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27、阎天邢,二连家属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一起走。”

    走至墨上筠身旁,阎天邢说的极其随意。

    视线从他身上收回来,墨上筠并没有反对的意思。

    两人遂出了营长办公室。

    从头到尾,墨上筠也没见到营长一眼,但也落得个轻松自在。

    “去哪儿?”

    走出办公楼,墨上筠只手放到裤兜里,迎着呼啸刮来的狂风,懒洋洋地开了口。

    风很冷,乌云阴沉,天地笼了层灰暗,据天气预报预测,今天有雪。

    “回去。”

    稍有错愕,墨上筠轻轻抬眸,“没别的事了?”

    “舍不得?”一挑眉,阎天邢眼含笑意,眼角上扬,那姿态,邪魅勾魂。

    墨上筠默然移开视线,“一起吧,顺路。”

    离开侦察营,正好要路过二连。

    如此转移话题,阎天邢也未追究先前的问题,慢悠悠地跟在她身边走着。

    不过,在路过篮球场时,墨上筠的脚步却停下。

    阎天邢随之停下。

    注意到墨上筠关注着篮球场,遂也抬眼朝那边看了一眼。

    两路人马正在篮球比赛,正是一连和二连派出的队伍。

    墨上筠不记得有友谊赛,估摸着这就是他们一时兴起玩的。

    她注意了下分数,又观看了下两队的实际情况。

    本以为二连只是在训练场上差点儿,没有想到,连在娱乐上打个篮球,都能被一连虐得惨不忍睹。

    墨上筠眉头忍不住抽了抽。

    “被虐的是你们连?”通过墨上筠的神情看出队伍,阎天邢唇角勾起抹邪笑,似乎挺幸灾乐祸的。

    “……”

    墨上筠没忍住,丢了他一记白眼。

    阎天邢朝她走了一步,微微侧身靠近她,漫不经心地道:“透露一个消息。”

    “您说。”

    墨上筠嘴上客气着,但眉目却冷清得很。

    所谓消息,也有价值之分。

    “二连跟一连,不是一个级别的。”阎天邢不紧不慢地出声。

    “所以?”墨上筠斜眼看他。

    “我们重点选拔二月考核第一的连队。”

    闻声,墨上筠微微凝眉,“侦察营,你们还没选?”

    “没有。”

    “那我呢?”

    “你是例外。”

    “多谢。”楚凉夏敷衍一句,随即想到什么,轻轻勾唇,问:“被你们选中,算一种名誉吗?”

    “算。”阎天邢唇畔噙笑,颇有深意地看向她,“据说,你们二连,常年拿第一?”

    “客气。”

    墨上筠眯着眼接话,好像听不懂他的暗示。

    “还有个忠告。”

    “您继续。”墨上筠耸肩。

    “侦查一连,被称为‘不败神话’。”

    “哦?”

    墨上筠有点惊讶。

    这个,她好像没听过。

    然而,阎天邢却神秘地看向前方,笑而不语,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意思。

    见他这般模样,墨上筠还想问点什么,然而——

    “咚”地一声,篮球砸在地上的响声一近,正朝这边而来。

    两人一抬眼,就见到飞过来的篮球。

    眸光微微一闪,在确定篮球弹开的方向后,阎天邢便没再在意。然,墨上筠却伸出了手,将从她左侧飞过的篮球捞到了手中。

    “‘不败神话’,”墨上筠无视球场上那帮愣怔的战士,神色张扬地看向阎天邢,“篮球也不会输咯?”

    阎天邢笑眼看她。

    不可否认,墨上筠眼下的行为有点较劲和幼稚,但出奇的,很有趣。

    墨上筠轻笑,“玩玩吗?”

    左手流畅地运球,篮球在地上敲击出声响,极有节奏。

    “好。”阎天邢一扬眉,应下了。

    与此同时——

    刚停好车,朝这边走来的牧程,正好听到两人最后的对话,于是不由得顿住了步伐。

    哈?

    说好让他过来接人,结果一转身,就被一句话拐去了球场。

    阎爷,你的自制力都被喂狗了吗?!

    瞥见那两抹走向球场的身影,牧程神色冷不丁有点阴沉,暗自吐槽。

    哄媳妇儿,也不是这么个哄法啊。

    若是被别的中队知道,阎爷为了泡妞,去欺负一帮菜鸟……

    这脸,可没处搁。

    阎爷你这一世英名呐。

    心里这么想着,可牧程却自觉地站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看起戏来。

    *

    篮球场。

    墨上筠领着阎天邢来到篮球场,神情泰然自若,仿佛就是过来转悠一圈似的。

    两个队伍皆是保持沉默,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们俩。

    这是想做什么?

    “一连换人,没问题吧?”

    站在二连人堆里站定,墨上筠拍了拍篮球,朝一连的人问了一句。

    二连:“……”

    有问题!

    他们打个篮球,还得靠副连长来撑腰,这不是丢老脸吗?!

    这时,一连中有眼尖地注意到阎天邢的领章,不由地问道:“你可以,但他,不是你们二连的吧?”

    两杠三星!

    这可是旅长级别,营长都得给他几分薄面吧?!

    墨上筠抛了抛手中篮球,朝阎天邢斜了一眼,不紧不慢地问:“二连家属,算不算?”

    “……”

    一连集体无言以对。

    泥煤的不带这么生搬硬套乱扯关系的啊!

    人家的军衔摆在那里,他们谁敢拍胸脯保证,自己能忽略那明晃晃的肩膀?!

    谁、敢、打?!

    阎天邢悠然自得地站在一旁,也不管自己的军衔唬不唬人,反正就是一副“我站墨副连”的架势。

    “来不来?”

    墨上筠不管他们的情绪,眼睛微微一眯,挑衅和桀骜全然迸发出来。

    她就是来找茬的,他们又能怎么着?!

    有本事从她手里赢了去!

    “来!”

    在二连集体懵逼之际,一连将声音吼得震耳欲聋。

    墨上筠轻笑一声,将手中的篮球往上一抛,丢给了裁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