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30、哔了狗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结了帐,跟阎天邢一起出了店。

    在对面超市买了面包出来的牧程,正好见到他们并肩出门,刚想抬手朝他们俩打招呼,就见到他们朝停车的反方向走。

    牧程纳闷地看着他们俩。

    然后——

    果断懵了。

    因为他眼睁睁看到,这两个人,以极快的速度开了一辆货车的锁,然后悄无声息地跳了上去。

    货车一发动,转眼就消失在车流中。

    牧程内心万分纠结,嘴角狠狠一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哪有吃饭吃着直接往人家卡车上跳的?!

    叹了口气,牧程拿出手机,拨通了个电话。

    “老陈啊,在局里不?”电话一接通,牧程就端着老熟人的态度。

    “在。”回答之人一点儿都不给面子。

    “我是来报警的。”牧程客客气气地说道。

    “哟,您还至于报警啊,有个劫匪什么的,自己不三下两除二给解决了?”陈军阴阳怪气地调侃。

    “各行管各业,我就算解决了一堆的劫匪,还得靠你来拉人不是?”牧程笑笑地说道。

    “别扯犊子,有什么事赶紧说。”陈军没好气地催促道。

    “阎队上了辆货车,估计有情况,我把车牌号给你。”牧程终于把话给扯到正事上。

    “阎队?!”

    陈军的声音猛地抬高起来。

    “……别激动。”牧程淡定地说道。

    冷静下来,陈军一改先前嫌弃的态度,忙道,“什么情况?”

    “我不知道。”牧程说的一派坦然。

    可心里,却着实叹了口气。

    阎爷啊阎爷……

    真是到哪儿都有你老人家的粉丝啊。

    *

    卡车上。

    墨上筠跟阎天邢举着手机,大概浏览了下车厢内的情况。

    一堆的箱子,上面都是土特产的标志。

    “我们似乎没权利查。”

    墨上筠耸了耸肩,可手中的军刀已经拿了出来。

    “……”阎天邢无语地瞥了她一眼。

    墨上筠则是默默地看着他。

    有长官在,她当然是听长官的话。

    并且——

    有责任的话,那也是长官担着。

    墨上筠并没什么心理压力,反正主要也是得看阎天邢的决定。

    “动手吧。”片刻后,阎天邢做出了决定。

    “嗯。”

    墨上筠毫不意外地应声。

    然而,刚往前一步,一只手就从身侧伸过来,一把把她捞到了怀中。

    手中的军刀往上一抬,还没碰到他的要害,墨上筠就感觉自己脑袋被拍了拍。

    尔后,阎天邢微微低头,来到她耳边,低低地嘱咐,“跑的时候,记得避开摄像头。”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畔,痒痒的,耳朵莫名的有些发红。

    “……”墨上筠控制住想砸开他的手肘,然后眉眼挑起抹笑,“希望长官到时候不要拖后腿。”

    “放心,”阎天邢邪魅地挑眉,语气分外笃定,“向来只有别人给我拖后腿的份。”

    “……”

    一个男人能自恋到这种份上,墨上筠也是不得不服。

    两人都是行动派,已经做好决定了,当下就拿着军刀开箱子。

    按理来说,一个见到军人就慌乱的人,就算他们再怎么觉得对方可疑,也不该偷偷摸摸的做这种事。

    可——

    在没有确切证据的前提下,他们都习惯选择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观察。

    两分钟后,墨上筠从角落边的箱子里,翻到了能证明他们猜测的东西。

    “藏羚羊皮毛。”

    身手从里面翻出样东西来,墨上筠用手机屏幕照了照,继而耸肩道。

    阎天邢收了刀,走过来看了一眼,然后扬眉道,“我左你右。”

    “行。”

    墨上筠毫不犹豫地应了。

    同样把军刀收了回去,墨上筠从两个叠起来的箱子上跳下来。

    刚想朝外面走,结果手腕忽的被抓住了。

    “小心点。”

    阎天邢低着头,朝她叮嘱道。

    “放心,”墨上筠眯眼笑了笑,将他的手给推开,然后学着他自恋的语气道,“向来只有别人在我面前小心的份。”

    “……”

    阎天邢嘴角微抽。

    “走了。”

    摆了摆手,墨上筠唇畔含笑,直接朝车厢的门走去。

    阎天邢跟上。

    车厢的门,在行驶的过程中,被他们俩推开。

    货车已经驶向郊区,道路比较颠簸,附近也没有摄像头。

    正好方便他们俩行动。

    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默契地一跳,攀上了一左一右的门,继而纵身来到车顶。

    墨上筠这算是第一次“实战”。

    可她的动作,却完美的跟阎天邢保持一致。

    *

    车头。

    “你能把车再开快点儿吗?!”

    粗嗓门红着脸,催促着司机。

    他坐在中间,司机坐在左边,还有个坐在右边的一整天的车,正趴在窗口昏昏欲睡。

    “这里的路不好开!”司机没好气地说了句,紧随着又嘟哝,“而且刹车也不太好了,开得太快容易出事故。”

    “我刚遇见的那两个人已经是事故了!”粗嗓门气急败坏。

    “不就是俩大头兵吗,”司机轻描淡写的,完全不将这事放心上,“我们这档子事,轮不着他们出马。”

    “屁勒,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粗嗓门完全压制不住内心的狂躁。

    他可是第一次做这行,万一被发现了——

    那就亏大发了!

    “……”

    司机压根没有搭理他。

    见他这优哉游哉的死性子,粗嗓门哼了哼,只能自己消化满肚子的怒火和不安。

    “咚。咚。咚。”

    忽的,不知从哪儿传来一阵敲门声。

    粗嗓门第一时间意识到不对劲,然后抬眼朝四周环顾了一圈。

    最后,视线定在了右边的车窗上。

    只见一张眼熟的脸,正从头顶探了出来。

    并且——

    还很友好地朝他笑了笑。

    “啊——”

    心猛地一沉,粗嗓门下意识地大叫出声。

    我擦!

    她怎么在这里!

    这声音,惊醒了趴着睡觉的人,也吓到了正在开车的司机。

    而,司机跟熟睡之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两边猛地撞击声跟玻璃碎裂的声响。

    熟睡那位刚起身,就感觉到脑袋被狠狠一撞,眼前顿时黑了黑,可强忍着没有晕过去,但他还没来得及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感觉右边的车门忽的被打开,然后——

    整个人就被强行拉出了副驾驶。

    他下意识抓住车门。

    一抬眼,就撞上一张漂亮的笑脸。

    “太挤了,麻烦你下去等等。”

    清冽好听的声音,伴随着寒风吹入耳膜,让他不由得愣了愣。

    然而,下一刻——

    他从车上飞了出去。

    “狗日的,我艹你祖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