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第186章 随意的一甩(第一更)

时间:2018-04-19作者:西瓜帅猫

    陈开并不认识暴熊,他只知道他的二叔,也就是这家酒吧老板,视其为最尊贵的客人,甚至特地为他设下专属停车位。

    这间酒吧不是一般的酒吧,单日营业额最高的时候能达到惊人的一百万!

    他二叔也不是一般的酒吧老板,所拥有的宽广人脉让他在各个领域,都能说得上一些话。

    他能出国留学,家里还算不错的经济条件算是一方面,但更多的还是他二叔出面,打点了各方面的关系。

    所以,陈开明白,能被他视为最尊贵的客人,在蓝海市一定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而现在,这个大人物就站在他的面前,和他的高中同学,那个他所厌恶的人一起,站在他的面前!

    他们是什么关系?

    陈开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

    就在这时,他的二叔拍了下他的脑袋,笑道:“小子,还愣着干什么?这位就是我经常和你提起的暴熊老大,这位则是他的朋友,陈浩陈先生,几百年前咱们说不定还是一家人呢,哈哈……”

    朋友……

    陈开没有笑,他很震惊,震得浑身发颤,根本不敢抬头去正视陈浩。

    怎么会这样!

    陈浩笑道:“老板,还有更巧的呢?”

    “什么?”

    “我和他还是高中同学呢。”陈浩拍了拍陈开肩膀,没什么恶意,他的气早在同学聚会那晚,“猛男阿开”被阿坝暴打完之后就消了。

    酒吧老板大喜,“是吗?那太好了!”

    汪月也窃喜不已,陈开竟然能和暴熊扯上关系,这样她就可以彻底摆脱那头恶狼的控制了!

    “熊哥,咱们先把那个胆敢冒犯的你小瘪三解决了吧?”

    这样一来,她就更更加舒心了,今天真特么的是她幸运日。

    “不错,那位置是我专门为您设立的,谁敢占用那个位置,便是对您不敬!”陈开二叔也附和道。

    暴熊沉着脸,他隐约已经猜到什么了,也不答复他们,慢慢地朝着前方走去。

    陈开刚要迈开步子,整个人却猛然僵硬在原地,一个可怕的念头顿时浮现出来。

    凌宇坐着的地方,是后座。

    那么,开车的并不是他。

    陈浩和暴熊是朋友,凌宇呢?

    这三人,根本就是一起来的!

    真相浮出水面,汪月用砖头砸的那辆破车……

    他瞪大的双眼中,瞳孔急剧收缩,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瞬间涌出!

    “熊哥,就是这辆车,里面坐着一个嚣张的穷瘪三!”汪月美艳的脸庞上满是鄙夷之色。

    暴熊面无表情,指了指车窗上的裂痕,“这是怎么回事?”

    汪月沾沾自喜道:“熊哥,这是我拿砖头砸的。嘿,你还真别说,这破车质量不错,砖头都碎了,窗子只是裂了几道痕。”

    “这个蠢婆娘!”

    陈开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问候着她的祖宗。

    两人本来就是肉体之交,没什么真感情,她找死他不在乎,但他万一被拖累就得不偿失了!

    就在这时,车窗缓缓被摇下,露出凌宇那张波澜不惊的面孔,小萝莉坐在他的大腿上,笑着朝外面的人挥手。

    “小崽子,现在怕了?知道把车窗摇下来了?”汪月的泼妇属性发挥到极致,一条毒舌在嘴里疯狂运动着

    “告诉你,你已经完蛋了,你这个二五仔!没有背景,甚至连父母都没有,哪来的底气在老娘面前装逼?你知道这位是谁吗?暴熊,熊哥!看你这样子就知道没听说过,无知!他是能一根手指戳死你的恐怖男人!哈哈哈……”

    啪!

    汪月正说得兴起,甚至已经找到了“口感”,即便是网上的喷子大军,在她的连珠炮似的狂轰滥炸下也显得微不足道。

    可是,一道巴掌突如其来,把她整个人都抽懵了。

    撕裂一般的疼痛顺着脸颊,蔓延到全身,汪月捂着脸,颤抖着看向暴熊,满是不解,“为什么……”

    就在这时,凌宇从车上下来,暴熊心惊胆战,重重躬身,“对不起,凌先生,给您添麻烦了!”

    轰!

    汪月如遭雷击,震惊、恐惧、不敢置信等一系列情绪狂涌而来,狠狠冲击着她的心脏。

    酒吧老板也被吓得魂不附体,暗骂自己嘴贱,先前说了一些冒犯这位让暴熊也恭敬对待的人坏话。

    凌宇双手插兜,缓步前行。

    汪月只感觉一股庞大的压力笼罩心头,几乎无法呼吸,脸色惨白,惊恐万状,不再有一丝一毫的美感,脸上那浓浓的妆束更是加重了这份丑陋。

    凌宇没有说话,但此刻,无言却是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语言!

    他脸色淡然,看不出喜怒,没人能猜到他下一步会干些什么。

    只见他从兜里抽出一只手,一把揪住了汪月的头发,尔后轻描淡写地一甩。

    汪月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整个人便如同炮弹一般飞射出去,恐怖的速度让空气都呼啸嘶鸣。

    轰!

    沉闷的震响声炸开,刹那间血液飚射,所有人都在这一刻屏住了呼吸,心神的震撼让他们说不出话来,瞪大的双眼中满是惊惧之色。

    汪月的身体……贯穿了她来时所坐的奔驰gle,嵌入了百米之外的墙壁之中,蛛网般密集的裂纹蔓延周围,一双黑丝长腿腿瘫软地垂在外面,沾染着大片血迹!

    触目惊心!

    自始至终,凌宇的表情一尘不变,风轻云淡,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面对尖锐刺耳的嘲讽,很多人都会生气,甚至暴怒,这源于内心的孱弱,外界的刺激轻而易举就能影响他们的情绪,真正的强者却不会生出丝毫波澜。

    正如雄狮面对蝼蚁的叫嚣,只会无聊地打着哈欠,或许还会抬起巴掌,随意至极地把它给拍死。

    苏醒以来,凌宇从未动怒过。

    这个世上或许存在着能让他生气的人,但很少,少到可以忽略不计。

    而汪月,当然不属于这类人。

    她所有刻薄的嘲讽和鄙夷,在凌宇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

    凌宇本来懒得去搭理她,但她却做出了实质性的攻击举动。

    所以,她需要付出代价,即便他依旧毫不在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