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第537章 元斋的真面目

时间:2018-07-06作者:西瓜帅猫

    这次合击的冲击惊人,四周的防御法阵变得残破,濒临破碎。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压力,那是死亡逼近的感觉,让人心神颤栗,甚至一些实力稍弱些的直接趴在地上吐血!

    释迦禅师损耗了不少精血施展秘术,此刻状态有几分虚弱,萎靡地站在原地,长长出了一口气。

    “终究还是赢了……”莫怀谷和古长空对视一眼,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软软地躺在了地上。

    “我的鬼神切……那个男人是魔鬼!”山本贺一面色呆滞,眼中带着惊惧,那个男人即便死去,也依旧成了他一辈子的噩梦。

    巨大的实力差距让他感到了恐惧,这种恐惧并不能随着他的消失而消失。

    “多么可怕的男人……”艾伯特摇了摇头,瞥了古禅师和山本贺一一眼,感叹一声。

    虽然最终的胜利属于他们,但他们依旧心神震撼。

    他们拥有人数的优势,即便如此,依旧有两员大将遭受重创。

    巫虫王默不作声,神色中流露出悲痛之色,赢的代价太大,他的孩子们死了半数以上。

    剑王和影王大口喘着粗气,心有余悸,冷汗不受控制地留下,这一战带给他们的冲击太大。

    尘辉松了一口气,“再强的怪物,也是会死的怪物!”

    而这时,陈浩、白虎以及莫轻语三人已经不顾一切地冲向祭祀台。

    祭祀台中央,赤金色的岩浆翻滚,刺目的光芒携裹炽热的气流荡开,恐怖的温度可以将钢铁顷刻间化作液体,稍稍靠近甚至就会感觉自己似乎要被点燃。

    但此刻,陈浩他们毫不畏惧,要冲过去一探究竟,凌宇绝不会就这样死掉。

    元斋等人及时将他们拦下,面色沉重。

    “这不是普通的岩浆,我们若是跌入其中,一样会尸骨无存。”虚怀明叹息。

    “虚爷爷说的对,他已经死了。”尘辉冷笑,带着幸灾乐祸之意,看着陈浩等人,“我说过,他很愚蠢,他做了太多不该做的事情,惹了太多惹不起的人,终将付出代价!”

    “混蛋,老子杀了你!”陈浩咆哮,神色狰狞。

    “不要冲动,无论你再做些什么,他也不可能死而复生的了!”虚怀明拉住了他,沉声道。

    尘辉笑容森冷,道:“现在把那株药材交出来,再对我磕一百个响头,最后自断双臂,我还可以饶你一命,庇护你的家伙已经死了。”

    “非要赶尽杀绝么?”虚怀明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们是不会坐视不管的。”

    尘辉眉头皱起,突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凌宇死了,他和巫虫王他们再没了共同的目标,接下来大家就是相互争夺最终机缘的敌人。

    山本贺一与古禅师战力都大大折损,目前场上余下巫虫王、艾伯特、元斋以及虚怀明四位最强战力,自己这边失去了力王孔岩,根本不能与他们对抗。

    暂且不说如何处置凌宇的余党,自己能不能保住性命都是一个问题。

    只能赌一赌了!

    赌元斋!

    “元老,你我联手可好,战圣殿会永远记住你的友谊。”尘辉微笑,表面上从容淡定,实则内心很焦急,因为他也不确定元斋会不会答应。

    他选择元斋是有理由的,父亲曾对他提起过元斋,这个人在某些时候是个理性到冷血的生物,尤其关乎到他的个人利益时。

    虚怀明摇头轻叹,“有病乱投医,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利益至上,无视道义么?”

    “友谊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并不能打动我,换一个实际点的看看。”元斋突然开口,声音说不出的平静与淡漠。

    “元兄!”虚怀明瞳孔骤缩。

    “元宗主!”陈浩等人呆呆地看着他。

    “怎么会这样……”韩道子和万机子发愣,他们这才想起,他们似乎从来就不了解这位道宫十宗之一的宗主。

    众人大惊失色,骇然不已,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元斋会说出这种话,包括他的部众们。

    元斋像是什么也没听见,静静地站在原地,面无波澜,等待着尘辉的回答。

    尘辉目光一震,欣喜地大笑起来,赌赢了!

    “好!好!好!”尘辉很激动,一连说了三个“好”,他承认,他低估这位老人了,本以为他愚不可及,实则那只是他的伪装,潜藏在伪装之下的,是一只凶狠冷血的猛兽!

    “战圣殿藏经阁随便元老您阅览!”尘辉态度恭敬,躬身笑道,“至于机缘的分配,夺取之后再进行商讨,您看如何?”

    元斋毫不迟疑道:“成交。”

    “宗主,你不能这样啊……”连他的手下们也感到了羞耻,如此轻易地就转换到敌方阵营,试图去阻止。

    “闭嘴。”元斋冷漠开口,却如惊雷在他们耳边炸响,令他们如坠深渊,通体冰凉,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陈浩等人怒不可遏,死死地盯着元斋,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他已经被千刀万剐。

    虚怀明看着元斋那淡然的目光,心绪起伏,长叹一声:“元兄,老夫阅人无数,最终输在了你的手里。”

    “这是我的荣幸。”元斋淡淡道,“有时候我都看不透自己,唔,在医学上貌似是叫人格分裂吧,现在你们看到的,才是真正的我。”

    他很理性,理性到冷血,也很自信,自信到自负。

    当初,他看中了凌宇的价值,才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始终站在他那边。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杀邱觉囚,站在战圣殿的对立面,他坚信自己的眼光。

    现在,凌宇死了,死人是没有价值的,所以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新的阵营,来确保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他没有因此感到愧疚,也没有因为自己看错人而羞恼。在他看来,这就是一场冰冷的利益互换,是投资,但凡是投资都是有风险的,在投资之前他就做好了失败的觉悟。

    他隐约间觉得,凌宇也是知道这一点的,他似乎和自己是一类人,冷血无情,理性至上。

    “可惜了,本来还打算找机会和你交流一番的……”

    还有一章,正在写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