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01、不服管的,可以揍吗?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东国,西兰军区,21集团军侦察营。

    十二月,时节入冬,冷风瑟瑟。

    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从军区大门缓缓驶入,穿过树木葱茏的道路,掠过一排排奔跑而过、身着军装的队伍,最后停留在一栋办公楼前。

    吉普车刚停下,后座的车门便被拉开。

    走出来的,是个身着军装的女人。

    松枝绿的陆军常服,衣着军帽整齐得体,包裹着纤细玲珑的身材,肩膀上扛着一杠三星的肩章,夕阳的余晖洒落其上,折射出闪耀的光芒。

    女人不过二十出头。

    帽檐下,是张精致漂亮的脸,眉宇间神情淡淡的,狭长黑亮的眼睛里,夕阳的暖光停留,眼角眉梢流露出几分闲散之意。

    眉目如画,样貌可人,身姿颀长,背脊笔挺。

    她静静站着,影子洒落在草地上,于身后拉的很长,面向夕阳的她,与微凉的霞光融合在一起,只余下的一抹剪影。

    样貌加军衔,难免引人注目。

    “你们指导员在二楼,右拐第一间办公室。”

    吉普车里伸出个士兵脑袋,那人朝墨上筠朗声提醒。

    墨上筠这才偏头看他,微微点头,“行,麻烦你了。”

    “迎接新同志,应该的。”士兵笑眯眯地说着,继而瞥了眼她的军衔,又补充道,“长官,加油啊。”

    说完,就将脑袋缩了回去。

    开车离开。

    看着驶离的吉普车,墨上筠稍作停顿,然后一抬眼,看向前方的灰白色的办公大楼。

    下一刻,将帽檐微微抬高。

    深深吐出一口气。

    来都来了,总不能临阵退缩。

    想罢,墨上筠抬起修长的腿,一步步朝前方大楼走去。

    *

    办公楼,二楼。

    右拐,找到第一间办公室。

    站定在紧闭的门前。

    停顿了下,墨上筠微微凝眉。

    刚打算去敲门,就听得“嘎吱”一声,门被打开,同时门内之人也现了身。

    对方年龄不到三十,穿着陆军常服,肩膀上同样是一杠三星。

    按照军衔和地点,应是连队指导员无疑。

    一张稍胖的圆脸,五官还算端正,指导员在看清墨上筠后,神色流露出些许错愕。

    “你是……”

    指导员迟疑地开口。

    “墨上筠,来报到的。”

    笔直地立着,墨上筠直视着指导员,一字一顿地说道。

    不知为何,被她那平静的视线盯着,指导员心里却有点发毛。

    “国防科大那个?”恍然抬眼,指导员问。

    “是!”

    墨上筠声音干脆利落。

    “行行行,你也别拘谨,”指导员笑了笑,抬手欲拍拍她的肩膀,可在被她扫了一眼后,便自觉地收了回来,颇为尴尬道,“进来再说。”

    说完,转身进了办公室。

    隐隐地,墨上筠还能听到,指导员在嘀咕“还真是个女的”。

    眸光微闪,早做好心理准备的墨上筠,并未在意。

    进门后,指导员搬出椅子,倒上了茶。

    虽然墨上筠刚毕业,资历尚浅,但他们都是同样的军衔,指导员也不能摆出高架子,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一切礼遇,墨上筠默不作声接受。

    端着热乎乎的茶水,墨上筠眼帘微微垂着,等着指导员翻阅她的档案。

    半响,指导员看完,将档案放回桌上。

    “墨上筠是吧,情况是这样的,以你的军衔,当排长大材小用了,所以给你安排的职位是副连长。”指导员双手摆在桌面,看着墨上筠说道。

    墨上筠点头。

    “不过,”停顿片刻,指导员话锋一转,“我们连队没有女兵,只有一个临时调来的女排长,你应该知道,女领导让男兵听话还挺难的,所以你面临的挑战不算小。”

    初来乍到,空降成副连长,军校出身,没在基层部队历练过。

    放哪儿都难以服众。

    矛盾与冲突,在所难免。

    来之前,墨上筠便被导师千叮万嘱,跟男兵相处再三注意,以德服人是最圆满的。

    而,看这位指导员的意思,并不打算管她如何服众。

    “能问个问题吗?”

