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38、弱,并非没理由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我想在一连训练一天。”墨上筠挑眉,凤眸微微眯起,浅笑却略带几分真诚。

    呃……

    陈科愣了愣。

    不止是他,就连整个一连的人,都难免一愣。

    他们看着立于队伍前面的女军官。

    身形纤细,个子高挑,站在身材魁梧的陈科身边,气势不曾消减,存在感甚至比陈科更强。

    天色不知何时暗了下来,乌云密布于空中,沉沉阴霾似是从她身后压下来,狂风怒号,呼啸着从她后方席卷而来,落叶狂飞,而她负手而立,岿然不动,不被任何影响,眼底甚至流露出点笑意。

    这样一抹身影,无端让人印象深刻。

    陈科看了她几眼,大概能猜透她的意图。

    于是,他委婉道,“以墨副连的能力,没这个必要吧?”

    “那么……”

    墨上筠故意拖长声音,明显在暗示些什么。

    她的声音很轻,却伴随着寒冷的风,清晰地从耳畔滑过。

    一连的人,心都猛地缩紧。

    阴险狡诈这个词,用在墨上筠身上,简直不能更合适。

    “什么时候开始?”陈科明了其中深意,嘴角微抽,立即问道。

    “就今天。”

    微微眯眼,墨上筠很快接过话。

    “今天也可以,不过,”微顿,陈科抬眼看天,摇头道,“估计会下雨。”

    “一连下雨就不训练了吗?”墨上筠勾唇,问了一声。

    “怎么可能?”陈科立即拧眉反问。

    耸肩,墨上筠笑道,“那不就行了?”

    “……行吧。”

    陈科不情不愿地应了。

    原本是为了她好,不过人家不领情,那也只能作罢。

    *

    二连训练场。

    刚到下午,就下起了磅礴大雨,雨势汹汹,转眼淋湿了草地,坑洼上满是积水。

    前面两个小时,二连还在按照计划训练,可有好几个在训练中轻微受伤,而墨上筠一直未现身,三位排长便找了朗衍商量,最后做出了“停止训练”的决定。

    夜色渐黑。

    墨上筠在吃晚餐之前,离开了一连。

    雨水依旧,她浑身湿透,却绕了个弯,特地去二连的训练场看了一圈。

    空无一人的训练场。

    她立在雨中,豆大的雨点噼啪打落,夹杂着冷风,冰冷刺骨。看着寂静无人的场地,她强扯了扯嘴角,最后拉下了帽檐。

    弱者,之所以被称之为弱,并非没理由的。

    直白来讲,她有点失望。

    宿舍楼,四楼,403宿舍。

    正在看书的古江同志,在眼睛疲惫之际,无意中抬了抬眼,朝窗外看了看,结果一眼就看到那抹从训练场往回走的身影。

    他下意识地站起身。

    将窗户推开,似是确定地朝下方看去。

    外面光线很暗,雨幕遮掩了视线,但隐约可辨认出那抹身影。

    穿着作训服,帽檐压得很低,双手放到裤兜里,缓步朝宿舍楼走着,冰寒的风雨似是对她没有影响,她就连走路的姿势都如记忆一般,毫无狼狈可言,更多的是一种潇洒与气势。

    确定那人的身份,古江难免有点愣神。

    她怎么,在淋雨?

    脑海思绪飘远,古江一直看着她走进宿舍楼,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

    关上窗户,古江转过头来,注意到正在打牌的几位,有点儿吵,他摇了摇头,抱着书,拿着马扎心不在焉地出了门。

    还是找个清净点的地方看书吧。

    古江一路来到相邻俩宿舍的中间,觉得清净点儿,才放下马扎,认认真真地继续看书。

    不一会儿,听到上楼的脚步声。

    隐约猜到是谁,他朝走廊方向扫了眼,不出意外见到墨上筠的身影。

    还没来得及看清,他便倏地放下书,站了起来,大声朝墨上筠喊道,“墨副连!”

    原本径直往左拐的墨上筠,闻声,便侧过头朝身后看去。

    大概扫了那人一眼。

    没记错的话,是叫古江吧。

    在连里存在感不强,各科都中等偏上,不惹事不闹事,也没见他针对过自己,墨上筠对着人倒算是有点印象。

    遂顿了顿,微微抬眸,稍作打量后,视线落到他手中的书上。

    转念一想,墨上筠便径直朝他走去。

    见她走过来,古江忽然有点紧张,纹丝不动地站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从下午一直到现在,墨上筠都在淋雨。

    比在泳池里泡着差不远。

    此刻,帽檐、发梢、衣袖、裤脚、甚至军靴,都滴着水,一路走来,留下一串脚印。

    陆军迷彩的颜色似是更深了些,那是一种更沉重的深色,她缓步走来,狭长的眼眸染了雨水,湿润几分,在走廊灯光的照耀下,更显刺眼夺目,几许湿漉漉的发丝贴在额头、脖颈,衬得皮肤愈发白净。

    古江更紧张了。

    眼前的墨上筠,少了训练场上的冷清残酷,浑身气息平和,似乎……

    很平易近人。

    “看书呢?”

    胡思乱想时,墨上筠已经来到跟前。

    古江注意到,她的视线落在他手中的书上。

    “报告,打算考军校!”

    心一惊,古江一字一顿地汇报道。

    “唔……”墨上筠沉思了下,随后微微点头,“那得努力了。”

    “是!”古江应得铿锵有力。

    打量他一眼,注意到他绷紧的神经,墨上筠挑了挑眉,随意道,“放松。”

    “是!”

    嘴上虽然应着,可古江身子却绷得更紧了。

    稍有无奈,墨上筠却懒得再管,直言问,“训练场,怎么回事?”

    古江错愕地看她。

    原来,真是去看他们训练的?

    停顿两秒,古江一板一眼地回答,“报告,因为有人训练中受伤,为了战士们的安全着想,所以郎连长暂停训练!”

    “朗连长?”墨上筠嘴角扯出抹古怪的笑容。

    “是!”

    话锋一转,墨上筠忽的问道,“为什么来走廊看书?”

    “因为……”

    古江吞吞吐吐的,一时间答不上话来。

    虽说是休息时间,战士们私底下打牌,也属于正常的娱乐活动。

    但是,被领导抓住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

    见他这样,墨上筠视线一扫,注意到各大宿舍门口偷偷张望的人影,有点烦躁地皱眉。

    她后退两步,将哨子拿了出来。

    “哔——哔——哔——”

    狠狠吹响。

    墨上筠放下哨子,冷冷地喊了一声,“走廊集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