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02、新官上任,第一把火!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谁是娘们儿?”

    唇角勾起,墨上筠语调平稳不惊,神色张狂,眉眼里满是烦躁。

    那姿态——

    活生生一流氓!

    见到这场面,指导员愣住,一时没反应过来。

    而,眼睁睁看着这一幕的军人们,立即止住了先前的话题,望着墨上筠的眼睛里,闪烁着不可思议的情绪。

    脸,火辣辣的疼。

    墨上筠这番举动,狠狠地扇了他们一耳光。

    卧槽!

    就这强悍的身手,在他们这儿随便虐几个,完全没问题!

    被墨上筠踩住脚的小兵,感觉到她身上令人毛骨悚然的压迫感,冷不丁惊出了一身冷汗。

    “我我我,我错了……”

    小兵强忍着手指的疼痛,慌张地朝墨上筠道歉。

    反手将筷子收回来,墨上筠将其随意扔到桌上,然后将自己的脚移开。

    小兵本想松口气,可那未消散的压迫感,却让他喘不过气来。

    “私下诋毁副连长,操场二十圈。”墨上筠唇畔笑意加深,和气地拍了拍小兵的肩膀,一副商量的口吻,“这惩罚,不算重吧?”

    “不重!”

    收回疼的火烧火辣的手,小兵咬着牙出声。

    墨上筠满意地挑了下眉。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

    墨上筠闲散地站在小兵旁边,视线在周围几张餐桌上扫过,食堂众人的视线,没有影响她丝毫。

    “谁是他的排长?”墨上筠声调微抬,令人心中一惊。

    “报告,是我!”

    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

    隔壁的餐桌旁,站出了一个排长。

    “过来。”

    闲散地开口,墨上筠将筷子丢到桌上,才漫不经意地看向那个排长。

    排长似乎刚毕业不久,少尉级别,很年轻,估计只比墨上筠大个一两岁,可,气势跟墨上筠相比,却天差地别。

    他端正地走至墨上筠面前。

    明明比墨上筠高半个头,但视线跟墨上筠对上的瞬间,却好像对方居高临下地俯视他。

    “几排的?”

    闲闲站着,墨上筠双手环胸,斜眼看他。

    “三排。”

    一字一顿地回答,排长有些紧张,手心里渗出冷汗。

    “你的兵,犯错你担着,”墨上筠挑眉,勾唇笑问,“三十圈,有意见吗?”

    “没有!”

    排长应得斩钉截铁。

    她是副连长,无论她给予怎样的惩罚,他们都只有老实接受的份。

    更何况,这件事本就是他们不对在先。

    稍作停顿,墨上筠笑眼看他。

    半响,她上前一步,悠悠地问,“还不跑?”

    三排排长猛然惊醒。

    “是!”

    啪地一声站得笔直,三排排长再次应声。

    紧接着,朝那个手疼得要命的小兵看了眼,两人便一起跑出了食堂。

    看着跑开的他们,墨上筠拍拍手,那闲散的流氓神态,瞬间收回。

    周围人跟见鬼似的看她。

    这招杀鸡儆猴很管用,个个都心有畏惧,先前琐碎的议论,早已在沉默中消散无踪。

    想必今后的言论方向也会有所转变。

    指导员沉默着,看着轻松镇压全场的墨上筠,难免有些头疼。

    看起来——

    这个高材生,并没那么好打发。

    墨上筠走至指导员面前。

    “指导员,这样不过分吧?”

    轻轻眯起眼,那双狭长凤眼平静无波,将先前的痕迹完好隐藏。

    看了她几眼,指导员先一步走出食堂。

    墨上筠双手放裤兜里,唇角微扬,平静地跟在指导员身后。

    对长官不敬,这般惩罚虽然狠了点,但也不为过,指导员挑不出毛病。

    “这个,”走出食堂十来米,指导员这才顿住,颇为担忧地看向墨上筠,“以后类似的问题,肯定还会有很多,但以暴制暴来个一次就行,多了……不仅他们,就连领导也会有意见。”

    言外之意,这种暴力压制不能再有!

    “我会改变方法的。”

    凤眼微抬,墨上筠眼底含笑,可笑意未达眼底深处。

    她本就没想继续武力压制,暴力这种武器,在最开始示个威即可。

    “嗯。”

    瞧了她一会儿,指导员便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毕竟,他先前已经同意,让墨上筠“揍人”了。

    真若追究起来,他自己也有责任。

    再者,方才那事,本就是小兵的错,因此而教训墨上筠,倒是失之偏颇了。

    指导员继续在前带路,领着墨上筠去了宿舍楼。

    宿舍楼总共有四楼,其中只有三楼和四楼是宿舍,一二两楼一般都放置些杂物之类的,只是这栋楼统称为“宿舍楼”。

    士兵和军官的宿舍是分开的,连级的都可分配单间,可新兵过两天要下连队分配,宿舍资源有些紧张,没有单独的空房,而林虽身为排长,但因性别问题分配的是单间,所以将墨上筠分配到她的宿舍。

    林不可能有意见。

    至于墨上筠,初来乍到的,也得大气一把,意思意思,对分配问题没有吭声。

    四楼走廊走到底,靠墙的一单间。

    进门,右手边是衣柜和书桌,左边是个上下铺,崭新的被褥和几套军装已经放到下面床铺上,上面床铺的被褥叠的整整齐齐的,表示“床铺有主”。

    房间外带阳台和洗手间,各种洗漱用品也分配好。

    对新来的副连长,连队还算是挺用心的。

    “今后你就住这儿了。”

    站在门附近,指导员朝墨上筠交代着,没有在房间里随便转悠。

    “好。”

    看了房间几眼,墨上筠很快便点头。

    坐北朝南,通风很好,是个不错的地方。

    “你跟连长一个办公室,我待会儿还有个会议,明天再带你过去看看,顺便熟悉一下环境。”指导员继续道。

    “好。”墨上筠应付着,没将他的话放心上。

    会议恐怕半真半假,真正的意思是不想跟她待了。

    没猜错的话,明天带她到处转悠的,估计是个跑腿的小兵了。

    “有什么事的话,你可以来找我,这栋楼都是我们连的,你也可以找他们。”

    “好。”墨上筠继续应付。

    “……”

    这话谈的尴尬,指导员想了想,也没啥好说的,随便交代了几句,便走了。

    走时,连门都没带上。

    见他离开,墨上筠将正在震动的手机掏出来,走至门前,将门合上。

    手机屏幕亮着,来电显示的名字是——

    牧齐轩。

    停顿了下,墨上筠刚想接听,就听得钥匙开锁的声响。

    手指在屏幕上一滑,墨上筠挂断了电话,下一刻手机便落入了口袋里。

    与此同时,门被推开,身为室友的林坦然走进门。

    刚瞥见墨上筠,林的步伐一顿,眼底有抹敌意闪过。

    ------题外话------

    瓶子提前几天过来更新了,妹子们还在不?在的话,请冒个泡。^_^

    此文很长,请做好心理准备,请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

    老读者们请放心,这篇文有很多熟人现身,筱筱粗来那是必须的,可以期待一下。

    这篇文的时间段在完结一年以后,在开篇的半年以前,能懂这个意思吗?就是墨墨比楚楚早一年毕业,不过她俩同龄就是。

    嘿,菇凉们,新的军营之旅,咱们真的真的要开始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