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31、栽大发了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狗日的,我艹你祖宗——”

    伴随着一阵怒吼声,男人重重的倒在地上,顺便还打了几个滚。

    墨上筠把人丢出去后,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然后就顺利霸占了他的位置。

    挤在中间坐的粗嗓门,见到同伙被强行拉出去后,他才反应过来,随手拿起事先准备的防身匕首,就朝墨上筠挥了过去。

    虚张声势的动作,墨上筠瞧都瞧不上,抬手抓住他的手腕,稍稍用力,就疼的粗嗓门惨叫一声,手腕一弯,抓住防身刀的力道一松,刀就顺利落到了墨上筠手中。

    与此同时——

    阎天邢将无所畏惧的司机制服。

    “停车。”

    “我不停,要死一起死!”司机豪气冲天地朝他吼道。

    阎天邢无奈地赏了他一个手肘。

    司机顺利的晕了过去。

    唯一清醒着的粗嗓门,慌张地看着他们俩,脑子里想着能逃脱的对策。

    可——

    就算他想破了脑袋,也没能想出招数来对付这俩能上天入地的军人。

    “刹车失灵。”

    慌乱中,忽然听到左边那个男人冷静的声音。

    话音刚落,粗嗓门看到前面即将拐弯的道路,不由得睁大了眼。

    “跳车吧。”

    墨上筠淡淡地提议,语气里完全听不出慌乱。

    “嗯。”

    阎天邢淡定地应声。

    “……”

    粗嗓门惊魂未定,错愕地看着他们。

    眼看着货车要撞上路旁的栏杆,阎天邢跟墨上筠一把揪住一人的衣领,再往车门外一推,两个人伴随着警车的鸣叫声,圆滚滚地掉了下去。

    “这边。”

    阎天邢抓住了墨上筠的手腕,一把拉着她,直接往马路边缘的山坡跳下去。

    货车撞击栏杆的剧烈声响,跟警车鸣叫声混杂在一起,原本的震耳欲聋,在下一瞬就像是忽然远离了一般。

    两人滚落到山坡上。

    山坡并不高,可却遍布着杂草碎石,墨上筠落到草地上的时候,胳膊被碎石磨得生疼生疼,可很快的,一起坠落的阎天邢便搂住了她的肩膀,将她护在怀中。

    寒冷的风,从耳畔呼啸而过,如刀子一般划过皮肤,带来阵阵寒栗。

    男人的臂膀很结实,她的脑袋被摁在他怀里,除了最初在冷风的刺激下紧闭双目后,她眼睛很快便睁开,可映入眼帘的只有陆军迷彩的颜色,好像那片深沉的颜色,烙印在眸底。

    山坡算不上高,不一会儿,两人便结结实实地滚到了山脚。

    等稳住时,墨上筠被阎天邢压在身下,而她的脑袋,还垫着他的臂膀。

    墨上筠给了他三秒钟的时间。

    阎天邢却一动不动。

    疼得缓过神来,墨上筠被压得有些难受,皱起眉头朝他道,“起来。”

    “磕到了?”

    阎天邢看着她的眼睛,脸又压低了几分,两人的鼻尖似乎触到,他哑声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喷洒而下,带着莫名地暧昧意味。

    “没有。”墨上筠平静地与他对视,一字一顿地答着,眸底没有丝毫波澜。

    勾了勾唇,阎天邢翻了个身,手肘一撑,便坐在了她身侧。

    墨上筠在他起开的瞬间,双手撑地,就坐起了身。

    活动了下手臂,墨上筠抬眼看了看山路,然后朝阎天邢挑眉,“我们得溜了。”

    “溜?”阎天邢饶有趣味地问。

    “不溜,您拉着我往这里滚?”墨上筠半眯着眼,悠然反问。

    阎天邢唇畔笑意加深。

    真聪明。

    虽说军警是一家,可在别人眼皮子底下打脸,那就是他们的不对了。

    怎么着,那都是兄弟,得给人留点颜面才行。

    阎天邢先一步站起身。

    尔后,绅士地朝墨上筠伸出手。

    刚想起来的墨上筠,瞥见伸到眼前的那只手,眉头微动,倒也不磨蹭,直接抬手抓住。

    阎天邢手腕稍稍用力,就将她给拉了起来。

    墨上筠检查着身上的手机、钱包、匕首,虽然滚得有些狼狈,但部队的衣服保质保量,兜很深,一样都没丢。

    检查完,冷不丁听到阎天邢低声问,“第一次?”

    顿了顿,墨上筠觉得有些冷。

    这歧义……

    装作没听出来,墨上筠抬手正了正迷彩帽,耸肩道,“如果这也算实战的话。”

    阎天邢忽的笑了笑。

    抬手放到她头顶,拍了拍,紧接着往下搂住她的肩膀,笑道,“走了。”

    听得头顶嘈杂的声音,墨上筠也没有久留的心思,跟着阎天邢朝树木茂密的山林走去。

    *

    雪,越下越大。

    地上、树枝、枯叶、杂草上,染了一层薄薄的白雪,山林的暗沉颜色,与皑皑白雪相衬,景致壮观亮丽。

    稍微平坦的地里,墨上筠坐在一堆篝火旁,懒洋洋地撑着下巴,偶尔往篝火里拣点柴火。

    四个小时前——

    她跟阎天邢走进了山林里。

    山路崎岖,天寒地冻,这对他们来说,都没有什么影响。

    阎天邢陆军出身,只要有土地的地方,任何地界他都能轻易踏过。

    墨上筠身份比较特殊,海陆空三个军种的技能她都会点儿,这种山地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障碍。

    然后,两人商量了一番,皆是同意走路回军区。

    倒不是他们存了心给自己添堵,而是这里信号不好、打不通电话,根本联系不到跑腿的牧程,更不用说让他过来接他们了。

    退而求其次的方法也有,找条路可以爬到公路上去,但他们同样需要面对没信号、运气这两样不确定的东西。

    理所当然的,面对各种不定因素的选择,两人几乎默契地选择了这条——

    呃,看起来比较艰难的,实际上,却比较……

    不,是肯定别有居心的道路。

    看着那跳跃的火光,墨上筠不自觉地扶额。

    啧。

    这次,似乎栽大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