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顶战神 第25章 料事如神

时间:2019-12-07作者:钱宸

    夜幕降临。

    韩东亲自下厨,做了几样拿手好菜。

    秦昭雪仍然处于震撼之中,就连品尝饭菜的时候,也是一副发愣的表情。

    倒是刚才最为激动的陈依云,却在吃饭的时候,显得愁眉苦脸的。

    “怎么,是我做的饭菜,不合口味吗?”韩东连忙放下筷子。

    “当然不是,韩东你这手艺,确实非常不错,我只是在想我舅舅的事情。”陈依云叹了口气,也像李国富那般忧心忡忡起来。

    “这次李叔叔的麻烦,属实不是一般的大,现在也不知道谁能帮得上忙。”秦昭雪回过神来,不禁为其担忧。

    李国富多年没有成家,将陈依云当成亲女儿看待,一旦李国富出事,那么陈依云身为家属,必然也会祸及池鱼,一同遭殃!

    汉东的格局,在一线梯队里,除了李国富之外,其他全是林策的耳目。

    王永元这么一死,自然有人想要争着出头。

    每次争相夺利,必将有人葬送于此,这是定律。

    然而不管怎么争怎么闹,既是同一个阵营的耳目,当然不会真的互相残杀,也不会对林策的势力有所影响,唯独李国富毫无背景,一旦稍有差错,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继而招来杀身大祸!

    李国富的难处,韩东心知肚明。

    “韩东,要不你问问赵震江,看能不能帮上忙?”秦昭雪神色急切的问道。

    “就不要麻烦韩东了,赵震江虽然是汉东的大人物,但是归根结底,赵震江始终是个生意人,层面完全不同,就算想帮也出不了力,说不定掺和进来,还会受到连累。”陈依云无奈的摇了摇头。

    “难道就这样下去,等着出事吗?”秦昭雪心急如焚的说道。

    “我个人认为,看能不能拼一拼吧,虽说一线梯队分成好几方在争,但是不代表我舅舅,未必不能站对方向,只要站对了就应该没事,只是我舅舅现在,还没完全考虑清楚。”陈依云也放下了筷子,似乎再好的佳肴,面对着如此困难,也味如嚼蜡。

    “依云,其实在李叔叔的心里,是谁都不想站的对吧?”韩东有意无意的问了一句。

    “这是当然,我舅舅向来清廉,要不是为了我,恐怕他根本不会低头,而且早在这之前,因为我舅舅的作风原因,其实也树敌不少,在这个节骨再不有所选择,舅舅他不但举步维艰,还可能....”陈依云没再继续往下说,但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在这势力场上,充斥着数不清的利益,起起伏伏,尔虞我诈,每一步都得谨慎小心,步步为营。

    其实以李国富的出身和作风,在当今的这个年代,能走到这个层次,已经是极限了!

    “你说的选择是?”韩东问道。

    “要么站队,要么...就此隐退。”陈依云答道。

    “隐退?”秦昭雪瞪大了眼睛。

    “我真的不甘心,舅舅也不甘心,好不容易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才能够走到这一步,却因为这样的事情,不得不从中选择,舅舅他活了大半辈子,一心就想着做些什么,结果到头来还是输给了现实。”陈依云情绪微变,不由咬牙。

    “我明白了,吃饭吧!”韩东点了点头。

    当晚。

    由于李国富的事情,牵连到陈依云的安危,秦昭雪也高兴不起来。

    索性稍作休息之后,韩东便安排张九指开车,一同将秦昭雪和陈依云,各自送回了家中,完事一看时间,已经不早!

