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第400章 该逃的是哪一边?

时间:2018-07-06作者:西瓜帅猫

    噼啪!

    伴随着一道刺耳的炸裂声,雷千钧身上熄灭的雷光再度腾起,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气势,似笑非笑道:“小子,你很嚣张啊。”

    凌宇平静的瞳中倒映着蓝色的雷光,淡漠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我不希望在这种时候发生战斗,如果你执意要打,我不介意耗费一些能量,在瞬间将你击杀。”

    “什么?”

    雷千钧微微一愣,旋即大笑起来,像是听见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充满了讥诮与不屑,表情极为夸张,“瞬间将我击杀?小子,你对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也对我的力量一无所知!”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慕云冷笑。

    “找死!”苏琛与蓝蔌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戏谑。

    “既然如此,那我就稍稍向你展示一番吧!”

    雷千钧指尖雷光跃动,散发着强大的能量波动,就要对凌宇发动攻击,却没有注意到他的瞳孔深处,正流转着淡淡的金光。

    也就在这时,一道浑厚响亮的声音响起,充满了磅礴之气。

    “住手!”

    一名穿着黑西服黑西裤的中年男人走来,壮硕的身形犹如高山一般巍峨,愣是把西服撑出了紧身衣的感觉。

    他大踏步地走来,地面仿佛都在震颤,一对虎目炯炯有神,发型奇特,两边高高竖起,宛如牛角。

    在他身后,跟着汤博、郑昊兄弟等人,正是暴蛮宗宗主,人称蛮牛的刘满!

    “是刘宗主!”

    众人露出敬畏之色,皆是对着他躬身。

    要知道,刘满身为武盟地级宗门宗主,也达到了武圣之境,肉体无比恐怖,一身暴蛮之力让他的所有敌人都闻风丧胆。

    武道界有传言,蛮牛刘满,力可搬山!

    “凌先生!”刘满对着凌宇笑着点头,“初次见面,我叫刘满。”

    他一出现,越来越多的人聚集过来,都是承了凌宇恩惠之人以及他们的亲友。

    凌宇轻轻点头,瞳孔深处的金光散去。

    雷千钧冷哼一声,知道暂时动不了手,于是停下动作。

    本想在正戏之前先给他一些教训,却被这些碍事的家伙拦下,他很不爽,殊不知,这事实上暂时救了他一命。

    “蛮牛,你们一定会后悔的!”雷千钧盯着刘满,皱着眉,冰冷的声音满是威胁之意。

    刘满大笑:“我一生行事全凭本心,永远也不会后悔!”

    “是么?”

    一道淡漠冷然的声音不知从何处响起,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让人头皮发麻的锐意,仿佛有一柄无形的利剑悬浮在头顶,随时可能斩下,让人心底生寒。

    “在那里!”

    有人发现了声音的来源,说话的也是一名中年男人,他身穿黑袍,长发束于脑后,没有丝毫表情的脸庞显得格外冷漠,一对漆黑的眸子森寒而凌厉,正如他背后的那柄长剑一般。

    这是一柄近两米的长剑,锋锐的剑刃之上流淌着令人颤栗的寒芒。

    一些人跟在他的身后,都是面色冰冷,带着愤恨之意,正是沙奇等剑神谷人,曾晖兄妹也在其中,扶着双腿缠着绷带,神色无比怨毒的藏锋。

    而那中年人,当然就是剑神谷谷主,夏绝尘!

    “是夏谷主!”

    “一剑断山,剑神谷谷主,夏绝尘!”

    “……”

    众人看着他,言语间满是敬畏。

    夏绝尘也达到了武圣之境,是剑神谷当之无愧的最强者,曾为了杀一人,将那人藏身的整座山都劈开,在周边引发起大震动,被一些人誉为剑道神话!

    此刻,三大武盟地级宗门之主齐聚,众人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下意识地与他们拉开距离,低头躬身,以示尊敬。

    “夏谷主……”

    宋家众人额头冒出冷汗,心跳加速,有些害怕。

    夏绝尘淡淡瞥过宋云海,瞥过宋长峰,瞥过宋家所有人,冷漠的目光又落在了凌宇身上,最终看向刘满,淡淡说道:“相信我,你真的会后悔的,这一刻很快就会到来。”

    “你什么意思?”刘满眉头皱起,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夏绝尘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宋云海,淡漠的声音充斥着命令之意,“结束寿宴,开启灵脉。”

    凌宇想说些什么,宋云海却当即开口道:“好。”

    他实在是不想再给凌宇增添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干脆利落地把灵脉给他们算了。

    “不用了。”宋云海拍了拍凌宇的肩膀,微微一笑。

    “你什么也不用担心的。”凌宇淡淡道。

    宋云海摇了摇头,笑道:“给这个寿宴平静地画上一个句号吧。”

    凌宇沉吟片刻,点了点头,“嗯,好。”

    角落处,丁振面无表情地坐着,在他对面,一名成熟的美丽妇人在淡淡地诉说。

    “云战宗、风雷门、剑神谷,三大武盟地级宗门,其中两位宗门之主到来,而我也不是什么弱者,大部分的夜煞也跟随而来。面对这样的一股力量,你觉得,你的那位靠山,有胜算么?”

    丁振冷冷道:“告诉我这些,是为了什么?”

    玉琴美眸中露出一抹玩味,冷漠的声音透着淡淡的讥诮,“我想知道,你们是想像个懦夫一般地逃跑,还是愚蠢地去面对一个必死的局。当然,逃不逃得了,还是另一回说。”

    丁振平静地说道:“我不会逃,先生更不会逃。而且,你们似乎弄错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

    “该逃的,到底是……哪一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