    将手中茶杯放到桌上,墨上筠从椅子上站起身。

    她很高。

    一米七的身高。

    指导员一米七五左右。

    于是,猛然间站起的身影,给人以强烈的压迫感。

    指导员眼皮子顿时一跳。

    “你问。”

    定定神,指导员镇定开口。

    “不服管的,”墨上筠嘴角忽的勾起个微妙弧度,眼底露出几许不明意味的笑意,字字顿顿地问,“可以揍吗?”

    “……”

    指导员登时一怔。

    墨上筠抓住左手手腕,手腕轻动,勾唇轻笑,眼眸微微眯起,眉宇间嚣张闪现,有几分吊儿郎当的意思。

    这般状态没有持续多久。

    等指导员定睛去看时,墨上筠身姿笔直、神情淡漠、眉目冷清,仿佛刚才所见只是错觉。

    “不要太狠了。”

    鬼使神差的,指导员竟是点点头。

    然而,等他意识到自己说什么后,险些没咬到自己舌头。

    糟糕,不该这么教人的!

    武力压制不可避免,可同意一个刚来的这样做,未免也太无视规矩了。

    希望这位的武力值不高,指导员暗暗想着。

    “知道。”

    墨上筠不动声色地点头。

    该做什么,做到哪种程度,她自有分寸。

    仔细打量她几眼,指导员轻轻叹息,然后站起身,“我先带你去宿舍,再去吃饭,今天时间有些晚,明天再带你去熟悉环境。”

    “好。”

    眉头一挑,墨上筠没有异议。

    点点头,指导员离开办公桌,尔后注意到什么,朝墨上筠问,“你的行李呢?”

    “明天到。”

    墨上筠简短回答。

    路上懒得拿,直接寄过来了。

    “哦,”指导员倒也不多问,想想便道,“那就先去吃饭吧。”

    “行。”墨上筠应得爽快。

    *

    食堂六点开饭,现在六点刚过,食堂内已是人声鼎沸。

    食堂采取自助餐形式,都是自己去打的,无论打多少、挑选什么饭菜,唯一的要求,就是将所打的饭菜吃完。

    不然是要被罚的。

    作为领导,也不能例外,老实拿盘子打饭。

    只不过,就他们打饭的功夫,便吸引了食堂内的不少注意。

    新来的这位女军官,长相漂亮得很,五官精致玲珑,水嫩嫩的皮肤,掐一下就能出水似的。

    长相好,气质佳,还年轻。

    最要命的是,军衔能吓死人!

    啧。

    一杠三星啊!

    在这个纯男兵的部队,墨上筠被关注,简直理所当然。

    这时,有几个班长凑在一起,暗搓搓地商量一番,最后将一个倒霉鬼推出来,逼他去问问女军官的身份。

    但——

    倒霉鬼刚被推出座位,就见到一抹身影越过他,径直走向墨上筠那边。

    很快的,放到这边的注意力,愈发多起来。

    走向墨上筠的,也是女军官。

    她穿着作训服,身材凹凸有致,被军装包裹着,别有一番风味。

    五官妖艳,精美动人,生得副好皮囊,可那浑身的强势,外加拒人千里的气息,足以令人退而却步。

    墨上筠看了眼她的肩章。

    一杠两星。

    估计这就是连里唯一的女排长了。

    “墨上筠。”

    立在一旁,垂眼看着墨上筠,女排长凉声喊她。

    没有第一时间接话,墨上筠将手中筷子掰开后,才再次抬眼看她,“你是?”

    “你校友,林。”

    女排长面无表情。

    “哦,”墨上筠打量了她一眼,“有事吗?”

    “认识一下。”

    林一字一顿地道。

    相比墨上筠,她居高临下,气势迫人,隐隐还带着敌意。

    “你好。”

    墨上筠友好地朝她伸出手。

    她的手很漂亮,根根手指纤细修长,皮肤细嫩白皙,看起来从未受过训练摧残。

    实在不像个军人的手。

    只是,谁也没有见到,在侧面的手掌上,长了不少的茧。

    “你好。”林神色微凝,朝她伸出手。

    两手相握。

    一摸到,就感觉到掌心的茧。

    刚想发力的林,皱了皱眉,下一刻,脸色在错愕中微微发白。

    对方力道之狠,犹如铁钳夹住她的手,令她骨头生疼生疼。

    在疼痛中扫向墨上筠,那张白净漂亮的脸上,依旧是友好温和的神色,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心有不甘,林想要反击,可就在那一瞬间,墨上筠忽然松开她的手。

    登时,林瞳孔狠狠一缩,不可思议地看墨上筠。

    擦!

    卑鄙!无耻!

    占了便宜就跑,这种没骨气的行为,她还真做得出来!

