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16、二顾茅庐:卖个色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电话铃声在空荡的办公室响彻,极其刺耳。

    墨上筠环顾了下里面,没有见到朗衍的身影,进门后,顺手将门给关上,然后才走至自己办公桌旁。

    拿起电话,“你好。”

    “下楼。”声音很冷,简单果断,没有质疑的可能。

    咔擦,电话被挂断。

    墨上筠稍有莫名,看着手中电话,眉头拧了拧。

    那个男人极具辨识性的声音,墨上筠听过一遍便不会忘,可是,早已将那茬抛到脑后的她,还真没想到,这位竟是真的来了。

    思量半响,墨上筠放下电话出门,却不急着下楼,而是来到走廊上,朝下面扫了一圈。

    一辆眼熟的吉普车,停在了楼下,除此之外,没见任何异样。

    唇畔勾勒出轻微弧度,墨上筠拍了拍手,下楼。

    刚来到那辆车旁,墨上筠就透过敞开的车窗,看清了里面的情况。

    一个军官坐在驾驶位置上,一杠三星,年轻而帅气,正朝她挤眉弄眼,墨上筠仅看了两眼,视线便转移,落到后面的位置上。

    男人坐在另一边,修长的腿慵懒地交叠着,侧影轮廓犹如雕刻般深邃俊朗,他没有穿军装,而是换上了一身便装,一件黑色的长款风衣,敞开着,露出里面一件白色衬衫,黑与白的搭配更添几分气质,可男人的气息却愈发的迷离,不可轻易靠近的冷漠疏离感甚是强烈。

    “进来。”

    等了几秒,见她静站在外面,男人沉声说着,还是命令的口吻。

    墨上筠拉开后座的门,直接坐了进去。

    “长官,我就半个小时。”在车开之前,墨上筠抓着重点提醒道。

    男人侧过头来,淡淡扫她一眼,“帮你请了假。”

    哑言半响,墨上筠问,“多久?”

    男人收回视线,没有回答她。

    这时,充当司机的牧程,已经发动了车,开着吉普朝基地大门而去。

    “长官……”墨上筠又欲开口。

    “我叫阎天邢。”男人凉声打断她的话。

    “所以?”墨上筠挑眉,顺着问道。

    男人视线扫向她,那双蛊惑人心的眼睛里,满是果断,“换个称呼。”

    “……”墨上筠脸色一僵,半响,顺其自然地喊道,“邢哥。”

    阎天邢微顿,凝眉,视线从她脸上寸寸扫过,不知为何,车内的温度倏地降低不少。

    “我们去哪儿?”没理睬他的情绪,墨上筠直接问。

    “吃饭。”阎天邢话语简洁。

    “吃什么?”墨上筠慵懒地眯起眼。

    “火锅。”

    “好。”

    一应声,墨上筠便将帽子取下、皮带解开,尔后,抬起纤长的手指,一脸疲倦地解着外套衣扣。

    解到一半的时候,墨上筠注意到身侧之人打量的目光。

    悠然抬眼,便跟那双眼对上。

    阎天邢打量地光明正大,见她隐含笑意的眼神扫来,眉宇那抹冷峻慵懒淡去几分,取而代之的,是很明显的暗示意味。

    “长官,我作风优良。”挺直腰杆,墨上筠一本正经道。

    “看不出来。”

    懒懒收回视线,阎天邢淡声回道,嗓音低沉好听。

    “那是,”墨上筠应和着,低头继续解扣,却略含深意地回,“您肤浅。”

    “咳咳……”

    开车的牧程,冷不丁地咳嗽起来,趁着红灯猛地趴方向盘上,眼角余光却使劲往后视镜瞥,一不留神看到阎天邢冷静的神情,差点儿又被吓着。

    乖乖,队长今个儿吃什么药了,被“人格侮辱”都不生气?

    等车再度发动时,墨上筠已经将外套脱了下来。

    她穿的是冬季作训服,也就两件套,本可在里面加衣服的,但墨上筠嫌麻烦,加上行动不便,只穿了两件套。

    里面迷彩短袖,车窗没关,冷风吹进,掠过皮肤,便激起一阵战栗。

    “您这衣服……”墨上筠朝右侧挪了挪,靠近阎天邢一点,拖长声音时打量着他的外套,直截了当地开口,“没用吧。”

    瞥了她一眼,阎天邢左手一抬,抓住衣领往上一扔,风衣就直接朝墨上筠飞去。

    墨上筠扬眉浅笑,手往上一挥,就将半腾空的衣服抄在手中,避免被砸的命运。

    阎天邢掀了掀眼睑,看她毫不客气地穿上那件风衣,视线微微停顿,尔后,不禁莞尔。

    在女生中,一米七的墨上筠不算矮,可她身上没赘肉,骨架也偏小,身材匀称,阎天邢的长款风衣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好在她双手环胸,将衣服裹得很紧,违和感还不算明显。

    “我睡一下。”

    将衣领翻起来,挡住大半的脸,墨上筠一说完,脑袋往左边一偏,直接闭眼睡过去。

    昨晚她就睡了两个小时,加上陪他们练了整个上午,墨上筠这一放松下来,确实有些累,没一会儿就真睡了。

    阎天邢也没有理她。

    只是——

    当墨上筠的脑袋砸到他肩膀上时,阎天邢的注意力就不得不转移了。

    原本偏向另一侧的墨上筠,不知何时转了个方向,跟他坐的又近,似乎“自然而然”的就靠在了他肩上。

    阎天邢看了看她。

    戴过帽子的短碎发有些凌乱,几缕碎发垂在光滑饱满的额头,皮肤白皙,好似没受过任何风吹雨打,闭着眼的她少了几分狡黠,多出一点恬静。

    这女人,一点不像在部队待过的。

    先前被她裹得很紧的风衣,因一只手松开垂落,松散了不少,衣领处敞开,视线一掠过,便看到洁白的脖颈和隐约可见的锁骨……

    阎天邢收回了视线。

    这时,牧程正襟危坐,直视前方,老实地开车。

    “关窗。”阎天邢命令道,声音却压低几分。

    “是。”

    牧程果断应声。

    手麻脚利的,将车窗全部升起来,甚至体贴地打开了空调。

    墨上筠是生生被热醒的。

    醒来时发现靠在阎天邢身上,她也没有特别在意,而是第一时间将车窗打开。

    她睡觉时是有些冷,可空调温度调那么高,也真亏这俩爷们能受得了。

    牧程识趣地关了空调,但没等他决定是否开窗,他们就到了目的地。

    墨上筠下车时,特地抬眼看了看店的招牌,还真是一家火锅店。

    ------题外话------

    瓶子:墨墨你好,请问,你为什么不在下车后才脱衣服?

    墨墨:啧,保密。

    瓶子:阎爷你好,请问,你为什么在看穿后还要纵容她?

    阎爷:自己意会。

    瓶子:碰上两只看上各自颜值还试探个没完没了不愿冲上去直接表白的俗人……简直鄙视。啧,想筱筱了。

    筱筱:要不要回来写番外?

    瓶子:咳咳,那么,咱们来期待下一章吧,勾搭妥妥的……

    *

    这两只所有行为都是有目的性的,高智商的你们,应该都能懂。

    *

    顺便剧透一下,明天kiss。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