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幸福记事 第094章 女人的必经之路

时间:2021-01-18作者:黯奴

    !

    时隔大半年,春阳终于又来例假了!

    只是吧,这例假来的特不是时候。

    去年家里有一块地因为上冻早榨子没刨出来,翻地之前必须得先把榨子刨了。

    正好赶上周六春阳不上课,就扛着镐头跟家里人一块儿去刨榨子。

    xgchotel.

    地还没完全化开,不一定哪镐头就能刨出冰碴来,这活儿干的还挺费劲。

    一开始还挺好的,刨着刨着春阳就觉得不大对劲儿,下头黏腻腻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往外流,小肚子也一抽一抽的疼。

    她以为是自己干的太猛抻到了呢,跟旁边的冬梅和知恩打一声招呼去地边歇着喝口水。

    他们带的是凉水,几口凉水下肚,春阳浑身一个激灵,肚子好像更疼了。

    她坐在地边的枯草上,身子深深的弓起来,抱着双臂捂着肚子,想减轻痛苦,效果却不大理想。

    曹蕴先刨完一根垄过来看她,询问她情况,她一五一十的说了,曹蕴便道:“不是来红了吧,你有准备没有?没准备赶紧回家吧。”

    jsshcxx.哪有什么准备,这么突然,春阳都有些缓不过神来。

    曹蕴刚嘱咐完注意事项让她赶紧回家知恩就过来了,平常挺精挺灵的小伙儿在这事儿上可一点儿不敏锐,挨着春阳坐下不说还一个劲儿的问她怎么了,春阳吭吭哧哧不知道该怎么敷衍过去,他还当她严重的话都说不利索,关切的更来劲儿。

    曹蕴实在看不过去把他拉起来,扒了他的外衣递给春阳,这才把他撵到一边儿去。

    关注公众jxpxxs...号,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别理那个臭小子,披上衣服赶紧回家吧,多喝点儿温乎水”,曹蕴嘱咐道。

    春阳起身,伸手往后屁股上摸了一把,有湿意,低头一看,她刚坐过的枯草上已经留下痕迹。

    她特别不好意思,都不敢看别人,麻溜的把衣服披好转身匆匆离开。

    曹蕴量少,来例假就几块软和的布换着用,冬梅一般是纸和布换着用,春阳在屋里找半天也没找到冬梅常用的那种粉色的纸,只好去求助曹佩瑜。

    曹佩瑜给她一个月经带,她说以前她还有的时候都用这种,有个新的还没用就没例假了,正好给春阳用。

    换好衣裤又喝了一大茶缸子的热乎水,春阳总算松一口气。

    躺在热乎乎的炕头,看着知勤知善两个小丫头天真的笑闹,春阳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

    当女人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都不说生孩子,就这一个月一次的例假就够人受的。

    不疼的还好,疼的人真的是太痛苦了,什么都干不下去,太耽误事儿。

    长这么大春阳头一次体验这种疼,比平地摔的头破血流还要疼,趴在热炕上一动都不能动,动一下下边乎乎淌肚子嗷嗷疼,曹佩瑜让她睡一会,睡着起来就不疼了,可她疼的根本睡不着。

    冬梅他们刨完榨子回来都来看她,询问她现在的情况,安慰她这都是正常的,疼着疼着就习惯了。

    多可怕,连疼都能习惯,对于女人来说,还有什么是不能习惯的呢?

    习惯,也许并不是一件好事。

    就好比知恩吧,这么多年一直习惯性的把春阳当成一个小姑娘,有好吃的好玩的想着她,有事没事总习惯性的把她当孩子哄着,可这么一眨巴眼,小姑娘就长成大姑娘了。

    曹蕴把他的衣服给春阳的时候他大概就猜到怎么回事儿了,春阳走后曹蕴还给他数落一通,怪他没有眼力见,春阳都那么难受了他还叫人家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的只有李春阳吗?他就好意思了吗?

    接下来的活儿干的漫不经心,干完回家他都不敢进屋,就怕见到春阳俩人对着不好意思。

    可家里就这么大点儿地方,还得在里屋炕桌上一桌吃饭,想躲过去是不可能的。

    好巧不巧,吃饭俩人还是对着坐,不经意一抬眼视线就能撞一块儿,然后俩人再都不好意思的低头继续吃。

    这种尴尬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春阳例假结束。

    春阳能跑能跳能上班能干活,下班后跟杨成一块儿用铡刀铡草喂牛。

    杨成蹲地上拿草往铡刀下边送春阳怕铡到他的手,杨成站着压铡刀春阳又怕他劲儿小累到他,这要是能一个人把草就铡了春阳指定不找他帮忙。

    正好知恩昨晚上值夜班,今天白天在家休息。他上午去地里干活,下午被曹蕴她们摁着在家睡觉,睡醒起来上厕所就看到春阳和杨成俩人在那铡草。

    他赶紧过来把杨成从地上薅起来,让他进屋去写作业,又让春阳递草,他来铡。

    春阳铡的还挺顺手不想换,就让他递草,知恩就很顺口的来了一句:“你现在能使劲儿了?”

    问完又觉得怪别扭,想找补又不知道从哪儿找,一张脸憋的通红。

    春阳看他那样儿没忍住笑出来,伸腿在他的小腿上不轻不重的踢了一脚:“行了你,这都一个礼拜了啊,怎么还这样啊。咱家从老到小除了杨成和你就都是女的,这些事儿说不定你比我还懂呢,就别搁我这儿装脸皮薄了。”

    她能放开,知恩自然也不好意思这个样儿。

    “你别胡说啊,我懂的可不多,家里也没人特意跟我说过这些啊”,知恩还是把她摁地上让她递草,自己一边儿轻松的铡草一边说道:“你那天那样真把我吓坏了,知道是咋回事儿后我还特意去回收站找书刊了好几个晚上,理论上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不过我毕竟是个男的,没办法理解你们那几天的感受,所以说我懂的不多,真不多。”

    摊开来聊还真的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春阳这几天难受坏了,起个头就有些刹不住,絮絮叨叨的跟知恩抱怨起来。

    总结起来就是当女人很痛快,要是每个人出生前能自己选择性别,她一定毫不犹豫的选择当个男的。

    知恩就安安静静的听她说,等她说完才笑呵呵的说道:“要是能选我就当个女的,体会体会你说的疼到底是有多疼。可说一千道一万咱都选不了,只能在自己的坑里好好过日子。”

    属于春阳的坑并不平整,偶尔还往下掉一两个泥块石块。

    四月末挺普通的一天,春阳正在教室专心致志的上课,谁成想一口大锅从天而降,差点儿给春阳砸断气儿!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