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第262章 割谁(第三更)

时间:2018-04-19作者:西瓜帅猫

    这一幕,怎么似曾相识?

    这副模样,这种语气……

    苏婉婉猛然回想起,自己曾扮演过家庭教师的角色,试图教小萝莉学习,最后自己反被教做人的事情。

    “唉!”

    她重重叹了一口气,像是认命了一般,这是智商方面的碾压,天生的,没办法。

    小萝莉歪着小脑袋,又问道:“苏姨,要不要和若若学……”

    “学什么!”

    苏婉婉三两下将脸上的纸条全部撕掉,一副严肃的表情,“赌博是不对的,下次谁再提打牌,别怪我和他翻脸!”

    小萝莉眨了眨眼,“……”

    丁振一脸迷茫,“……”

    老万一脸无语,“……”

    凌宇打了一个哈欠,“……”

    时间不早,几人干脆洗漱一番,准备睡觉。

    丁振在苏婉婉的强烈要求下,勉为其难地答应不去外面,就在门边打了一个地铺。

    夜深,万籁俱寂。

    丁振缓缓睁开眼睛,夜色下,他漆黑的眸子说不出的平静,“终究还是找到我了么……”

    他轻轻站起了身,看向阳台。

    那边,万长峰周身沐浴着月光,盘坐于虚空之中,面容祥和,在闭目冥想,似乎隔绝了对外界的一切感知。

    “万叔,再见了……”丁振朝着万长峰微微鞠了一躬。

    尔后,他又看向苏婉婉和小萝莉所在的房间。

    “苏姐,谢谢你的关照。”丁振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却透着一股淡淡的悲凉,“若若,不能让你继续开车带我飞了呢。”

    最后,他慢慢转身,朝着凌宇房间的方向跪了下去,轻轻磕了一个头。

    “对不起,先生……本以为可以一直跟在你的身边,研究出你强大的秘密,也做一个尽职尽责的守护者。”他的声音在微微颤抖,带着不甘,带着不舍,“他们来了,我已别无选择,我……要食言了,真的……对不起……对不起……”

    说到后面,他的身躯都颤抖起来,地面似乎也被什么打湿。

    他缓缓站了起来,虎目微微泛红,闪烁着淡淡的泪光,夜色下的面孔显得极为坚毅,像是一个诀别赴死的勇士,毅然决然地推门而出。

    房间内,凌宇靠坐在窗台之上,享受着夏夜凉风的吹拂,漆黑的双眸犹如此时的夜空,平静而深邃,“真是一个……傻小子啊。”

    ……

    丁振一路狂奔,背后却有几道气息始终锁定着他。

    这是他才能感受到的气息,因为这些人,完完全全地就是针对自己而来。

    丁振没有回头,脸上没有丝毫慌乱之色,他继续跑着,全力地跑着,那些人似乎也没有立即动手的意思。

    丁振很清楚,这些人也不想在市区动手,容易惹起围观,那样会很麻烦。

    他自己也不想在市区动手,他想跑得远远的,离先生他们越远越好。

    这些日子,他很过得快乐,他已视他们为亲人。

    他不想让亲人们因为自己的事情而惹上危险,正在追击他的这群人,很强,他们会杀了自己。

    这群人背后的人,背后的势力,更可怕!

    在丁振看来,强大如先生,面对他们也会身处险境。

    终于,他跑出了市区,停在了一片荒地之上。

    “公子,你还是挺识趣的嘛,奴家有些喜欢你了呢,呵呵。”

    一道娇笑声响起,一道纤细窈窕的倩影自黑暗中浮现,一身青衣,一头黑发,面容娇媚而美丽,扭着丰腴而性感的身姿缓缓走来。

    与此同时,另外三道身影从其它三个方向走来,将丁振团团围住。

    “本以为公子已经被小姐杀了,前不久竟是又露出踪迹,夫人一怒之下派出了我们‘夜煞’,公子你当感到荣幸。”

    三人中一名黑衣精瘦男子开口,獐头鼠目,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此刻露出猥琐的笑容,掌中却有寒光在闪动。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赶紧杀了他回去交差!”

    一道浑厚如洪钟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是一名光头大汉,光头之上纹有一条漆黑狰狞的毒蛇,如同缠绕在他的头上,看上去令人胆寒。

    “你这粗鄙之人,整天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公子可是宗主之子,咱们得好生待他。”

    最后一人身穿粉色长裙,即便在漆黑的夜里也格外显眼,声音也是极为动听,清脆如银铃。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长着一张极为凶悍的面孔,满脸都是络腮胡子,黝黑的皮肤简直要融于暗夜,背后更是负着一柄与他等高的银色长刀,弥漫着令人头皮发麻的锋锐之意。

    “你这该死的娘娘腔,小心洒家一拳砸爆你!”光头纹身大汉随意挥了挥拳,竟是发出轻微的爆鸣之声。

    “你这死鬼,真是暴力,吓死人家了。”身穿粉裙的男人白了他一眼。

    “吵什么吵,奴家还想和公子唠两句家常呢。”青衣女子瞪了两人一眼,异常不满。

    不知不觉间,几人离丁振已不足十米。

    丁振面无表情,双拳紧握,浑身紧绷,一股强大的气势从身上升起,一头黑发都舞动起来。

    “公子跑了一路,想必已经累了,也渴了。”黑衣精瘦男子嘿嘿地笑着,“咱们应该弄些喝的给公子啊。”

    青衣女子叹了一口气,“可咱们匆忙而来,也没带水呀。”

    粉裙男掩嘴轻笑,“能喝的又不是只有水。”

    “还有血。”光头纹身男露出残忍的笑容。

    “对,你们谁在自己身上割一刀,给公子弄点血来解渴。”黑衣精瘦男笑道。

    几人越来越近,丁振感受到了一股庞大的压力,泛红的体表升腾起炽热的蒸汽,如同赤红的烙铁,双目中也涌出大量的血丝,充斥着浓烈的杀意。

    “奴家很怕疼呢。”青衣女子摇着头,拒绝拿刀割自己。

    “人家也很怕疼呢。”背负长刀身穿粉裙的娘娘腔也害怕地摇着头。

    光头纹身大汉傲然道:“我铜皮铁骨,刀是割不破我的。”

    黑衣精瘦男叹息道:“你们都不割,我也不想割啊,那怎么办呢……”

    几人同时看向丁振,戏谑地笑道:“那就,用他自己的血吧!”

    话落,他们骤然出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