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第442章 夜

时间:2018-07-06作者:西瓜帅猫

    大片区域的空气爆裂,无形的气浪激荡开来,如同滚滚波涛汹涌,大地在颤动,房屋在晃动,中央演武场一些实力低下的弟子被吹走。

    韩魃如同陨石一般坠落,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恐怖的巨坑,蔓延的裂痕笼罩半里地,还是云战宗的大地较为坚硬的结果。

    而凌宇,则是傲立虚空,目光平静如水,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双手插兜,俯瞰下方的同时徐徐降落。

    韩灵絮瞳孔收缩,目光颤抖,充满了震惊与不敢置信,这一幕对她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力,饶是以她的心性,也再难以保持沉稳与冷静。

    她的兄长虽说只是初入武圣,但比起天级武者已是天壤之别!

    但此刻发生了什么?

    他被凌宇击落,时间不过瞬息,堪称碾压!

    韩灵絮深吸一口气,让剧烈波动起伏的情绪尽量平复一些,她终于知道郭毅为何要保凌宇了。

    他才多大的年纪,就拥有了这等力量,“妖孽”二字似乎都不足以形容他的惊艳。

    如果换作以往,她也会竭力去与之交好。

    但现在不可能了,最疼爱的儿子被重伤,甚至失去一条手臂,这是无法化解的仇恨,她必须让凌宇付出代价!

    她心中有了决断,知道要怎么做,踏空而行,去往她兄长那里。

    万机子三人从碎石中站起来,没受什么伤,屏障虽然被击破,却依旧起了很大的保护作用。

    楚云河比较淡定,毕竟曾见识过凌宇的强大。

    而万机子与百灵子则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骇然,碾压武圣强者,这意味着什么?

    郭毅等人冲出房屋,奔向韩魃坠落之地,震撼的同时心中愈加肯定了凌宇的价值。

    韩魃挣扎着从坑中爬出,嘴角染血,脸色惨白,死死地盯着凌宇。

    他身形狼狈,骨头不知道碎了多少根,站都站不稳,他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这种情况。

    哪怕是那个男人,也做不到如此地步吧?

    但是,他不甘心啊,被人一拳败掉,这样太屈辱。

    就在他准备发动秘法,要去和凌宇大战三百回合的时候,韩灵絮的声音陡然响起。

    “兄长,够了!”

    这时,其他人也相继赶到。

    韩灵絮扶住了韩魃,对凌宇这个重伤她儿子的仇人躬身道:“对不起,兄长鲁莽,给你添麻烦了。”

    凌宇漆黑的双瞳深邃,淡然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谢谢云战宗提供的住所。”

    因为这么简单的理由,就罢休了?

    众人看着凌宇的背影,愈发觉得高深莫测。

    他们不知道,对凌宇而言,韩魃的命微不足道,哪怕是一毛钱的红包,只要对他有过用,也一样可以让韩魃存活。

    郭毅与万机子等人跟上凌宇,在路上就和他说东说西,无非是为了让他加入哪方势力展开争论,阐述利弊,好不激烈。

    “我豁出老命为凌先生解决麻烦,这难道还不能表示我等的诚意?”万机子与郭毅辩得面红耳赤,哪里还有一分百岁长者德高望重的姿态,活脱脱一个菜市场与菜贩砍价的顽固老汉。

    郭毅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像是看一个

    老骗子,说道:“你可拉倒吧,还没出手就被人击溃,麻烦全然是凌先生自己解决的,你还好意思说?万老前辈脸皮之厚果然是吾辈楷模!”

    万机子老脸漆黑,鼻子都被气歪了,偏偏又难以反驳,压抑得心跳加速,胸口剧烈起伏。

    “老师,您有心脏病,莫生气,莫生气。”百灵子急忙上前宽慰。

    啪!

    这时,凌宇走入房屋,一把关上了门,把郭毅等人晾在了门外。

    万机子:“……”

    郭毅:“……”

    这一次,小萝莉已率先进去,可没人为他们开门了。

    ……

    夜幕降临,大多数人都在调息,为明天的武盟大会做准备,取得好成绩是为宗门争光,也为自己赢得荣誉,武盟还会发放一些实质性的奖励。

    就连陈浩也不意外,他想变强,想在危难之际即便帮不上凌宇,至少也不能拖他后腿。

    丁振却是消失,不知道去了哪里。

    而凌宇则是带着小萝莉,在周边闲逛。

    这里的风景还算不错,玉盘高挂,银光洒落在云海之中,缥缈如画。

    崖边,一对男女平静而立,远眺夜空。

    “明天的武盟大会,我会对你出手,你我之间只会有一个存活。”女人面容清冷。

    “我不会杀你。”男人淡淡说道。

    “那么活下来的那个人就是我。”女人道。

    男人摇了摇头,“谁也不会死,但我会击败你,然后让你乖乖地听我讲述。”

    “讲述什么?”

    “真相。”

    女人面无波澜,道:“我不知道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你赢不了我的。你变强了,我也变强了。”

    男人沉默下来,眼底是难以形容的坚定。

    他们,当然就是丁振与上官羽灵。

    ……

    是夜,表面上显得祥和静谧,实则却暗藏杀机,一些谈话正在某处发生。

    舒软的大床上,上官羽飞沉睡过去,平静地躺在上面,绷带缠身,伤势触目惊心,一条袖子空荡荡的。

    这里是医疗之所,医者却全被撤出,整间屋子弥漫着森寒肃杀之意。

    韩灵絮坐在床边,一言不发,面无表情,但任谁都能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子让人头皮发麻的冷意。

    她的兄长韩魃也在,白天被凌宇造成的伤口进行了一些处理,此刻却是半跪在地,神色敬畏。

    一名高大的男人身披金色甲胄,背对着他负手而立,一头半白的头发披在脑后,如同一座巍峨高山挺立,给人一股庞大的压迫感。

    “先生。”韩魃开口了,谨小慎微,“是我办事不力……”

    “不,你做得很好。”金甲男人缓缓转身,展露出一张俊朗神武的面孔,威严的目光如同刀锋一般锐利,嘴角却是挂着一丝灿烂的笑容,看上去异常不和谐,让人印象深刻的同时莫名生出一丝心悸之感。

    “是对手太强。”他的嗓音醇厚,颇具磁性,此刻却带着杀机与寒意,“否则,我也不会特地从战场归来,来为……我的孩子报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