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20、谁想跟我比一比?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一排一班,总共十个人。

    墨上筠进门的刹那,这十人便全然映入眼帘。

    十个人排成两列,站在床铺的过道,昂首挺胸,以立正之姿站好。

    门一推开,墨上筠就受到了他们的注目礼。

    十双眼睛,齐刷刷地射过来,那无形中扑面而来的威力,足以让墨上筠那点随意瞬间瓦解。

    眉宇凝重几分,墨上筠往里面走了几步,凌厉的视线一扫,整个班连大气都不敢出。

    “谁是班长?”墨上筠问。

    “报告,是我!”

    右边第一个,规矩地朝墨上筠喊道。

    “去其他宿舍,把新兵叫到走廊集合,记得带上马扎。”墨上筠神色严峻地命令。

    “是!”

    一班班长果断应声。

    下一刻,在九双依依不舍的视线下,如风似的消失在宿舍里。

    静站在门口,墨上筠看着这一个比一个站的笔直端正的家伙,简直头疼得很。

    不用想,其他的宿舍的兵,跟这画风绝对差不远。

    墨上筠才懒得一次次面对这跟领导视察一样的场面呢。

    “新兵出列。”墨上筠朗声道。

    “是!”

    “是!”

    站在两列最后的两个新兵,屏气凝神地喊道。

    “拿马扎,去走廊。”

    “是!”两人异口同声。

    话音一落,两人就飞速拿好自己的马扎,再以标准的齐步,朝走廊走去。

    “你们,”墨上筠看着那几个老兵,刚一开口就察觉到他们的紧张,最后只得皱眉道,“散了。”

    “是!”

    七人大声喊着,齐齐在心里松了口气。

    副连的手段他们已经领教过了,绝对不能被副连抓到半点毛病!

    不谨慎小心地面对副连,就是跟他们自己过不去。

    副班吐出口气后,想悄无声息地离开,然靠近门站着的墨上筠,一抬手就拦住了他的去路。

    被这么一拦,副班心下慌乱,但面上却镇定地问,“墨副连,还有什么事吗?”

    “借个马扎。”

    将手收了回来,墨上筠笑眯着道。

    “好勒。”副连连忙答应。

    很快,就把自己的马扎贡献出来。

    墨上筠拿着马扎走出门的时候,新兵都抓着小马扎,在外面整齐排成两列,不知道的还以为在紧急集合。

    收敛了周身气息,墨上筠懒洋洋的视线在各个宿舍门口一扫,登时看到诸多脑袋往门内钻,这诡异的场景,着实让她哭笑不得。

    “四列,前后左右各一列。”墨上筠朝新兵说道。

    浑身上下的神经都绷紧的新兵们,听罢不由得面面相觑,一时间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墨上筠也不重复,就这么站在门边等着。

    好在都不是真的傻子,停顿几秒后,新兵们便迅速弹开,前后左右围成一圈。

    “坐。”

    墨上筠终于开口。

    放下马扎,坐下,任何动作都整齐划一。

    瞧他们一个个的警惕样,墨上筠也不吭声,拎着马扎来到最靠近的一列,就在那列的中间坐了下来。

    至于事先准备好的那一套套的话,也被她临时丢到了一边。

    就这样,思想工作还真不好做。

    “来连里俩天了,都适应吗?”将打印好的方案放到桌上,墨上筠很随意地问道。

    “……”

    没有人吭声。

    墨上筠的视线,似有若无地停在对面的人身上。

    那人被盯得有些紧张,犹豫半响,总算结巴地开口,“适,适应。”

    “给你们个机会,”墨上筠摸了摸鼻子,干脆将话给摊开,“要么跟我好好交流,要么咱们一起去见指导员。”

    “见指导员做什么?”左侧一个新兵伸长了脖子问道。

    墨上筠侧过头,眯着眼回答,“聆听他老人家的教诲。”

    新兵们便打了个冷颤,就连偷偷在门内偷看的,都觉得背后有股阴测测的风刮来。

    “墨副连,要不我做个代表吧。”

    对面有个新兵举起了手,笑嘻嘻地朝墨上筠提议道。

    墨上筠打量了他两眼,把他的资料都从脑海里调出来。

    向永明,22岁,刚大学毕业,学外语的。

    他长得还不错,模样俊俏,笑容和善,对谁都笑脸相迎,却总给人一种很假的感觉。

    墨上筠记得他,倒不是因为他的长相,而是他在新兵连内的成绩。

    很突出。

    各科成绩全部名列第一,且远远超出第二名的成绩,在各个新兵连里选出来的优良苗子中,他的各科成绩都是遥遥领先的。

    此外,向永明也是唯一一个,在她策划的训练中游刃有余的新兵。

    思绪一转,墨上筠挑眉问,“他们,你都认识了?”

    “认识!老熟了!”向永明立即接过话,笑眯眯地看了其他新兵一圈。

    “是是是……”

    “熟熟熟……”

    众人立即应和着点头。

    “也行,”墨上筠点了点头,转而问道,“那么,群众的意见是什么?”

    “老兵对我们都不错,我们适应的也挺好的,部队的生活我们在新兵连都体验过了,也习惯了,虽然想家吧,但我们这些都是糙老爷们,忍忍就过去了。”说到这儿,向永明特地停顿了下,露出迟疑的表情,“可是有一点……不知当说不当说。”

    “你说。”墨上筠眯起了眼眸,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不用猜都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问题。

    “那什么,墨副连,您这招待新同志的方式,”顿了顿,向永明收到诸多挤眉弄眼的暗示,可却没有停止,直言道,“让我们多少有点怨气。”

    新兵们心底叹息,躲在门后的老兵扶额。

    这位是真没长眼吧?

    跟个女的计较个什么啊!早点打发早点走人呗!

    “所以?”

    出乎意料的,墨上筠似乎没太大反应。

    “您是否能适当地改变下方式。”向永明神情严肃不少,很正经地提议道。

    “比如?”墨上筠顺着他的话问。

    “训练程度可以慢慢加强,打击贬低可以换成鼓舞激励。”向永明说出了每个人的心里话。

    “你们觉得……”墨上筠勾唇笑了笑,慢慢地问,“我是在打击你们?”

    “不是吗?”向永明反问。

    墨上筠唇畔笑意一深。

    与此同时,新兵们只觉有股寒气蔓延,让他们心都提到嗓子眼。

    “那么,”懒懒地开口,墨上筠扫起那份资料,尔后站起身,含有笑意的视线一一扫过所有新兵,她声音平静地近乎随意,“谁想跟我比一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