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幸福记事 第189章 过年(二合一)

时间:2021-03-29作者:黯奴

    !

    春阳不是很能理解冬梅的难过与悲恸,毕竟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对待各种感情的态度也不一样,就算不理解也没有关系,只要不强求别人都跟自己一个想法就行。

    冬梅也不想因为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别人过年,自己一个人待在春阳和知恩的房间里,让其他人去大屋看电视唠嗑。

    春阳出去后,宋启明鸟悄的钻进来,凑到冬梅身边,也不吱声就安静的待着。

    前边的大屋里头,曹佩瑜把电视打开,音量调低,一边剁羊肉馅一边跟春阳曹蕴他们说李家的事儿。

    她平常也挺看不惯李广柱夫妻的,可是李桂兰突然离开她也挺有感慨,觉得李桂兰走的挺惨。

    人都走了,过去的事儿自不必再提,曹佩瑜更关心的是往后的事儿。

    她问知恩:“听说派出所把人拉走了,那是查完直接火化还是家里这头能拉回来下葬啊?事儿不处理完后事也没办法办吧,活着的时候咋样咱不说,死了还不消停,哎。”

    “后事怎么整得看李永刚,这种事肯定他来张罗,咱们就别跟着发愁了。如果他需要帮忙咱就帮把手,不需要帮忙咱也别上赶着凑过去,出力不讨好的事儿别干”,知恩歪在炕上,一边剥蒜一边说道。

    曹蕴也道:“活着的时候就偏心儿子,死了自然要儿子多出力,这种时候李永刚要是还窝窝囊囊不出头他就等着被全村人戳脊梁骨吧。”

    春阳一直默默的听他们唠,过了许久才突然冒出一句:“蕴蕴姐,你和我大姐在滨江也待挺长时间了,一次李永强都没遇着过?他和他老丈人家还真的搬走了啊,在滨江生活那么多年就算搬走也不可能一点儿痕迹都没留下吧。”

    “你啥意思?想让李永强回来?虽然我和你大姐没在滨江看到过李永强,不过多多少少也听到了一些关于他的信息,听说他去隔壁省省城的广播电视台上班了,你要真想联系他我倒是可以帮你好好打听打听”,说着,曹蕴起身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电话本翻看起来。

    春阳凑过去跟着一块儿看,错愕的发现曹蕴这小小的电话本里竟然记着这么多人的电话,且不少都是她根本想不到的地方大人物!

    曹蕴见她如此吃惊便解释道:“人在外边儿怎么着都得有点儿人脉,要不根本混不开。这里头有些人我根本都没见过,人家根本不认识我,不过我们有共同认识的人,我就从人家那要了电话,说不准往后用的上呢。”

    春阳是真的服气,怪不得曹蕴和冬梅能在外头混的开,原来这里头百分之八十都是曹蕴的功劳,她是真的能交朋友且能维护住朋友的那种人。

    翻了一会儿,曹蕴终于翻找到一个隔壁省省城某单位中层领导的电话,对春阳道:“他老战友的媳妇儿经常来我们的铺子买饰品,元旦前他陪他媳妇来滨江玩,他媳妇跟他战友的媳妇一块儿来我铺子,我给她们不少优惠,一来二去聊熟了还吃了顿饭,也算是认识吧,打电话过去让他帮忙打听李永强的消息应该不难。”

    这算是欠人情的事儿,不过有的时候欠人情还人情也是拉近人与人之间距离的一个方式,只要在自己能接受的范围内,曹蕴并不排斥这样的方式。

    李家的这种急事除夕打扰人家也能说的过去,曹蕴也没犹豫,当即便给人家打去电话。

    人家也非常仗义,贼痛快的答应帮忙,还说甭管找不找到人最晚大年初二就给曹蕴消息。

    客套话说完挂断电话,曹蕴才想起问春阳:“你为啥想要找到李永强?他当初走的那么干脆,估计听到消息也未必想回来吧。”

    春阳摇头,分析道:“虽然我挺瞧不上我这个哥的,不过实话说他也不是多坏的人,当初狠心一走了之不也是被家里逼得没有办法了么,但凡我爸妈那时候少折腾一点儿他也不至于这么绝情。联系到他就告诉他家里发生的事儿,至于回不回那是他自己的事儿,只要他能过心里那一关,不回来也就不回来了。”

