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17、这个吻,给三分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牧程没有跟他们一起进去。

    墨上筠跟在阎天邢身侧,落后半步,裹紧自己身上的风衣,将迷彩服的痕迹遮得严严实实的,只留下一双作战靴。

    虽得到服务员的打量,最起码没暴露身份。

    阎天邢订的是包厢,看店里的装修档次,显然高档,身为军人,随意出入这种地方,被人诟病就不得了了。

    很大的包厢,足以容纳十余人,墨上筠挑着眉,视线从那张长桌扫过,最后找了个离得最近的位置,准备入座。

    “过来。”

    刚将椅子拖出来,就听到冷冷地两个字。

    墨上筠凝眸看去,只见阎天邢站在自己对面,往右两个位置,正凉飕飕地盯着自己。

    无奈,墨上筠只得从命,往右移两个位置,坐在阎天邢的正对面。

    这下,阎天邢终于收回了视线。

    服务员一声不吭,将菜单交给两人。

    阎天邢几乎没点菜,倒是墨上筠,一样样的勾选着,面对高得吓人的价格,倒是毫不手软,军人节俭的规矩被她全然漠视。

    点完单,服务员离开。

    给自己倒了杯茶,墨上筠正准备喝,忽然想到什么,挑眉朝对面看去,“长官,这不是公费吧?”

    “不是。”阎天邢直视着她,答得干脆果断。

    墨上筠便放心地喝了茶。

    放下茶杯,墨上筠手肘搁在桌上,手指交叉着,习惯性的坐的端正笔直。

    “长官,有什么话,你可以先说。”

    收敛了闲散神情,墨上筠多出几分正经之色。

    “手机。”阎天邢淡声开口。

    墨上筠一怔,注意到他的视线在风衣上停留,登时反应过来,手往风衣口袋里一掏,不仅掏到了手机,还掏到了钱包。

    额角挂了三根黑线,墨上筠犹豫了下,只把手机给拿出来。

    但,没等她将手机交给阎天邢,就又听得他的声音,“手机号。”

    说话只抓重点,没有详细指示,亏得墨上筠情商不低,能理解其中含义,半响,将自己的号码存到了他的手机里。

    “打过去。”刚想将手机放下,便听见阎天邢的下一个指令。

    放到屏幕上的手指一顿,墨上筠无奈地扬眉,“您说完。”

    “回去保存。”阎天邢发布最后一个指令。

    “能骚扰?”墨上筠眯了眯眼。

    “我不介意。”

    靠在椅背上,阎天邢慵懒说着。

    墨上筠轻轻勾唇,摁下了拨通,过后,在阎天邢的眼神暗示下,她将手机放回了兜里。

    这么点功夫,服务员将菜都端上了桌。

    墨上筠一拿筷子,就开始往火锅里放菜,煮好了便开吃,懒得碍于面子装矜持。

    跟她相反,阎天邢偶尔才动动筷子,大多数时间都在打量她。

    “你对考核了解多少。”

    直至火锅吃到尾声,阎天邢才说起正题。

    “不多。”墨上筠将火锅里的肉都夹到盘里,心不在焉地回答。

    “比如?”阎天邢问。

    想了下,墨上筠停顿下来,抬眼看向阎天邢,神情也正经几分。

    “侦察营常有大小考核,军区也会定期举行演习,没必要忽然来个非常规的考核,再者,不同军种也没可比性。”说到这儿,墨上筠眉眼染了笑意,“有军衔,能被称队长的,其他的概率也小……所以,特种部队选苗子?”

