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幸福记事 第079章 熟悉又陌生*.

时间:2021-01-02作者:黯奴

    !

    曹佩瑜和知善知勤也挤过来往外看,窗子太小雪太大,任人睁大眼睛也只能看出一个模糊的人影,实在辨不出到底是不是知恩。

    可春阳有一种直觉,那个人就是知恩,绝对是他!

    她都不知道自己激动之下会做什么,等她缓过神来,已经趿拉着棉水乌拉跑出来,迎风冒雪的朝着那个模糊的人影奔去。

    李冬梅和曹蕴也追出来,站在房门口大声喊着什么。

    风卷着雪花呼呼的从耳边刮过,裹挟其中的呼喊声被自动过滤掉,春阳是一个字儿都没听见。

    那个人影似乎也看到她,跟她一样跑起来。

    近了近了,只剩下几十米距离完全可以看清彼此样貌的时候,春阳停下脚步,弯腰扶着膝盖,呼哧带喘的同时开始后悔。

    她这是在干嘛啊?

    怎么就一激动跑出来了呢?跑出来也就罢了,怎么连棉袄都没穿,只穿了一件不算很厚实的毛衣,刚才精神亢奋又一直在跑没觉得怎样,这会儿风灌进来,好像骨头缝都是冷的。

    知恩离开的这三年,他们一直保持书信来往,八八年的时候知恩还往家里寄了一张照片,他站在葱翠的矮灌木前,一手拿锅铲一手拿菜刀,笑的比七月的阳光还要灿烂。

    没错,知恩在部队这三年一直在炊事班服役,每回写信给春阳都说自己又学做什么新菜做什么面食,回来要做给春阳吃呢。

    春阳也会跟知恩汇报自己的情况,她顺利拿下文凭,她涨工资,她又长高了些...有时候还没收到知恩的回信她的下一封信已经邮寄出去,隔段时间不写信或者没有收到知恩的信她都会焦躁烦闷。

    时光匆匆而逝,被她小心锁进抽屉的那一摞厚厚的信封承载着他们三年不曾与他人说的故事,说不上有多刻骨铭心,至少是美好的。

    一晃神间,知恩已经来到她面前,放下军绿色的行李袋,摘下厚厚的棉手套,在她的脑袋上胡撸一把,带着笑意说道:“傻不傻,这么冷的天也不知道穿个棉袄,耳朵都要冻掉了吧。”

    说完,他直接脱掉军大衣给春阳披上,重又拎起行李袋挥一挥手:“走吧,回家,外头可真冷。”

    春阳跟在知恩身后,搁他身上正正好好的军大衣穿在她身上却长的要拖地,他的棉手套戴在她手上也晃晃荡荡大上许多。

    这才三年不见,知恩就长高了这么多,也壮实不少,春阳竟觉得有些陌生。

    走到院门前,知恩看到还蹲在门口的杨家小子纳闷儿的用眼神询问春阳这是谁,还没等春阳回答,曹佩瑜几人呼啦啦的从屋里出来,又笑又哭的拉他进屋,谁都没提杨家那小子。

    知恩很识趣的没有多问,进屋后先乖乖的任由曹佩瑜拉着上下瞅一遍,又挨了曹蕴不轻不重的两拳,这才安安稳稳的坐在自家炕头上说起话来。

    他不仅高了壮了,性子也变不少,比以前爱笑爱说,三两句话就把抹眼泪的曹佩瑜逗笑,又跟变戏法似的变出几块糖,成功的让害怕的躲在曹蕴身后打量他的知善和知勤颠颠的凑到他跟前儿亲亲热热的叫大哥。

    他给知善知勤一人三块糖,手里还剩三块,笑着看向春阳:“来,叫一声大哥,这三块就是你的。”

    春阳没绷住朝天翻了个白眼儿,谁稀罕他那三块糖啊。

    她不叫,他还真不给,把糖揣回兜里后又自然的聊起别的话题。

    曹佩瑜问他在部队好不好,他就叭叭的说起自己在部队的生活来。

    他在南方某地服役,新兵训练结束后直接被分配进空军某连队的炊事班,在保证连队的一日三餐正常供给的同时也要参加常规的军事训练,每天过的忙碌又充实。

    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可领!

    服役期满,新兵入伍,他这个老兵自然收拾行李光荣退伍。

    回来路过云河县城,他还去了一趟人武部把该办的手续都办了,又拿着相关手续去了一趟民政部门,确定没什么事了才回家来的。

    “都办完了?那工作的事儿定了没有?没说给你分配啥工作吗?”曹佩瑜巴巴的问道。

    知恩没把话说死,只道:“上边儿说让我回家等消息,这两年情况跟以前不一样了,工作没有那么好分配,反正冬天也没啥事儿,就安心等着呗。”

    曹佩瑜也知道这情况,忍不住叹口气道:“工作不工作都不要紧,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就行。再怎么着家里还有地呢,咱种地养牲口也照样过日子。”

    老人家经历太多不好的事儿,活到这个岁数看重的只有一家人的团圆和美,其他的都不看重。

    不过曹蕴跟她想法不同,曹蕴觉得知恩一大男人得有点儿志向,能在天上飞干嘛要在地上跑,能在江里游就没有必要在泥塘子里打滚儿。

    曹佩瑜乐颠颠的去做饭后,曹蕴压低声音对知恩道:“不管你是上班还是搁家种地都得打算好,光想着吃饱了不饿可不行,你还得赚钱盖房子娶媳妇儿呢,可别指望我出钱给你娶媳妇!”

    知恩马上举手发誓说以后娶媳妇盖房子绝对不让大姐操心,他自己的事儿和家里的事儿都他来办。

    发完誓,知恩也悄声问道:“外头那小子谁啊?这么冷的天蹲外头再冻坏了。”

    曹蕴斜楞他一眼没说话,知恩一头雾水的看向春阳和冬梅。

    冬梅马上下地穿鞋说去帮曹佩瑜做饭,走之前还把曹蕴也拉了出去。

    春阳避无可避,凑近知恩低低道:“那是杨家那边的孩子,就是蕴蕴姐...”

    话不用多说知恩就明白了。

    “他来干嘛?”知恩疑惑的问道。

    俩人一起朝窗外看去,杨家小子已经变成了一个“雪人”,动也不动一下。

    “不知道,谁问他都不说,蕴蕴姐说不搭理他他就不会来了,可我瞅着不是那么回事儿”,春阳叹息着说道。

    知恩轻轻“嗯”一声,又看了两眼,突然开口说道:“我出去瞅一瞅,别真冻坏了。”

    说是瞅一瞅,结果他出去像拎小鸡子似的直接把人拎进屋来,先在外屋地检查手脚有没有冻坏,等他缓的差不多了才让他进里屋到炉子边烤火取暖。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