    曹蕴了然,还拍了拍春阳的肩膀,道:“当校长就是锻炼人哈,瞧咱们春阳办事越来越像样了呢。”

    被夸了的春阳只轻轻笑了笑,没有心思噉瑟两下。

    稍晚一些,在外头玩的孩子全都回来,家里变的闹腾起来。

    看春晚包饺子,大人也忙的不亦乐乎。

    饺子还没全包完曹佩瑜就去煮了一锅,煮好后装到饭盒里又配上蒜泥酱油让知恩给他的前同事拿去。

    曹蕴还让他带点儿酒去,今晚上李永刚夫妻都没住家里,家里不烧火一定挺冷的,喝点儿酒还能暖和暖和吧。

    知恩没带,同事守在这儿是工作,哪能工作的时候喝酒,那不是犯错误吗。

    怕同事冷,知恩还把家里的一个小的炉子搬了过去,烧起来可以暖暖手脚。此外还拎了一暖瓶热水,觉得冷喝热水也能暖和一些。

    知恩刚走不大一会儿冬梅和宋启明就从小屋出来了,洗了手帮着一块儿包饺子。

    家里人多,饭量都不小,这饺子自然也要包很多。

    春晚依旧热热闹闹,有不少好听的歌曲好笑的小品相声,小孩子笑的特别开心,春阳偶尔也笑一笑,可冬梅是自始至终都没有笑过。

    十一点多包完饺子,吃上饺子都已经是后半夜,春阳看隔壁也亮着灯,就端了两盘子饺子给赵巧巧母女三人送过去。

    正好赵巧巧她们也刚煮好饺子,酸菜猪肉馅的,两家的饺子馅儿还不一样。

    春阳提议赵巧巧母女三人跟她一块儿去郭家吃饺子,人多热闹。大过年的,不就图个热热闹闹吗。

    赵巧巧怕大过年的过去打扰人家,可一转头看到两个姑娘都眼巴巴的看着她,便应承下来。

    她们这边有满满当当五大盘酸菜猪肉馅的饺子,全都端到郭家大家一起吃。

    大人一桌小孩儿一桌,哪桌挤就去另一桌匀一下,大晚上的酒就没喝,大人小孩儿都喝汽水。

    这一顿饭吃了将近两个小时,大家一边唠嗑一边吃,不知不觉都吃不少,包那老多饺子最后只剩下不到两盘。

    连家里最有控制力的曹佩瑜都吃多了,收拾完桌子暂时也没法睡觉,干脆烧热水泡茶,大家全都上炕唠唠嗑,这岁就守到早上。

    早上五点多钟,困的滴里当啷的赵巧巧和两个姑娘晃晃悠悠回家,杨成几个孩子倒在炕上呼呼睡着,春阳他们则出去洗把脸开始收拾喂羊。

    上午会有人来家里拜年,家里人也得出去给别人拜年,所以孩子们根本睡不了多久。

    才八点多,二宝和孙影就收拾的立立正正来拜年,曹佩瑜竟然还准备了红包,春阳他们竟然都不知道。

    自己拿红纸糊的红包,不大,里头就意思意思装了点儿钱,二宝和孙影拿到红包却开心的像孩子似的。

    这样的小红包曹佩瑜准备了不少,但凡是晚辈来拜年她都给,大过年的大家都乐呵乐呵。

    自搬村里来住后春阳每年过年都会出去给人拜年,今年因为出了李桂兰的事儿,她和冬梅都不用出去,省的人家觉得晦气。

    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即可领取!

    让春阳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有人专门来给她拜年!