    分析全对。

    阎天邢却未露出半分惊讶。

    “你不感兴趣?”阎天邢饶有兴致地问。

    “差不多吧,”墨上筠耸了耸肩,“您知道,我刚来侦察营,未来两年,我应该不会离开。”

    特种部队,确实有很多人趋之若鹜,但墨上筠并不在其列。

    自幼生长在军营,加上家里的关系,墨上筠跟特种大队的接触可不少,习以为常的东西摆在她跟前,自然毫无吸引力。

    “过来。”阎天邢忽地道。

    “……”墨上筠莫名地看他。

    对上她的视线,阎天邢话语强调,“这是命令。”

    军衔大一级,简直能压死人。

    稍作犹豫,墨上筠便起身,绕过长桌走向阎天邢。

    她刚走至阎天邢身侧,男人就站了起来,高大挺拔的身影挡住光线,投射而下的阴影让她视野一阵昏暗,她下意识想往后退,让自己视野恢复清晰。

    可,脚刚往后跨了一步,一只手便滑进风衣外套,下一刻,宽大有力的手掌紧贴着她的腰。

    手一用力,墨上筠身子便往前倾。

    阎天邢另一只手穿过她的发丝,摁住她的脑袋,头一低便吻住了她的唇。

    许是男性荷尔蒙的气息过于强烈,墨上筠有过片刻的愣神,可唇齿间的缠绵与温柔,却迅速地将她的注意力牵扯过来。

    她睁大眼睛,正好对上那双勾魂夺魄的眼眸,无端地令人心悸。

    调情归调情,理念与经验可不一样,这突如其来的一招,让墨上筠难得有些紧张失措,可毕竟是学什么都上手的,大脑失去思考能力并不代表骨子里刻着的习性也被压制。

    反手搂住男人,墨上筠开始抢夺主动权,然敌人过于强势凶猛,无可奈何地处于压制状态。

    美色当前,早已忘却何为反抗,而墨上筠的主动,却在不经意间加深了这个吻,两人呼吸交缠,纯粹相撞,犹如互相的掠夺,温和缠绵的吻到最后激烈而疯狂。

    松开的那一刻,新鲜的空气灌入肺腑,墨上筠深深呼吸着,脸色泛着抹绯红。

    不经意间抬眼,那张俊美如雕像的脸撞入眼帘,不知为何,在那一瞬间,墨上筠脑海里闪现出四个字——

    男、色、误、人!

    阎天邢松开她的腰,手轻轻落到她的肩膀上,慢慢地给她整理了下衣领。

    之后,他勾起墨上筠的下巴,视线落在那殷红的双唇上,嗓音沙哑暧昧,“现在呢?”

    “我考虑。”

    墨上筠扯了扯嘴角,发现唇角有点疼。

    “多久?”

    “您这色卖的……”墨上筠纤细修长的手指抬起,轻轻地碰了碰嘴角,她难掩神情的嫌弃味道,“充其量给三分。”

    阎天邢眸色一暗。

    微微眯起眼,墨上筠将他的手给推开,随后抬起双手,帮他理了理衬衫衣领。

    “周末我有空。”

    看着理好的衣领,墨上筠拍了拍手,坦然对上阎天邢的目光。

    然而,阎天邢却未曾在意她后面的话,眼睛一眯,他眉宇里蔓延着危险与杀气,“只有三分?”

    ------题外话------

    墨上筠:百分制!就三分!

    *

    说两个事。

    第一个,是墨墨和阎爷的相处,因颜值而有好感,因能力互相吸引,所以相处不常规,这算瓶子对以往慢热感情线的一大突破。

    第二个,关于更新。强调过了,每天一更,不会加更,时间定在上午九点。不是说隔壁的《军门》在更新,所以这边不加更,而是瓶子以前的文在公众期间都是一更,这是规矩,偶尔二更那是惊喜。

    这篇文,评论区出现大堆叫嚣更新少的,还有威胁不加更就弃文的,甚至说以后要收费的,句句带有怨气。

    告诉你们,这些言论,在我看来,都是不正常的现象。

    我是作者,也是读者,我知道追文的感受。身为作者,我没有断更,保证质量,就已经够了。

    撒娇卖萌商量加更,和和气气,一切好说。威胁和抱怨,绝不接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