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25、你以为她吓唬你呢?!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范汉毅心里问候墨家祖宗十八代。

    狗日的!

    他怎么就这么欠呢!

    这不存心找罪受么?!

    墨上筠挑衅完,手就放回了裤兜里,跨着悠闲懒散的步伐,从门口离开,走进了猎猎冷风中。

    “砰——”

    陈科狠狠得拍了下桌子,紧随着站起了身。

    “范连长,你这是什么意思?”瞪着眼睛,陈科没好气地质问。

    什么人哪,一来就将事情给搅黄了!

    “小子,我帮你呢,”范汉毅颇为沉重地看向他,“别狗咬吕洞宾。”

    “你帮我?”陈科险些没被他气笑。

    “你知道她姓什么吗?”范汉毅问。

    “墨!”陈科不耐烦道。

    “知道她背景吗?”范汉毅又问。

    “不就是——”刚想说,陈科意识到什么,停顿了下,神色莫名地道,“就算她爹是……啧,不至于吧!”

    “那还真不至于。”范汉毅打消他的疑虑,“虽然有背景,但仗势欺人的事,他们家的人不会做。”

    “那不就行了么?!”

    “行个屁,你耳聋了么,没听到她说要教训你的兵么,你以为她吓唬你呢?!”范汉毅气势汹汹地说着。

    “她一女的……”陈科语气变得迟疑起来。

    “昨天不听了她那事儿么,听说她国防毕业的,正好我一老战友在那边工作,就问了问这人,人家直接发了份她的体能成绩过来,据说那还是有所保留的——”范汉毅摇了摇头,神色颇为无奈,“说实话,就算你最得意的尖兵,也赢不了她。”

    “这么神?”陈科愣住了。

    “还能有假?”范汉毅挑了下眉,“听说她是她导师的得意门生,当亲闺女似的宠着疼着,见人就爱显摆他这各方面能力逆天的学生。”

    “她导师身份……”陈科问。

    范汉毅斜了他一眼,那意思是——

    还用问吗?!

    于是,陈科焉了。

    这么一想,他出面让一连跑,比墨上筠出面打压再让一连跑,可算是划得来些。

    如果不是范汉毅拦着,墨上筠估计已经在一连闹腾了。一连若是在墨上筠手上惨败,可要比跑个五公里难看许多,就算到时候有几个胜了,估计也难以保证什么颜面。

    毕竟被一锅端,谁还有脸出去见人?

    视线落到那条烟上,陈科烦躁道,“烟给你,当谢礼了。”

    “这我可受不起,”范汉毅连忙拒绝,说着就往外走,“你早点让一连跑完那五公里啊,我带着三连帮你助助威。”

    “……”

    一瞬间,陈科脸色黑得彻底。

    靠!

    这混蛋不是幸灾乐祸,戳瞎他的眼都不信!

    不过——

    他确实该好好教育一连那帮小兔崽子了。看个戏而已,好端端的出什么头啊,就不懂让三连的跑去找死,赶着忙自己往枪口上撞啊?

    *

    与此同时。

    朗衍、黎凉、林三人,跟在墨上筠后面走出了一连的宿办楼。

    “她把两个连队都得罪了。”

    望着墨上筠愈发走远的身影,林声音平静地说了一句。

    这个结果,在他们意料之中。

    却也有出乎意料的。

    黎凉抬了抬眼,道,“但也为二连出了口气。”

    谁也没想到,在外人面前,墨上筠会这么维护二连。

    这护犊子的行为,简直护到心坎里了。

    黎凉忽然就觉得,对墨上筠种种打压而积累的怒气,早已消失无踪。

    朗衍看着远去的墨上筠,神情若有所思。

    这丫头,没他想象中的那么不会办事儿啊。

    陈科跟范汉毅见到他,本身就爱酸个几句,佯装关怀来显摆、气他,现在墨上筠不过是反击回去而已,有什么不好的?

    反正关系也好不起来!

    只是——

    墨上筠若真能让二连拿个第一,那才是真正的出了口气。

    “连长,这件事,要不要跟他们说?”黎凉往朗衍那边靠近了两步。

    “不用。”

    “为什么?”黎凉纳闷。

    现在整个二连都对墨上筠有一股敌意,如果把这件事跟他们说,他们肯定会对墨上筠改观的。

    “自己琢磨。”朗衍丢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呃。”

    黎凉疑惑地眨眼。

    “好了,你们去训练吧。”拍了拍手,朗衍露出童叟无欺的笑容,威胁道,“你们知道,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报告,我们今天压根儿没见过一连连长!”

    黎凉顿时了然,斩钉截铁地汇报道。

    “……”林说不出这么违心的话,只得坚定的眼神保证,她也不会将这么丢脸的行为说出去。

    见俩排长都这般识趣,朗衍挑眉,安心地离开了。

    *

    那天上午,陈连长果真给一连加练,多跑了五公里。

    一连的人都不明所以。

    其他连队的更不用说了。

    但作为当事人,陈科也好,墨上筠也罢,都对这事的原因守口如瓶。

    其实按照墨上筠的本性,肯定会有意无意地透露原因的,这样才爽快嘛,可她昨晚才pk掉集体新兵,若她去一连连长那里砸场子的事传了出去,且落到了指导员和导师耳里,那麻烦可就大了。

    然——

    就算这件事没传出去,墨上筠的麻烦也不小。

    下午陪着二连训练了会儿,一直没有给辅导员找茬的机会,可刚解散队伍,指导员就找上门来了。

    “墨上筠!”

    隔着老远,指导员站在训练场外喊她。

    早就见到他,打算绕路离开的墨上筠,无奈地挑眉,只得朝他走过去。

    “指导员,有事吗?”

    来到指导员面前,墨上筠笑着问道。

    “你跟新兵打起来了?!”懒得理她的客套话,指导员直接切入正题。

    “切磋。”

    墨上筠一本正经地纠正。

    “行,切磋,”指导员被她气笑了,“确有其事是吧?”

    “是。”

    “你——”抬手指着她,指导员手指晃了晃,近乎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怎么能跟新兵打起来呢?!”

    “切磋。”墨上筠继续纠正。

    指导员深吸了口气,尽量保持平静地问,“我不是让你做思想工作的吗?”

    “一时兴起,就切磋了下。”墨上筠耸了耸肩,说的跟真的似的。

    “我听到的可不是这么回事儿。”指导员近乎咬牙切齿。

    “指导员,”上前一步,墨上筠抬手搭住他肩膀,轻轻勾唇,“这种事,还是得问当事人。”

    “你——”

    “咱们二连,难得这么齐心协力,您不会被一些居心叵测的言论影响吧?”墨上筠悠然问道。

    “……”

    指导员登时哑言。

    他问过二连的新兵,都没几个指责墨上筠,倒是别个连队的乱嚼舌根,将事情描绘得天花乱坠的。

    仔细想想,确实有那么点不对劲。

    “有空聊。”

    瞥见他神情,墨上筠懒懒出声,拍了拍手,步伐闲散地走向食堂。

    ------题外话------

    阎爷:终于该我霸气登场的时候了……明个儿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