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22、群殴,惨败!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我只是想告诉他,怎么教自己的兵少管闲事。”

    墨上筠的语调淡淡的,好像不过是在说一桩闲事。

    但是——

    啪啪啪。

    赏了一连的人几个无形的耳光。

    站在一起的林跟黎凉,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

    墨上筠这行为,简直说的上是惊骇。

    这家伙,不仅对自己连队的下狠手,连别个连队的都不肯放过。

    她到底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就这个性,早该被人打死千百遍了!

    老兵被她的话说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而一连的其他人,忽然能够明白,为什么每次见到二连训练的时候,他们都恨不能将墨副连给掐死了。

    他们也想掐!

    “轰。”

    墨上筠凉凉地吐出一个字。

    虽然不大喜欢墨上筠的作风,可对于这一点,二连的人还是欣然接受的。

    天知道他们平时在其他连队那里有多憋屈!

    二连每次季度考核都是垫底,一连和三连的就算再忙,也不会忘了来他们面前嘲笑一番,也不是没有用武力压制过,可——

    狗日的,打不赢啊!

    现在,有个强悍不怕事儿的副连在后面撑腰,他们当然也不客气了。

    跟赶狗似的摆手轰人!

    二连几乎所有人都聚集在这里了,而其他连队的都零零散散的,就算站在一起,气势上也弱了几分,识趣的自然不可能跟他们较劲,所以很老实地选择了离开。

    没一会儿,操场上就只剩下二连的人了。

    见此,众人好生得意,可接下来,墨上筠就给他们泼了盆冷水——

    “新兵一起上吧。”

    墨上筠微微一扬眉,有些不耐烦地朝他们说道。

    早点解决,早点回去,在这里干耗着喝西北风,也是挺难受的。

    话音一落,众人对她升起的那丁点好感,顿时荡然无存。

    还是这么嚣张,还是这么欠揍——

    丫的,果然不能对她怀有希望!

    “墨副连,您说真的?”有个单纯的新兵不可思议地朝她问道。

    “不然?”墨上筠悠然反问。

    单纯的新兵眨了眨眼,仔细数了数新兵的人数,然后彻底地懵了。

    等了片刻,依旧没等到动手的,墨上筠耸肩道,“等三秒,再不动手,你们自动认输。”

    事实证明激将法的存在,还是有必要的。

    此话一出,除了向永明之外,其余人拔脚就朝墨上筠扑了过来。

    既然她都这么有信心,那么,他们也用不着客气了!

    群殴!

    不打她一顿解恨,他们就不是男人!

    墨上筠唇畔笑意加深。

    站在周围的老兵们,看这架势,心猛地缩了缩,可在一瞬间看到两个新兵倒地后,他们就无语的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在办公室里得到消息的朗衍,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一看到这打架斗殴的场面,脸都绿了。

    “怎么回事儿?”

    强迫自己保持镇定,朗衍走到三位排长身边。

    黎凉看了看他,将大概的情况跟他说了一遍,连墨上筠叫嚣一连连长的事儿,他都没有漏掉。

    朗衍表示十分纠结。

    进军校,下连队,朗衍穿上军装有六年时间,见过形形色色的军人,却没见过这么会折腾的。

    好好一个思想工作,亏她有本事做成这样!

    也就他们这交流的时间,墨上筠已经成功让所有新兵躺倒在地。

    “墨副连!”

    看着毫发无伤站在中央的她,朗衍喊了一声。

    “嗯?”侧过身来,墨上筠抬了抬眼睑。

    “说好的思想工作呢?”朗衍面色和善,可内心却悲凉一片。

    冷风那个吹啊,全吹到心里了。

    墨上筠心虚地摸了摸鼻子,然后义正言辞地道,“正在做呢。”

    “……”

    众人差点儿没用口水喷死她。

    死不要脸的,她真好意思说!

    人家做思想工作,就安抚新兵,她倒好,把新兵全部踢翻了,脸呢?!

    朗衍脸色变了又变,末了,好半响才道,“跟我来一趟。”

    “还没做完呢……”墨上筠颇为无辜地耸肩。

    看她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模样,朗衍气也不是,笑也不是,最后只得板着脸,“不用做了,让辅导员自己来。”

    “好。”

    墨上筠拍了拍手,笑了。

    这一笑,在场之人只觉得气温更冷了。

    朗衍一直走在前面,直至来到两人的办公室,他才停下来。

    墨上筠便跟着停了下来。

    “你怎么跟他们打起来了?”朗衍紧紧蹙眉,完全不能理解她在想什么。

    “不打一架,他们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将自己的办公椅拖出来,墨上筠自然而然地坐下,修长的两条腿交叠起来,动作好不闲散。

    朗衍想了想,忽觉她说的有几分道理。

    “我下手不重,你不用担心。”墨上筠象征性地安慰了一句。

    “我不担心他们,我担心指导员!”朗衍摁了摁眉心,也拉出了办公椅坐下。

    那帮小崽子不算事儿,反正经打,可若被指导员知道,墨上筠做个思想工作,竟然跟新兵们打起架来,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既然指导员已经将墨上筠交给他了,那么,墨上筠闯的祸,到时候肯定得让他承担一部分。

    朗衍光是想想,就觉得自己耳朵要起茧了。

    墨上筠沉思了下,道,“我明天找他们聊聊,统一口径。”

    哭笑不得地看了她一眼,朗衍又问,“找一连连长又是怎么回事儿?”

    “探望一下他老人家,顺便,”墨上筠手指摩挲着下巴,微微眯起了眼眸,“交流下感情。”

    “我跟你说,别惹他,他可是个暴脾气,不能得罪。”

    “蛮不讲理?”墨上筠挑了挑眉。

    “那倒不至于,但挺护犊子的。”朗衍客观地评价道。

    “讲理就行。”墨上筠一派坦然。

    “不能挑事。”警惕地瞄了她一眼,朗衍神色难得严肃一回。

    “我心里有数。”

    “……”

    朗衍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心里有数?

    她心里那个数,绝对不是常人能接受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