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顶战神 第23章 鸿门之宴

时间:2019-12-07作者:钱宸

    “什么?”

    “这韩东,竟敢张口就跟我要汉东?”

    “先是斩我耳目,后是折我臂膀,看来他是吃定了我,不能真的把事情闹大。”

    另一边。

    韩东要求割地的条件,很快便传到林策耳中。

    林策大为震怒,气得直拍桌面,身边的心腹耳目,吓得齐齐低头。

    “董玉龙受我重用,可谓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如今白白死在韩东手上,简直是不可饶恕,如果真让韩东这样占了便宜,往后我在东境,岂不是颜面扫地?”林策怒发冲冠,中年面孔散发出强烈的杀机。

    这时,侧边的一道身影,缓缓弯腰。

    “境主,韩东此举,无疑是在故意激你,倘若你真的冲动起来,显然是对你不利,我看不如将计就计。”

    “蒋师爷,此话怎讲?”林策缓了缓脸色。

    “韩东身在我们的地界,要将他铲除有何之难?不如就先顺着他的意思,设下鸿门宴引他入局,再继而坑杀!”蒋天送眯起三角眼,不加掩饰的露出狠辣。

    “问题韩东不管怎么说,都与我同为境主,无论怎么样我都不能亲手杀他,否则一旦怪罪下来,我绝对是头号怀疑对象,事情未必能轻松解决,岳父大人也会受到连累,得力不讨好。”林策诧异道。

    “境主,我什么时候说过,非要你亲自动手?你要做的只是引他入局罢了,甚至都不用亲自在场,至于要怎么取他性命,不是有龙盟在吗?”蒋天松提醒一句,道出了玄机。

    “我怎么差点忘了,还是师爷你想得周全。”林策顿时喜形于色。

    “境主过奖了,老境主派我到你身边,就是为了帮你的。”蒋天送抱了抱拳,心想林策虽然位置颇高,但是心思不够缜密。

    说白了,林策就是有勇无谋之辈。

    要不是林策摊上了老境主这么个岳父大人,以蒋天送的才智计谋,是万万不可能离开老境主,到林策身边亲自辅佐的。

    好在林策在他面前,倒也算是虚心请教,听得进劝告。

    而林策能够有今时今日,也是全靠老境主在背后发力。

    至于韩东,在蒋天送看来,其实也不过尔尔。

    敢跟林策对着干,有他在身边出谋划策,韩东最后只有死无葬身之地的份!

    再加上老境主势大,除了明面上的身份地位,私底下更是龙盟的盟主!

    龙盟,遍布炎夏各地,其中有数不清的奇人异士。

    包括老境主的门生子弟,也无一例外,在私下全部加入了龙盟,是龙盟的成员之一!

    龙盟,绝对是一股巨大的力量!

    尤其是龙盟之中,还有八位一流的武榜宗师,全是老境主的心腹。

    武榜,在炎夏久负盛名,每一位武榜宗师,都携带着一枚武榜令牌。

    武榜之争,不限时间,不限地点。

    谁若是击败对方,将武榜令牌夺走,便能顶替对方排名。

    而这所谓的武榜,也是由炎夏一手操纵,全称为‘炎夏武榜’!

    其中龙盟的副盟主陈山河,便曾经霸占武榜第一,长达多年之久。

    只是在两年前,陈山河遭遇敌手,被一名身份不详的神秘人,当面以三招击败,被夺走了武榜令牌,跌落到武榜第二,重伤足足长达半年才康复。

    此事,当时惊动了整个炎夏武榜,无数宗师都想要一睹风采。

    可惜,那位神秘人的身份,至今不详,在炎夏武榜之中,只能被标为未知。

    “蒋师爷,您看要将龙盟的哪位请来?”林策问道。

    “这次事关重大,我看不如就请陈山河,只要韩东一死,咱们有的是理由,可以推脱责任,或者是安排成意外身亡,也完全不是问题。”蒋天送冷笑一声。

    “陈山河,毕竟是龙盟的副盟主,跟我一样都是岳父家的女婿,我能请得动他吗?要知道他在岳父大人面前,可从来没给过我半分面子的。”林策面露纠结,显然不大自信。

    “不管怎么样,您和陈山河始终是自己人,平时就算他再不给您面子,这个节骨眼也得站出来帮您一把,否则老境主那边他可没法交代。”蒋天送笑了笑,心想林策跟陈山河相比,确实不如后者,偏偏林策懂得花言巧语,深得老境主的欢心,才倍受关照。

    以陈山河的能耐,看不起林策,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不过,陈山河此人喜怒无常,虽说林策全靠岳父提拔,但是他蒋天送待在这里,也总好过在陈山河身边,指不定哪天就突然掉了脑袋。

    “那就按照你说的来办,到时候我不去,全权由蒋师爷代劳,这韩东简直是目中无人,既然敢跟我张口要汉东,那我就要他的狗命。”林策一拍大腿,果断定了下来。

    ...

    当天傍晚。

    秦昭雪打卡下班,从汉东大酒店出来,整个人显得神色恍惚。

    她早上回家后换了衣服跑来上班,结果直接被叫进了办公室。

    在办公室里面,许继中那叫一个讨好,都快把她当成老佛爷在供着,不但安排了新的办公室,还连升几级,成了酒店方的副总经理,并且承诺等到总经理退休,就让她接位!

    对于这个结果,秦昭雪百思不得其解。

    韩东究竟是使了什么魔力,能够让许继中一夜之间,产生如此巨大的态度转变。

    天价聘礼、一号别墅、升职加薪、恐怖伤疤,这一系列的事情全部串联起来,已经狠狠勾起了秦昭雪的好奇心。

    偏偏不管秦昭雪怎么质问,许继中硬是一副不敢说出来的表情,一天下来都没得出个结果来,反倒因为太过好奇,弄得满心憋屈。

    就在这时。

    韩东的车子,像是计算好了一样,准时出现在酒店门口。

    “昭雪,我来接你下班,今晚去我那里吃饭,顺便带你先熟悉熟悉。”韩东降下车窗,连忙招了招手。

    “韩东,你快跟我说清楚,昨天你和许继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好像很怕你的样子!”秦昭雪快步上车,一脸迫切的表情。

    韩东淡淡开口:“其实是我跟佛爷交了朋友,而不是跟许继中交了朋友,你也知道我认识赵震江,我之所以能住在一号别墅,也是跟赵震江有很重要的生意在来往,佛爷当然也得给我一个面子。”

    “许继中不是什么大人物,知道我和赵震江的关系之后,当然会害怕,所以自然而然就这样了,我还是先开车吧,依云知道我准备带你去参观别墅,还能蹭饭吃,都已经先从单位坐车出发了。”

    “这可是我们以后的婚房。”

    说完,韩东顺势踩了油门,许是不小心踩得太大,韩东口袋里的东西掉了出来。

    “咦,这掉出来的是什么东西?”秦昭雪下意识的拿起来看,赫然是一块通体由玉石打造,纹路复杂的令牌。

    然而没等秦昭雪看清,韩东便将其拿回手里,淡然的放回口袋,说道:“收藏品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