艰难地出声,“算……是吧。”

    本是随口一问,不曾想,得到了肯定答案,郁一潼遂讶然打量着他。

    “不像吗?”安辰问。

    郁一潼摇了摇头,“不像。”

    安辰自嘲地笑了下,良久,才道:“也是。”

    “你觉得,她怎么上的车?”

    “不知道。”

    郁一潼轻敛眉目,眸底燃着兴致和趣味。

    随后,她问:“她叫什么名字?”

    安辰字字顿顿道:“墨、上、筠。”

    墨上筠。

    一个他永远探不到底的存在。

    郁一潼挑了下眉。

    墨上筠,很期待能再会一会。

    *

    雅马哈r1在山间小道行驶。

    阎天邢没开一会儿,感觉到有什么在敲他的头盔。

    于是,他停了下来。

    阎天邢回过头,正发现墨上筠欲要收回的手。

    果然是她。

    “做什么?”阎天邢问。

    既然被发现,墨上筠也不装,将手缩回,把护目镜打开,肯定道:“脏。”

    停顿片刻,阎天邢遂笑了,阴森森地问:“谁把它丢泥坑的?”

    墨上筠视线往上瞥,毫无愧疚之意地解释:“情况紧急。”

    ------题外话------

    什么,我墨有前任?!

    不!

    这不可能!

    我不相信这是真的!

    *

    好了,在下把你们的话说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