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幸福记事 第246章 寻亲

时间:2021-05-08作者:黯奴

    www..,最快更新农家幸福记事 !

    今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元旦之前,电视上就经常播放一些盼回归的纪录片,曹佩瑜在家没意思跟着看了不少。

    元旦之后,电视上相关的节目更多。

    这样的大事儿总给人一种离自己很远的感觉,普通老百姓似乎就跟着看个热闹,跟自己关系并不大。

    然而这一次,事儿竟然跟曹佩瑜关联上了。

    饭后春阳和曹佩瑜都倒在炕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唠嗑。

    电视上播的是一些寻亲信息,早些年因为种种原因背井离乡的人通过节目寻找自己在nei地的亲人。

    第三位寻亲者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他深情又怀念的讲了当年他跟家人失散,他几经周折流落他国的经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亲人在世,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上的节目。

    最后,他拿出寻亲的关键信物,一块怀表!

    怀表里头还有一张照片,虽然年份久远,照片已经泛黄,但是照片里的人还是能看清楚相貌。

    曹佩瑜和春阳早忘了唠嗑,两双眼睛都直直的盯着电视看。

    一直到这位老人的寻亲故事播完,第四个寻亲者的故事开启,她们才回过神来。

    曹佩瑜把姥姥留下的怀表拿出来跟春阳一起看。

    “是不是一样的?”曹佩瑜很不确信的说道:“我眼神儿不行,你年轻眼神好,你说是不是一样的!”

    春阳仔仔细细的看了半天,十分笃定的回道:“是一样的,绝对是一样的!”

    不仅怀表一样,连怀表里面的照片都是一样的。

    怀表虽然年头久远但还够不上文物的级别,所以根本没必要伪造。而且里面的照片是私人的,想要伪造大概也伪造不出一模一样的!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那位老人要寻的亲就是姥姥!

    事儿太大,像曹佩瑜这样沉稳的人都有些慌。春阳倒是挺冷静的,可很多感情她是没办法感同身受的,所以也不能给曹佩瑜什么建议。

    稍晚一些知恩从菌棚回来,春阳把他拉到小屋里说了寻亲的事儿,重点讲了寻亲老人现在的身份地位。

    老人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商人,先后娶了两任妻子,都是外国人。他有九个子女,下边的小辈更多,全都生活在国外。

    老人寻亲也不是想落叶归根,就是想知道他还有没有其他亲人在世,想知道亲人们过的好不好,如果可以,他希望能够提供给在世的亲人一些帮助。

    知恩去跟曹佩瑜聊了一下,母子两个又给曹蕴打了一通电话,最后决定不跟那位寻亲的老人联系,就当没有在电视上看到过这条寻亲消息。

    春阳有些琢磨不明白,晚上睡觉前就问知恩他们是怎么想的。

    知恩叹气道:“姥姥都已经不在了,咱们跟人家联系上又能怎么样呢?说是亲戚,其实就是陌生人,认了也挺麻烦,还不如就让他们以为亲人都已经不在了,以前怎么样以后还怎么样呢!”

    这是他们的决定,春阳没什么好说的。

    她就是怕曹佩瑜纠结,影响心情,继而影响到身体健康。

    还真让她说着了,曹佩瑜还真的纠结起来。

    她私心里是不想认的,觉得没有必要,各过各的日子就挺好。可她又总想如果姥姥还在会怎么选择,会不会认亲。

    如果姥姥会认亲,而她现在却没有认,那等她死后见到姥姥该怎么交代?

    她是信这些的,所以很担心,也很害怕。

    心里老琢磨这些,曹佩瑜做事情的时候就有些不专心,去院子里拿鱼的时候没看脚下的路,踩到一块儿冰上滑倒了!

    她岁数大了,摔一下可了不得,爬半天也没爬起来。

    后来还是杨成看到把她扶起来的。

    曹佩瑜自己说没事儿,在炕上躺一躺就好了,但知恩和春阳还是十分不放心,把家里的孩子暂时交给赵巧巧和孙影照看着,他们带着曹佩瑜去了县医院。

    曹蕴和冬梅也接到消息,二话不说就动身往县医院赶,最后他们两拨人在县医院集合。

    检查了一遍,曹佩瑜没有伤到骨头,不过大腿还是青紫了一大片,看着挺吓人的。

    她这样的状态真的挺让人担心,回家后就让她在屋里歇着,啥活儿都不让她干。

    冬梅宋启明曹蕴于歌都跟着回来了,年轻人都是行动派,到家都没歇多大一会儿就去外边把院子里的雪和冰都铲了出去,还严令家里的小孩儿不准往院子里泼水,往后自家的院子里不允许有一块儿冰出现。

    曹佩瑜也不想这样折腾自家孩子,一再强调自己没事儿让他们别紧张,可她怎么说都不好使,大家都觉得这些事很有必要做。

    村里跟郭家关系好的人家也纷纷过来看望曹佩瑜,还给曹佩瑜整的挺不好意思。

    过来的人越来越多,连平常关系很一般的人都来了,大家这才琢磨出不对劲儿。

    感情人家不是来看曹佩瑜的,准确的说是不光是来看曹佩瑜的,人家是冲着曹蕴带回来的男人来的!

    其实从于歌跟着曹蕴一块儿从村口下车,一路走回到郭家,村里关于他和曹蕴的传言就没有停过。

    跟曹蕴年岁相当,又跟她一块儿,村里人都猜他是曹蕴的对象。大家比较好奇的是他什么身份,结过婚没有,有孩子没有,有钱没有...

    这些问题当然不好直接问出口,大家又实在好奇,只能想着法的来打听。

    为了不让这些吃饱了撑的就爱瞎打听的人过来打扰他们得清净,曹蕴干脆自己往外放了消息。

    她让杨成几个小孩儿出去玩的时候故意把她和于歌的事儿说给村里人,只要村里人的好奇心得到满足就不会特意上门来打听。

    然而事情的走势有点儿出乎她的预料,村里人并不相信杨成他们散播出去的那些事儿,他们只凭自己的想象编造出一个他们认为最合理的故事。

    在他们编造的故事里,于歌就是一个穷光蛋,好吃懒做不务正业,媳妇跑了,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跟曹蕴勾搭上,两个人全都离过婚,正好凑一块儿对付着过日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