    &nxgchotel.bsp;  第一批是现在已经上初中的学生,春阳教过他们,心里一直记着春阳的好,于是商量好一块儿过来给春阳拜年。

    春阳受宠若惊,没准备红包心里还有些过意不去,就回自己的房间挑了几本书,给着几个学生一人一本。

    这批之后又来了一批春熙小学的学生,有春阳班的也有别的班的,春阳给他们拿糖和苹果桔子,说话的时候发现有几个孩子总往墙根放汽水的箱子那里瞅,于是又给每个人都开了一瓶汽水。

    不谦虚的说,现在郭家的条件在村里排第二那第一位保准是空缺。郭家过春节为了让孩子高兴特意搬了三箱汽水回来,不是说别人家买不起汽水,是舍不得买这老些,大年初一吃饭的时候倒上一碗意思意思就差不多了。

    这帮小孩儿也没待很久,喝完汽水就要走。

    春阳又薅着他们挨个往兜里塞糖,小孩儿都跑远了她还大喊让他们少吃糖注意牙。

    “你往人家兜里塞那么多糖还让人家少吃,你到底想让他们怎么样啊?”知恩好笑的问她。

    春阳也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就笑着回道:“我想让他们都吃上咱家这样的好糖,又怕他们一次吃太多牙疼,就怪矛盾的!”

    矛盾都源于她对孩子们的喜爱和关怀。她对孩子们好,孩子们心里都门儿清,所以孩子们都很喜欢她,也愿意亲近她。

    学校统共六个老师,真正做到被孩子们喜欢同时又愿意亲近的只有春阳和高洪成,其他老师只能占喜欢,学生们都害怕不敢亲近。

    中午十二点多的时候,曹佩瑜都说应该不会有人过来了,要把糖啊什么的全都收起来,省的家里几个孩子吃起来没够。

    话刚说完,方梅来了。

    跟去年来拜年一样,她还是拎着东西过来的,就是家家都有东西,不值钱,但心意都在。

    方梅跟汇报工作似的跟春阳讲她这一年的高中生活,小姑娘还是原来的发型,穿的也是挺旧挺破的衣服,但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好了不少,说话时神采飞扬非常自信。

    方梅的自信来自于成绩的突飞猛进,知识不仅填充了她的大脑更淬炼了她的精神,春阳希望自己教jsshcxx.出来的每一个学生都能像方梅这样--自信、美好!

    聊完课业,春阳又关心起方梅的生活,得知方梅已经好几年没有买过新衣服后,回自己房间收拾了几件她不经常穿看着还挺好的衣服给方梅,怕伤到孩子的自尊,她还补了一句:“我以前也没新衣服穿,都是大姐的衣服穿小了我捡来穿,穿到实在穿不下或者破的不成样子才换。现在条件不好就只能对付着,等你以后自己赚了钱想穿什么就穿什么,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方梅知道春阳是好心,也没觉得伤到自己的自尊心,还当着春阳的面就拿起一件衣服在自身前比量,夸李老师的衣服好看。

    送走方梅,郭家才算真的消停下来。

    一晚上没睡的大人们都困的不行,曹佩瑜干脆关了大门,让大家伙都上炕jxpxxs.补一觉。

    春阳很困,躺下来却睡不着。

    曹蕴和冬梅一左一右躺在她身边,跟她情况一样,三个人干脆小声的聊起来。

    曹蕴把春阳一顿夸,说她这个校长当的很成功,现在就这么招学生喜欢,等再过些年,她教的学生都成长起来,那“桃李满天下”不就成真了吗。

    桃李满天下嘛?

    春阳不是没想过,只是没想到自己距离桃李满天下会这么近。

    她曾迷茫过,不过现在,她很清楚自己脚下的路通往哪个方向,并且会坚定不移的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这一觉到底没睡上,躺了一会儿,家里的电话想起来,是李永强那边有消息了。

    曹蕴托的那个人真的很靠谱,一天时间不仅打听到李永强的下落,还把李家发生的事儿转述给李永强,把郭家的电话留给李永强,不管他回不回来都会往郭家打电话。

    这通电话没让春阳他们等很久,电话接通后大家也没废话,冬梅和春阳又把家里这边的情况跟李永强说了一下,问他要不要回来。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才听到李永强很决绝的声音:“回,我明天就往回赶,最晚后天能到。大哥要是支撑不起来,就麻烦你们俩了。”

    大年初一一过,似乎所有人都忙了起来。

    滨江市公安局派了人过来,李桂兰的案子正式开始启动调查,被关在大河乡派出所的李广柱那边也终于有了消息。

    然而他的说法跟李永刚夫妻的说法完全不同,案子一下子复杂起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