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32、你,杀过人吗?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篝火大概燃了十来分钟。

    阎天邢便拎着一只剥了皮的兔子和两条肥嫩的河鱼现了身。

    听到脚步声,墨上筠丢了手中的树枝,顺着声音朝右侧看了过去。

    第一眼,看到的是抹高大挺拔的身影。

    第二眼,看到的是他手里拎着的食物。

    第三眼,才是那张棱角分明、俊朗魅惑的脸。

    迷彩军装,黑色军靴,衬出颀长身姿,自带摄人气魄,浑身危险气息,却又勾着视线,难以移开。

    “哟。”

    眼底划过抹诧异,墨上筠朝他挑了下眉。

    这速度,着实忒快了点儿。

    这里离军区还有一公里的距离,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心有灵犀地提出了个“比赛”。

    半个小时内,墨上筠负责点起篝火,阎天邢负责弄到晚餐。

    眼下情况看来,两人平手。

    “钻木取火?”

    跨着悠闲的步伐,拎着猎物走近,阎天邢篝火旁的那些小工具。

    “不然?”墨上筠偏了偏头,勾唇反问。

    本就只打算出来吃个饭,谁身上无缘无故地带着火柴火石之类的?

    “我没记错的话,你下连队不到十天。”在旁边的石块上坐下,阎天邢饶有深意地说着。

    墨上筠自然而然地将削尖了、剥了皮的木棍递了过去,浅笑着问,“这是,套话?”

    接过那几根需要强迫症才能削出来的大小、长短一致的木棍,阎天邢忽然正色道,“这叫,互相了解。”

    “……”

    墨上筠嘴角微抽。

    真是什么话都能说得正大光明,一点儿都不做作。

    看向篝火,墨上筠又往里面添了几根木柴,尔后斜眼看了看阎天邢,“你应该知道我的背景。”

    将所有猎物插到两个木棍上,阎天邢再慢条斯理地将其放到篝火上架着,这才偏头看向墨上筠。

    天色渐黑,火光笼罩在她身上,跳跃的亮光让阴影动荡,却添了不少温和的调。

    她手肘支在膝盖上,纤细漂亮的手指摩挲着下巴,眼眸微微垂着,暖光在她黝黑眸底闪现跃动,有种令人心悸的美。

    “环境跟经历,不能混为一谈。”阎天邢悠然开口。

    不是每个军人世家出身的,都有墨上筠这样的能力。一切能被称之为能力的,都是需要扎扎实实积累,才能掌控的。

    环境对墨上筠的影响,只能是心理和思维上的,而她所拥有的能力,却不可能用“背景”来概括。

    “自幼出众,没办法。”

    墨上筠摊了摊手,似乎很无奈地样子。

    阎天邢轻笑一声。

    “你呢,”墨上筠抬眼看他,倒是有点好奇,“杀过人吗?”

    “你应该知道,”扬了扬眉,阎天邢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出声,“一级保密。”

    哦……

    她当然知道。

    她只是,有些好奇。

    活了21年,见过部队很多事,但她所见所闻、甚至于经历的,都在浅显的表面。她的个人能力达到一定高度,然后知道理论上的仗怎么打、兵怎么带,所以,现在所选的路,都是她事先安排好的,也是她必须要经历的。

    没有真正的经历,一切都只是纸上谈兵。

    但——

    她的人生规划里,没有特种部队。

    原因多种,但最重要的,是她没找到“必须”的理由。

    墨上筠耸肩,适当压下那点好奇,不再追问。

    *

    撇开先前的话题,晚上这一顿,吃的还算是愉快的。

    阎天邢的手艺很好,将兔和鱼烤的那叫一个外焦里嫩,肉一熟,香味蔓延,隔老远都能闻到。

    末了,看着他慢条斯理地拿出一小包盐,墨上筠未免有些纳闷,“你哪儿来的盐?”

    “偶遇老乡。”阎天邢往已经熟了的兔和鱼上撒了层盐。

    顿了顿,墨上筠眯眼问道,“长官,说好的不拿人民群众一针一线呢?”

    “所以我给了钱。”阎天邢回答得理直气壮。

    “……”沉默了下,墨上筠视线稍稍诡异起来,“这鱼……”

    撒好了盐,阎天邢笑眼看她,消除她的疑虑,“放心,这个没作弊。”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没有吭声。

    男人的话,她只信三分。至于阎天邢……能信一分就不错了。

    “试试?”

    阎天邢拿了条烤好的河鱼,递到她面前来。

    伸手接过,墨上筠低头尝了口。

    鲜香嫩脆,鱼肉鲜美,火候适当,没有焦味……

    唔,没有想象中的难吃。

    反正比她做的要好那么一点点。

    墨上筠暗自想着。

    没有问她的意见,阎天邢又将兔腿扯下来给她尝,从头到尾没见她皱眉之后,阎天邢才自己开吃。

    花了点时间,两人将所有的食物全部解决完,同时非常默契地“毁尸灭迹”,隐藏了他们烧过火、烤过肉的所有痕迹。

    *

    八点左右,两人回了军区。

    牧程跟了阎天邢几年,早已了解这位爷的行为作风,可没傻兮兮的去找他,反倒是开着车在门口等。

    一看到两人并肩走来,脸上笑容就乐开了花儿。

    可惜阎天邢眼风一扫,他就立即将笑脸收拢起来,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规规矩矩地站在车门前。

    “拜拜。”

    瞥见牧程的墨上筠,很快地朝阎天邢告别。

    阎天邢眉宇间闪过抹不爽,顿了顿,才点了下头,“嗯。”

    墨上筠直接进了基地大门。

    不曾想,却撞见拿资料路过的朗衍,一见她,朗衍便笑眯眯地问,“回来了?”

    “嗯。”

    “来,跨年晚会的节目名单。”

    朗衍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纸,非常热心肠地递给了墨上筠。

    凉飕飕地扫了他一眼,墨上筠将其接了过来。

    “有个事——”

    朗衍跟她并肩走着,故意拖长了声音。

    “我不想听。”墨上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墨上筠同志,”朗衍笑得很开心,以领导的姿态拍了拍她的肩膀,“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墨上筠一个手肘就横扫过去。

    朗衍立即跳开,躲避这狠辣的一招。

    “有什么事快说。”掀了掀眼睑,墨上筠扫了眼打印好的节目名单。

    于是,朗衍又往这边走了两步,轻咳一声,正色道,“咱们有个合唱,跟一连的撞上了。”

    “然后?”

    “这是我们连新兵的合唱,他们想努力一把。”

    “所以?”墨上筠一挑眉。

    “靠你了!”朗衍斩钉截铁地嘱咐。

    “……”

    墨上筠斜眼看他,眼底杀机四伏。

    “啊,我想起指导员找我有事,我先走了啊——”朗衍似是恍然地拍了下头,然后加快步伐朝前走,末了还不忘了朝墨上筠摆手交代一声,“有什么事再找我。”

    墨上筠攥住那张纸的力道一紧。

    这连长——

    还真不是一般的不靠谱!

    *

    大门外。

    阎天邢站在原地。

    刚刚两人的互动,你来我往的甚是亲密,全部落入他眼底。

    于是,脸色不由得黑了黑。

    远处站着的牧程,突然感觉到阵阵刺骨寒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