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幸福记事 第182章 都不容易(二合一)

时间:2021-03-29作者:黯奴

    !

    知恩还是个急性子。

    春阳答应家里安电话后,他就主动往大河村跑了几趟,催着人家先给东山村安。

    然而这电话也不是想给哪儿安就给哪儿安的,要立杆子扯线,就算先给东山村安也要等上一等。

    还没等到安装电话的人进村,村里人先听说知恩着急装电话了。

    就跟当初郭家买彩电一样,郭知恩要安装电话也在村里引起不小的轰动。

    装一部电话要好几千块钱,好几千块啊!有这个钱,可以给家里买个农用车,可以买个大机器,还可以买牲口...

    关注公..众号,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反正买啥都好,就是比安电话合适啊。

    电话那玩意儿也不是安完了就不要钱的,那打电话还得花钱,郭家到底有啥要紧事非要往外头打电话,纯粹就是钱多烧的。

    往常家里孩子干啥都乐呵呵的支持的曹佩瑜这次竟然不同意知恩和春阳的决定!

    “外头人说的也没啥毛病,花这老多钱安个电话,一年到头能打几回啊,这不是有钱烧的吗。你现在整木耳需要钱,杨成读初中花的也比以前多,知勤知善也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你算一算,家里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你就不能省着点儿花”,曹佩瑜皱着眉头还挺忧愁的说道。

    年轻人和老一辈的人想法上有不同很正常,只要大家能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聊一聊就不会有矛盾。

    曹佩瑜也没上来就强硬的说“不行,你们不能安电话”,那知恩和春阳说话自然也很温和。

    知恩笑着说道:“妈,你这想法就不对,咱安装电话,只要在紧急的时候用上一回那就值得。我大姐和冬梅姐都在滨江市,家里要是有电话她们隔三差五的就能往家里打个电话,你不也安心吗。就不说我跟小赵、郑奋斗和外头的那些战友联系,就说下头的杨成和知勤知善,转眼不几年他们也会出去读书,到时候你不惦记?心里惦记着难道还要靠写信联系啊,那你能放心吗?”

    李冬梅和曹蕴年纪大了,在外边跑也习惯了,曹佩瑜虽然惦记她们倒也不会特别担心。

    杨成再有一年多就该读高中或者中专啥的,一个月也回不来一趟,那当然还是有电话联系更方便。

    杨成之后就是知勤和知善,这一年一年的过的多快啊,捡她们的时候还都在襁褓里哇哇哭呢,眼瞅着这都要上学了,那再眨巴眨巴眼睛她们可不也要飞出去上学工作啥的么。

    家啊,就像一个鸟窝,鸟儿羽翼未丰的时候可以一直在鸟窝里待着,可等他们长大了能飞了,总得让他们出去飞一飞啊。

    想到以后,曹佩瑜忧愁的叹口气,摆摆手松口道:“你们愿干啥就干啥吧,我年纪大了,这个家到底要靠你们撑起来。”

    嘴上说着年纪大,曹佩瑜忙前忙后张罗着一家子的吃穿可一点儿不含糊。

    郭家在整个东山村绝对是最干净整洁的,谁来郭家都要夸一夸曹佩瑜会过日子会收拾。

    家里的孩子都是她看着长起来的,爱干净爱收拾的习惯也早早被她养出来,现在知勤知善两个小姑娘也能帮着她分担一些家务,收拾院子堆柴禾这些活儿杨成干的也很顺手。

    跟村里同龄的孩子们一比啊,曹佩瑜养出来的孩子就是不一样!

    往常都是姐妹俩在一块儿玩,后来李广财和二龙媳妇的丑事闹的全村人尽皆知,李广财和赵巧巧的两个姑娘在村里老被人说道,渐渐就不跟说她们的孩子玩,转而跟知勤知善玩起来。

    虽然李婷婷姐妹比知勤知善大的多,但她们四个竟然还能玩到一块儿去也挺神奇。

    春阳在知勤知善挺小的时候就教她们拼音算数,两个小姑娘都很聪明,还没正式上学但已经掌握小学二三年级的知识,平常跟李婷婷姐妹玩的时候经常问她们问题,为了不让两个小姑娘问住,也为了读书出头不让自己母亲受苦,李婷婷姐妹俩学习都特别刻苦。