    “林排长。”

    指导员严肃地看林,低沉的话语里藏着警告。

    林纵然心有不甘,可在指导员的暗示下,也只得冷着脸离开。

    “来,介绍一下。”

    指导员站起身,朝食堂的人喊道。

    这帮混蛋小子,若不弄清墨上筠的身份,他们这顿饭怕是别想好好吃了。

    他一开口,鬼都知道他要介绍谁。于是,大波目光扫射而来,比机关枪更要来的凶猛。

    墨上筠默不作声地拿起筷子。

    “这位军官,叫墨上筠,是你们新来的副连长,”说到这儿,指导员故意停顿了下,直至看到诸多惊愕目光后,才继续道,“接下来的日子,希望你们能好好配合副连长的工作。”

    话音落却。

    偌大的食堂,顿时陷入了寂静。

    甚至,有些凝重。

    他们欣喜连里有女性加入,可这并不代表,他们愿意让这样的花瓶做直系领导。

    指导员微顿,朝一个靠前的排长使了个眼色。

    对方也算机灵,立即反应过来,“啪啪啪”地开始鼓掌。

    无论如何,面子还是要给的。

    紧接着,零零碎碎的鼓掌声,在这个食堂里,非常没有节奏地响着。

    “你们好。”

    停下吃饭动作,墨上筠偏头看他们,也以很应付地态度打招呼。

    没有自我介绍的意思。

    也没客套话。

    似乎那盘饭菜的吸引力,比在场所有人都要来的重要。

    鼓掌声顿时消失。

    “好了,明天再互相熟悉,现在先吃饭。”

    为了避免尴尬,指导员识趣地说道。

    于是,一个个的男兵,立即拿起筷子准备吃饭。

    指导员坐回去,却别有深意地看了墨上筠一眼。

    墨上筠装作没看到。

    继续吃饭。

    食堂渐渐热闹起来。

    然而,话题却很一致。

    女军官,花瓶,军校毕业,没有经验,没有能力……

    极具讽刺意味的词语,接二连三地落到耳底。

    墨上筠神色愈发冷然。

    没一会儿,墨上筠放下筷子。

    指导员也适时停下。

    “走吧。”指导员站起身。

    没有吭声,墨上筠起身,跟在指导员身后,准备离开。

    可——

    某些细碎的言论,愈加清晰地传来。

    帽檐之下,秀眉微蹙,有抹不耐烦从眼底闪过。

    “就她那样还副连长,不知哪儿来的大小姐,肩不能扛手不能挑的,估计一个五公里都跑不完,啧,还好她不是排长,不要亲自训练我们,不然我们的日子可真……”

    门口附近的餐桌,有个没发现墨上筠走来的小兵,说的那叫一个滔滔不绝。

    墨上筠停下步伐,眉眼微抬,一抹冷意闪过。

    啧,装不下去了!

    指导员听到只言片语,刚想警告几句,可刚偏过身,就见得眼前有抹身影闪过。

    狠厉而危险的气息!

    下一刻——

    “砰——”

    “啊——”

    拳头撞击肉体的声响,伴随着凄惨的嚎叫,在热闹的食堂内,响得可谓惊天动地。

    指导员微愣,定睛看去。

    只见墨上筠单脚踩在凳子上,在皮鞋与凳子中间,还藏着一只手,被踩中手背的士兵,脸色涨得通红,猛然袭来的疼痛感,令他龇牙咧嘴、眼泪汪汪的。

    作为罪魁祸首的墨上筠,微微弯下腰,手肘微抬,一根筷子出现在她手掌心里。

    筷子尖端,抵着男兵的脖子上。

    “谁是娘们儿?”

    唇角勾起,墨上筠语调平稳不惊,神色张狂,眉眼里满是烦躁。

    那姿态——

    活生生一流氓!

    ------题外话------

    以下必看!

    有存稿,但在实习,所以计划挖坑三个月,更新最迟1月1日,如存稿有30万,将会提前更新。妹子们可以时常来催一下存稿。

    欢迎挑bug,军事错误,常识错误,瓶子能改则改,不能改会在题外里说明,以免误导你们。

    先说一句,请不要跟《狂妻》比,不然瓶子容易受影响。

    文中部分观点,并不代表瓶子的观点,你们看文时也请选择性的吸取观点,如有不同观点的,欢迎讨论。

    此文有金手指,女主依旧威风帅气。当然,这文的战士依旧有血有肉。

    新的军营之旅,肯定有惊喜,入坑请放心。

    军衔啥的,妹子们可百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