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06、特殊的邀请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翌日。

    天气转冷,寒风阵阵。

    墨上筠穿好作训服,刚打开宿舍门,冷风便呼呼从门口灌入。

    带着浓烈寒意的风,从脸颊、脖颈刮过,激起一阵战栗。

    深吸一口气,墨上筠正了正军帽,便走了出去,顺手关上了门。

    与此同时,睡在上铺的林,因轻微的关门声而被惊醒,睁开的眼睛在片刻迷蒙之后,便恢复了清明。

    起床哨还未响,外面一派安静,房间内唯有外面射进来的路灯灯光,天色一片漆黑。

    翻了个身,林抬起戴表的左手,看了眼时间。

    四点过半,还不到起床时间。

    迷糊了两秒,林立即清醒,翻身就从床铺上坐起身。

    这么早,墨上筠出去做什么?

    思来想去,种种疑惑从脑海里闪过,最后唯独剩下一个清晰的答案——

    训练!

    *

    十分钟后。

    衣着整齐的林抵达训练场。

    气温很低,冷风习习,浓雾刚刚升起,笼罩着偌大的训练场,在四百米障碍上跑动的身影,于微弱的灯光光线与浓雾中若隐若现。

    虽然看不清晰,但人影的浮动林还是能看清的,绝对是墨上筠的身形。

    作训服,军帽,军靴,迅速地从视野里闪过,速度看的林神色愈发凝重。

    四百米障碍的成绩,一分四十秒就已经是优秀,然,以墨上筠的速度来看,估计都不用一分三十秒。

    该死!

    林咬了咬牙。

    一个晃神,浓雾里的人,却消失在视野里。

    回过神来,林蹙眉,刚想去找那抹身影,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清亮的声音——

    “早啊。”

    简单两个字,轻松而惬意。

    林一转身,就见到墨上筠的身影。

    她就站在身后不到五米的单双杠旁,一条毛巾搭在肩膀上,手里拿着瓶矿泉水,刚刚拧开,朝林打了声招呼之后,便喝了两口水。

    “比你晚。”

    撇嘴,林不爽道。

    整个连队,除了炊事班,估计都没有比她起得早的。

    听得她阴阳怪气的声音,墨上筠将矿泉水的盖子一拧,直接丢到单双杠下面,继而又将毛巾往单双杠上一丢,转身就想走。

    “去哪儿?”林抬高声音。

    “跑步。”

    头也没回,墨上筠懒懒回了一声,身影便在浓雾中越走越远,直至见不到任何痕迹。

    林站在原地,感觉到周围愈浓的雾,眉头轻轻抽了抽,尔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墨上筠没有选择跑道,而是选择了附近的山地越野,林本犹豫是否跟她一起跑的,但雾着实太浓,山地不仅容易迷路,还有可能会出现意外,所以退一步选择了四百米跑道。

    跑步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慢,林跑了大概四十分钟,累的筋疲力尽的时候,也没等到墨上筠回来。

    登时,心底袭来一股强有力的落差感。

    五点半,起床哨响起。

    身为排长的林,不得不离开跑道,领着自己排的兵集合。

    晨练一个半小时,并非一个连队共同训练,排与排是分开进行的,偶尔可以做细微的调节,但基本的训练不变。

    五公里武装越野、五个一百、五次四百米障碍、单双杠一练习。

    在这段时间里,浓雾正在一点点的散开,训练场的视野也愈发的宽阔。

    然而,林在训练场的时间,有些心神不宁。

    因为,自从墨上筠离开训练场后,就没再见到过她的身影。

    *

    九点整,墨上筠回到宿舍楼。

    整套作训服,被汗水浸湿大半,冷风从四面八方袭来,更是寒冷刺骨。

    半个小时前,她下山,在食堂顺了两馒头后,便去门卫那里拿了她的行李。

    行李不多,一个行李箱,一个背包。

    “墨副连!”

    一到宿舍楼前,就见到有个小兵跑过来,标准地朝她敬了个礼。

    墨上筠便回了个军礼。

    “墨副连,我是指导员派过来的,”小兵脸冻得通红,笑着朝墨上筠道,“如果你有空的话,让我带你在基地里逛逛,熟悉一下环境。”

    “等了很久了?”墨上筠看他。

    这小兵年龄不算大,似乎比她还要小上一两岁,脸蛋圆乎乎的,明显被冻得不轻,脸和手都通红通红的。

    “呵呵。”小兵笑了笑,连忙说道,“不久不久。”

    没有揭破,墨上筠直接道,“先上去吧。”

    “哎,”小兵应了一声,随后看到墨上筠手中的行李箱,立即伸手去拿,“我来帮您拿。”

    行李箱里都是衣服,不算重,被他一把给抢过去后,墨上筠也没说什么,倒是在前面领路。

    小兵老实在后面跟着。

    用钥匙开了门,墨上筠进去后,给小兵倒了杯热水,然后才拿了套新的作训服,去洗手间把身上湿漉漉的那套给换了。

    小兵手里捧着热水,就站在门的一边,有热气从杯子里冒起,隔着一层水雾看着这干净整洁的卧室,他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显得很是疑惑。

    墨上筠刚来就发飙的事,他今早来之前就听说了,本以为这是个严厉刻板、雷厉风行、不好相处的女军官,没想到——

    挺随和的啊!

    啧,还能有热水喝呢!

    抓了抓头发,小兵有点儿糊涂了。

    换好衣服出来,墨上筠也没多待,甚至连行李都没检查,直接就跟小兵出了门。

    许是有那一杯热水的“恩情”,小兵对墨上筠少了几分畏惧、多了几分热情,一下楼,连话语都多了起来,滔滔不绝地给墨上筠介绍基地的各处设备。

    这个基地,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侦察连,没有大型的设备,但小型的训练设备却很齐全,除了露天的训练场之外,还有独立的体育大楼,里面有游泳池、格斗场、射击场等等,齐全的很。

    小兵一一跟墨上筠详细介绍了。

    但——

    才刚逛完三分之二,两人在基地游荡的行为,就被强行终止了。

    墨上筠被叫去了营长办公室。

    小兵热心肠,硬是将墨上筠送到了办公室门口,这才离开。

    叩。叩。叩。

    手指在门上敲了三下,墨上筠停止了动作。

    “进来。”

    门内,传来粗犷低沉的声音。

    门没锁,墨上筠拧开门,直接进去。

    办公桌旁,坐在椅子上的营长,正在跟人通电话,墨上筠进去的时候,只听他说了几声“好”,便将电话给挂断了。

    在此期间,墨上筠打量了他几眼。

    一张圆脸,长相很随和,稍胖,但眉宇之间,却独有一股威严与庄重,中和着那份随和感。

    “墨上筠是吧,”没等墨上筠说话,营长便指了指对面的椅子,道,“先坐。”

    “是!”

    简单明了的字眼,墨上筠刚一应声,便走至办公桌对面,端端正正地坐下。

    没有直入主题,营长事先跟墨上筠说了几句客套话。

    跟着自家导师见过不少人,墨上筠也习惯这些人说话的流程,便也一一地顺着他的话说下去。

    话不多,少说少错,回答得体,印象分不算多好,但也不算差。

    说了有几分钟,营长这才说到正事上,“对了,我这里有个事,想要征求你的意见。”

    “您说。”

    墨上筠眉头挑了下。

    “我们军区打算挑一些尖子,过两个月进行一次考核,你的简历我们都看了,很出彩,军事技能也过关,所以这次名单中有你,”营长看着她,神情稍显严肃,“就问问你,你是怎么个想法?”

    ------题外话------

    存稿君报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