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幸福记事 第083章 谁吃亏?*.

时间:2021-01-06作者:黯奴

    !

    曹蕴不乐意,马上跟李桂兰强调是她先提出拿粮食换房子的,那半拉房子就应该换给她。

    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抽红包!

    吵吵嚷嚷中,她还说了自己能拿出来的粮食。说实话,不算少,相当于郭家一年产粮的一半还多,交完公粮郭家也就只能剩下点儿口粮。

    然而就这些粮食跟半拉房子比起来,似乎还是一半房子更值钱。

    毕竟这也不是可丁可卯的一半房子的事儿,房子里还置办了其他东西,房子外头有院子,这些杂七杂八的都划拉到里头就是把郭家一年的产粮都拿出来也不够啊。

    曹蕴非要用粮食换,李家坚决不换,两头都寸步不让,还越凑越近有动手的趋势。

    紧要时刻李家那头不知道是谁大声嚷嚷一句:“你别不要脸,都要离了还想占我们李家的便宜,口口声声的说两家都不吃亏,那要不吃亏我们李家出一样多的粮食换你那半拉房子你换不换?”

    这句话提醒了李家人,他们开始吵嚷着要用同样多的粮食换房子。也不知道是吵累了还是怎么着,反正郭家这头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完全被李家的声音压下去,给人一种李家气势完全压倒郭家的感觉。

    曹蕴适时红着眼睛做出一副受尽委屈的表情,带着哭腔说道:“我嫁到你们李家啥活没干过,也从没做过对不起你们李家的事儿,到最后了就想给我娘家换一所好一点的房子你们都不乐意,你们也太欺负人了。”

    说完她还真捂着脸哭了两声,放下手,她哽咽着说道:“你们李家人多,你们势大,我惹不起你们,我认了还不行吗?你们今晚上就把粮食送过来,我和李永刚连夜走,明儿人家一开门就把手续都办了,这下你们满意了吧。”

    她一说完,春阳和冬梅就一左一右的扶住她,她一歪头将脸埋进冬梅的脖颈间,呜呜哭的更大声。

    房门突然被推开,在外屋地做饭的曹佩瑜拎着锅铲子出来,先心疼的看看曹蕴,又愤愤喊道:“就没有你们这么欺负人的,跑到我家门口欺负我姑娘,什么粮食换房子,我不同意,那是我姑娘的房子。”

    她这样说李家可不同意,又嚷嚷起来。

    曹蕴一副伤心欲绝心如死灰的模样拦着曹佩瑜不让她跟李家人吵,李家人呢,也担心曹蕴反悔又要扯皮事情磨叽个十天半拉月的也磨叽不下来,在李老头的一声吆喝下,李家人如来时一般呼啦啦全都走了。

    人都走没影了,曹蕴还搁那儿吸鼻涕擦眼泪呢。

    “行了行了,别演了,我棉袄都让你蹭上大鼻涕了”,李冬梅没好气的说道。

    曹蕴噗嗤一声笑出来,忍不住又吸了一下鼻子,道:“冻的我大鼻涕都出来了,赶紧进屋吧,估摸着一会儿他们就会摸黑把粮食送过来,今晚上我和李永刚就去办离婚。”

    她想办人家也不开门啊,就算大晚上的去也得等明天人家开门。可她还执意要大晚上去一来是为了让李家人安心也显出自己离婚的决心,二来就是怕李家缓过神来又闹。

    先把事情办好,婚一离,他们要真敢来闹那一哭二闹的步骤也省了,直接上家伙事儿给这帮人打出去,反正她占理。

    在李家送粮食来之前郭知恩先回来了,围一桌吃饭听说刚才的事一点都不吃惊,好像他早料到李家会有这一出似的。

    他还夸了杨成,说杨成做的好,不过以后再有这事儿别往前凑,他一个小孩儿不该管大人的事儿。

    说完杨成他又对曹蕴道:“姐,今晚上我陪你们去,就你和李永刚我不放心。”

    饭吃完不多一会儿李家赶车拉来粮食,年轻人全都上手把粮食搬进屋里摞好,曹蕴也履行承诺穿戴整齐要跟李永刚去办手续。

    李永刚说不着急,明早再去就行,曹蕴和李家其他人都让他闭嘴,必须现在就去,在门口蹲半宿也必须马上去。

    他们走后李家人也跟着离开,春阳和冬梅陪在曹佩瑜屋里待一会儿便回自己屋休息。

    春阳躺炕上睡不着越琢磨越觉得不对,今儿发生的事怎么都这么寸呢,一环扣一环,好像事前安排好了似的。

    如果她和冬梅反应慢都没在适当的时候开口说话,想来曹蕴也有办法应对李家,她们的助攻不过是锦上添花。

    曹蕴怎么能算的这么明白?

    不对,很多事儿是不可能算到的。比如村里关于知恩得罪人的流言,曹蕴根本不可能预料到。

    所以...

    这一晚上郭李两家大概除了不懂事的孩子其他人都没睡好,曹佩瑜自然是盼着姑娘的事情办得顺利,别节外生枝。李家那头琢磨的可就多了,都快天亮了李桂兰和李广柱才恍惚意识到事情可能不大对劲儿,从一开始他们就在被曹蕴牵着鼻子走。

    天一亮,李桂兰就指使李广柱去找李永刚和曹蕴,看看他们在搞什么鬼,有什么不对赶紧应对,别又吃亏。

    没错,他们觉得李家吃亏了,吃了大亏。原本一大堆人去是想跟郭家要钱要东西的,结果呢,啥都没要到不说还搭进去那么多粮食。头半夜他们还挺得意,觉得占了郭家的便宜,可从头捋一遍就会发现他们好像什么都没占着。

    李广柱到底慢了一步,赶过去的时候李永刚和曹蕴已经办完手续。

    办好离婚出来,知恩笑的倍儿灿烂的问李广柱父子:“叔,永刚哥,去我家吃个饭不?咱好聚好散,以后也别整鸡皮酸脸的事儿。”

    他表现的越高兴越客气李广柱就越觉得不对劲,摆摆手表示不吃饭,背着手转身就走。

    走出去十几米,他猛然挺住脚步转头问知恩:“你工作的事儿咋说的?还有没有门儿?”

    “有门儿啊”,知恩一咧嘴,露出一个比七八月大中午的太阳还刺眼的笑容:“我昨儿去县城刚把这事儿落实,咱镇林业下边的一个林业站和咱乡的派出所两个地儿都能去,我选的派出所,离家近,方便照顾家里,省的我妈我姐和俩妹妹在家被人欺负。”

    李广柱:...

    “不,不对啊”,李永刚看着他木呆呆的问道:“你不是得罪人工作没指望了吗?咋,咋还能有这么好的工作?”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