    “境主,接下来咱们,应该去见一见林策了吧?”张九指面容逐渐凝重起来。

    “时间确实差不多,也应该去亲自赴会了,不过在这之前,咱们打个赌怎样?我猜林策肯定不在场。”韩东双手抱胸,气定神闲的坐在后排。

    “这不是林策约见吗,他怎么会不在场?”张九指疑惑道。

    “他当然不可以在场,你不是已经说了,这可能是一场鸿门宴,如果他亲自在场,我在那里出了什么意外,他必然会成为头号怀疑对象。”韩东淡淡的解释道。

    “那您说林策不在,会有谁在场,又会让谁来对付您?”张九指好奇道。

    “还能有谁,当然是林策身边的师爷,蒋天送。”韩东一言点破。

    “蒋天送?这人可是老境主,亲自安排在林策身边的,他如果也在场的话,林策怎么摆脱责任?最后还不是一样,怀疑到他的头上去?”张九指皱起眉头。

    “蒋天送,虽是林策身边的师爷,但是你不要忘记,师爷这个职位是从来就不存在的,仅仅是虚设出来,蒋天送不过是一个空有名气,却无实权的谋士而已,出了什么事情,自然跟林策无关,至于对方要派谁来对付我,除了龙盟之外,别无他人。”韩东解释道。

    “境主,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这场鸿门宴,咱们还有必要亲自赴会吗?”张九指问道。

    “当然要去,蒋天送自觉计谋过人,向来是自视甚高,不可否认他是个聪明人,但缺乏了一些智慧,他以为这样安排,就能将我置之死地,实则这场鸿门宴,是他的鸿门宴!”韩东笑道。

    “境主,当真如您所料?”张九指咽了口唾沫,以往身在北境之时,还没有这样的感觉,但是自从重返汉东之后,韩东就越来越让他看不透了,好像这些年以来,韩东一直在蛰伏一般,如今才是真正的蛟出海,龙抬头!

    “去了之后,你自然明白。”韩东挥手示意。

    ...

    与此同时。

    在一处酒楼之内。

    蒋天送正满脸紧张,站在一名中年的侧边。

    中年一袭黑服,不怒自威,眉宇间透露着浓浓的不悦,隐隐还夹杂着异于常人的锋芒,说道:“林策那个废物,连区区一个从北境出来的韩东都镇不住,不但折损臂膀,还被提出这样的要求,最后让我来亲自出面帮他,简直是饭桶一个,丢岳父大人的脸!”

    “您消消气,林境主不管怎么说,跟您都是自家人,您要是办得干脆利落,还能在老境主面前,得到赞许呢!”蒋天送语气委婉的开口,此刻的态度比起在林策身边,截然不同。

    “赞许?在岳父大人眼里,就只有林策这个女婿,这废物除了花言巧语,讨岳父大人的欢心,还会什么?这件事情就算我替他办好,除掉韩东这个刺头,最后岳父大人肯定会觉得,我就应该理所当然的帮着林策,哪来的赞许可言!假如这件事情我不帮,说不定转头又到岳父大人那里告我的状!”陈山河怒容满面。

    蒋天送被呛得回不过话来,也不敢出声顶撞,毕竟陈山河与林策不同,真要惹恼了陈山河,他这人头绝对保不住。

    不过,陈山河所言不假,林策的确深得老境主偏爱,其实有时候蒋天送也很羡慕,为什么林策这有勇无谋之辈,能够摊上这么好的岳父,而他足智多谋却只能屈居人下。

    说好听点,他叫师爷,说难听点,他什么都不是,林策真要出了什么大麻烦,他就是替死鬼!

    “话说回来,韩东怎么还没到?这都什么时候了,莫非是在摆谱?”陈山河质问道。

    “这...等等也无妨,就当是让那韩东,多活一小会儿,只要他敢来这里,保准没命出去。”蒋天送微微弯腰说道。

    “林策真是没用,居然会被韩东这样一个年轻小辈,玩弄得如此狼狈,但是我既然来都来了,这韩东我自然会将他除掉,至于韩东死后怎么安排,就看你的头脑了。”陈山河说得非常轻巧,眼里似乎认为韩东,根本不配当他的对手,取其首级如探囊取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