    她们互相影响,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努力着,曹佩瑜很放心,赵巧巧也很欣慰。

    赵巧巧现在可忙着呢。

    栽培木耳真的能赚到钱,她干的更来劲儿,成天早出晚归忙木耳的事情,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

    李广财已经不咋跟她闹,不是他认清事实,是他发现每次闹最后都是他吃亏,轻了是被骂重了就是被打一顿,怪没意思的。

    他不闹,上头的老头儿老太太可一直不消停。

    老夫妻俩成天发愁,这大儿子家的三个儿子都挺不是玩意儿,两个姑娘也啥事儿不管,日子过得不像样;二儿子家也不平静,老大闹着要娶个寡妇,老小又是个不省心的,中间两个姑娘一个嫁的不好一个离家出走也不知道是生是死;小儿子家更愁人,夫妻俩整的跟仇人似的,挺好的儿子现在都变成酒蒙子了!

    老夫妻俩没少骂李广财,让他硬气一点,别啥事儿都让赵巧巧拿捏着。可惜骂不顶用,赵巧巧就是厉害,不管用什么招李广财都不是对手。

    骂李广财不行,那就只能从赵巧巧这边下手。

    夫妻俩一遍又一遍的找赵巧巧,也不管她是不是在忙,絮絮叨叨磨叽。发现磨叽不好使就开始骂,那也不顶用,最后还想动手打人呢。

    李广财动手赵巧巧可不惯着,指定狠狠的打回去,可那么大岁数的老夫妻跟她动手,她可不敢还手,万一老头儿老太太有个啥事儿她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所以啊,她现在特别头疼,见着夫妻俩能躲就躲,躲不开就闷不吭声随便他们闹,动手的话她的跑开,左右这俩人没她腿脚利索也追不上她。

    然而这样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往后的那么多年她不可能一直受气也不可能一直躲着,总得想办法解决这个事儿。

    那怎么解决呢?

    她实在没招,跟孙影探讨木耳问题的时候顺道就说了这个事儿,希望孙影给她支jsshcxx.支招。

    孙影最近也挺忙,她和二宝一边忙木耳的事情一边顾着地里的庄稼盖房子的事儿倒也没耽误,现在房子已经盖起来,他们打算收完秋就搬过去住呢。

    新房子也在村边,跟郭家是隔一条道面对面的邻居。房场小,房子盖的就不大,前后院也没多大的地方种菜,饶是如此,孙影和二宝还是非常满意。

    甭管房子大小,甭管位置好不好,那都是他们两个人的家,他们可以消消停停的住着不用老听二宝爸妈絮叨。

    孙影听了赵巧巧诉苦,叹气道:“你说咱想过消停日子咋就这么难呢。婶子,你既然诚心问我我也不跟你打马虎眼,心里有啥就说啥了啊。我觉得你和我广财叔这日子再这样过下去实在没意思,不如离了,房子给他你搬出来,家里的车和牲口啥的你都带走,往后你一个人消消停停的带着两个姑娘过日子不也挺好么。”

    赵巧巧沉默许久才道:“我也想过离,又怕往后两个姑娘怨我。她们都姓李,不管李广财多孬那也是她们的爸,往后李广财老了不能动了她们还得给他养老呢。再说了,我也不是二十多的小姑娘,好些事儿也就搁心里想一想,真的不敢做...”

    孙影明白她,却也不十分赞同。

    她道:“你敢第一批搞木耳,就冲这一点你比多少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小小子强!婶子你别老往不好的地方想,多想想你厉害的地方,不管离还是不离你肯定能把日子过好。”

    大概是从孙影的话里得来一些勇气,当天晚上赵巧巧就问两个姑娘同不同意她跟李广财离婚,让她没想到的是两个姑娘都特别同意,还催她赶紧离。

    离婚不容易,离完婚之后怎么安排也是个难题。

    住肯定不能跟李广财住一起,离婚分开住上头的老头儿老太太也不会再找她的麻烦。

    不一块儿住,那她们能住哪儿呢?

