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33、超越我,然后呢?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时间有些晚,墨上筠拿着名单回了宿舍。

    林不在。

    去洗了个澡,墨上筠换了套作训服,然后坐在书桌前研究节目名单。

    将看名字就觉得不出彩的节目先进行标记,然后扫了眼参与者的名字,墨上筠又打开笔电调出上次全营考核的成绩,一个个的进行对比。

    等她将节目单上存在的所有名字都浏览了一遍,且对他们的成绩都心里有数后,再看了看表,已经晚上十一点了。

    关了笔电,又将节目单收好,墨上筠起身打算睡觉时,才发现林还没有回来。

    走至阳台,看了眼外面飘扬的雪花,她眉头扬了扬,然后回了宿舍,拿了个迷彩帽戴上。

    拿手电,熄灯,出门。

    大雪纷飞,下了几个小时,地上积了厚厚的雪。

    宿舍楼下,墨上筠晃了下手电筒,直接踩进了雪地里。

    一脚一个雪坑,渐行渐远。

    *

    训练场。

    夜色漆黑,寒雪满天,冷风呼啸。

    墨上筠刚走近,就见到在400米障碍上移动的那抹人影。

    看不清那人的容貌,可男人跟女人的身影,素来很好区分,整个二连就她跟林两个女的,眼下在400米障碍上移动的——

    自然是林。

    她步伐顿住,视线紧盯着那抹人影。

    400米障碍,一个来回,却没有歇息,看了眼表之后,继续在障碍上狂奔,一次次的来回,仿佛没有筋疲力尽的时候。

    左手放到裤兜里,墨上筠右手拿着手电筒,在400米障碍上晃了晃,军用电筒强烈的光线,顿时将林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林在木桩上停顿了下,隔得很远朝这边扫了眼,见到站在路灯下那抹高挑的身影。

    可,她很快收回视线,没有理会墨上筠,继续跨越障碍。

    墨上筠依旧站在原地。

    雪花飘落,于她帽檐、肩膀、军靴上染了层白,寒风迎面而来,她却岿然不动。

    大概过了十分钟。

    林停了下来。

    她靠着高墙,远远地看向这边。

    终于,墨上筠抬起脚,抓紧手电筒,一步步地朝她那边走去。

    灯光照到林身上,天寒地冻的天气里,她却浑身是汗,汗水从她额角滑落,沾湿了发梢、衣领,然后被风雪冰冻,连她的那头短发都结了冰。

    墨上筠走近,林站直身,立定般站着,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到休息时间了。”

    在离她两步远的距离,墨上筠停下步伐,眉目似是染了层冰霜。

    “我知道。”林一字一顿地回答,不见丝毫惧意。

    “你的目的是什么。”墨上筠平静地问,视线落在林眉心。

    “超越你!”

    眼底浮现抹斗志,林站得笔直,回答的坚定有力。

    今天她去过指导员那里,无意中看到了墨上筠在校的平时成绩。

    令人惊叹的成绩单和体能训练表。

    就那些项目和数字,能激发任何一个军人的血性。

    不得不承认,她受了刺激。

    然而,面对林的昂扬斗志和坚定信念,墨上筠却是一派云淡风轻。

    她手中的手电筒一晃,淡淡地打量了林一眼。

    顿了顿,墨上筠锁定她的视线,清冷果断的声音伴随着寒风,齐齐吹落于她耳底,“超越我,然后呢?”

    轻描淡写的几个字,好像是不咸不淡地问话,又像是揭露出某个现实。

    林一怔。

    超越她,然后呢?

    这个问题,林并没有想过。

    “我现在的目标,只是超越你!”林冷着眉目,语气依旧坚定。

    眸光微闪,墨上筠冷冷地问,“所以在你超越我之前,就是为了我活着?”

    “……”

    林一时哑然。

    她抬眼,朦胧夜色中,看到一双清澈冰寒的眸子,黝黑而明亮,如耀眼星辰,却藏匿着无尽暗空,跟那双眼睛对上的瞬间,好像一切都被洞穿似的。

    没来由的心惊。

    良久,她听到自己说出一个字,“不。”

    不!

    她不为任何人活着!

    一个字的声音,随着寒风,瞬间被席卷撕裂。

    然后,她看到墨上筠眼底的冷意,一点点地褪去。

    嘶吼的狂风中,她们俩面对面站着,映入林眼底的墨上筠,浑身隐在一片黑暗中,却腰杆笔直、淡定从容,再猛烈的风都无法动摇她分毫。

    “有目标是好事,但没必要为了目标折腾自己。”墨上筠淡淡的说着,字字沉稳。

    目标是怎样的?

    能够做到的,那才叫目标。做不到的,那只能是妄想。

    但是,这话她没有直说。

    林沉默地看她。

    唇角勾笑,墨上筠转过身,沿着原路返回。

    她走了几步后,林听到一句懒洋洋的话——

    “我明早五点起来。”

    好像是某种暗示。

    林心一动。

    她再定睛去看时,那抹挺拔却纤细的身影,已经被大雪与黑暗笼罩,只余下浅浅的轮廓。

    *

    墨上筠回到宿舍的时候,身上已是一片冰凉。

    没开灯。

    她关上门,将开着的手电筒放床上,然后脱下衣服、鞋袜,躺到了床上,再关了手电筒。

    现在已有12点,休息的时间不多。

    不多时,她听到门开的动静,等依旧没开,林去洗了个澡,然后就悄无声息地上了床。

    两人沉沉的睡了过去。

    翌日,五点。

    没有闹钟,墨上筠遵循着生物钟,准时睁开眼。

    上铺的林,在穿衣的窸窣动静后,也迅速爬起床。

    她的动作迅速利落,竟是要比墨上筠还先下床。

    墨上筠慢条斯理的穿衣、穿鞋袜、洗漱,动作不慌不乱,等她整理好的时候,林已经全副武装地等着她了。

    宿舍的灯光亮着,林穿着作训服,整整齐齐的,站在门边等着她。

    刚从阳台进来的墨上筠,第一时间感觉到两道冷冽的视线,杀气腾腾。

    “怎么训练?”

    冷冷地看着她,林面无表情地问。

    “越野。”

    墨上筠耸耸肩,颇为随意道。

    林收回视线,转身拉开门,走了出去。

    “等等。”

    墨上筠及时叫住她。

    停下步伐,林转身看她。

    “带手电。”提醒了一句,墨上筠指了指外面漆黑的天色。

    林:“……”

    *

    基地附近有规定的越野道路。

    崎岖小径、障碍、丛林、独木桥,一整条线的越野跑道,总共有五公里。

    上周刚来时,墨上筠是按照这条跑道跑过的,后来觉得这路程对她来说有些短,所以在附近开辟了一条的新的路,大概多了三公里,地形比较原有的更要崎岖些。

    雪下了一夜,终于停了。

    朦胧灯光中,基地陷入黑暗中,可所见之处,皆是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入目皆是雪白一片。

    林跟着墨上筠踏入雪地的那刻,忽然觉得心被什么东西压得沉沉的。

    她所知的墨上筠,拥有得天独厚的外在条件,前途无量的人生,可这样的人——

    竟然比基层的士兵更要努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