    她手里可没什么钱,一个离婚的女人带两个还在上学要花钱的姑娘跟谁借钱谁都不能愿意借。没有钱那就没有办法盖房,不盖房那不就没有房子住吗。

    李婷婷年纪大也懂事,帮着一块儿想办法。

    可惜,她也没想出什么来,倒是李娇娇在旁边提议道:“车老师搬学校住了,冬梅姐家的房子空着呢,要不咱们跟她们借房子住一段时间呢?”

    “哪有借房子住的!”赵巧巧的第一反应是这办法行不通。

    可是晚上睡不着觉仔细一琢磨,说不定这个办法真的能行。

    平白无故的就去别人家住那肯定.zyxta.不行,但给钱给东西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冬梅不在家,房子的事儿她只能找春阳谈。

    她找来郭家的时候,春阳正在自己房间看着今天乡里刚给她送过来的捐赠物资清单傻乐呢。

    运动器材有五十根跳绳、五十个毽子、五个足球、三个篮球、三个排球,此外人家还要派人过来给学校立单杠、双杠、秋千和滑梯,学生们肯定特别喜欢。

    运动服是一到六年级的学生每人一套,包括上衣外套和长裤,学校的老师也有,除了外套和长裤还配了一双运动鞋,还挺贴心呢。

    单子先到,物资过几天也能到,想一想就怪激动的。

    其实都不用看单子,春阳只就想一想这个事儿就能笑出来。

    被曹佩瑜喊出来见人,春阳狠狠的揉了一把脸才控制住自己的表情。

    听赵巧巧说完此来的目的,春阳没有马上给准话,只道:“房子是我大姐盖起来的,所以这个事儿我也不能替她拿主意,等我回头给她打一个电话问问她吧,小婶儿你耐心等几天行不?”

    那有啥不行的呢,是赵巧巧在求人,春阳没直接拒绝已经很不错。

    家里的电话还没装上,学校暂时也没通电话,春阳只能赶周末去派出所借着知恩jxpxxs.的关系跟人家借电话用。

    说来也是巧,春阳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冬梅正好在家,门卫大爷帮忙去喊人,过不多一会儿冬梅就来接电话了。

    亲姐妹,很多时候就算情绪不通也能从对方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甚至是说话的语气里发现不对劲儿。

    冬梅一开口,春阳就听出不对了。

    “大姐,你咋的了?往常这个时候你不都在商场里面忙么,今天咋在家?是不是出啥事儿了?”春阳紧张的问道。

    冬梅也没有隐瞒,带着哭腔说道:“我,我又看到巧丫了!她现在过得不咋好,可该怎么办啊?”

    事情是这样的,自打早前冬梅在商场见过巧丫之后心里就一直惦记着,但她也没打算去打扰巧丫的生活,只每天都期盼着能再次遇见巧丫,只当个路人瞅一眼孩子就好。

    八月在家办完春阳和知恩的喜酒之后她和曹蕴又回来继续做买卖,就在八月的最后一天,巧丫竟然来她们的铺位买东西了。

    还是上次带她来的那个男人领着她,远远看着俩人都还行,近看才发现俩人都很狼狈。

    巧丫穿的衣服鞋啥的都挺好,就是脏兮兮的,凑近了能闻到身上有一股子味儿,头发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洗过油的打柳,指甲缝里都是烟泥儿,波棱盖的后弯儿里都也存了烟泥,不认识的人看了心里肯定会犯膈应。

    那男的戴个眼镜看着挺斯文,其实也是脏兮兮的,烟色的衣服前襟油亮亮的,指定有时间没洗过。

    巧丫没有认出她来,专心趴柜台上挑头花,冬梅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控制住情绪没话找话跟那男人打听情况。

    那男人似乎不爱说话,冬梅问他十句八句他也只回一句,冬梅怕打草惊蛇也不敢问太多。

    巧丫挑中一个粉色的头花和一对发卡,冬梅只意思意思收了点儿钱,还跟巧丫说以后再来买东西都可以这么便宜,巧丫也没说还会不会来就走了。

    冬梅到底不放心巧丫,开始想办法打听巧丫的消息。

    这人呐,只要有心,有人脉,就没有打听不着的消息。

    知道这些年巧丫的经历后,冬梅又是心疼又是内疚,恨不能时间倒流回到她们最困窘的时候,就是有人把刀架在她脖子上她都不会把巧丫送人!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