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医等狂兵 第四百零四章 附色技

时间:2018-04-19作者:覆手

    躲?

    肯定是躲不开了,刘风哪怕在对血鹿第三腿未踢出之前,就在做着后退的动作,可依然没有这一腿来得快。

    然而,有些时候该着人走运,就是倒霉都会成为幸运的事。

    就这时,刘风突然感觉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形不受控制的向后跌坐。

    血鹿的脚在踢中刘风膝盖处的同时,却因为刘风的向后跌倒而顺着刘风的左腿向上划去,直踢到接近刘风小腹时,止住了前踢的势头。

    尼玛!

    既然没有被踢断腿,只是被血鹿的脚在他腿上蹭了一下,刘风也疼得差点骂街,再看他左腿上的裤子,都被对手强大的脚力搓出一条麻花状的破损。

    而血鹿此时也想骂街了,他发现,绊倒刘风的,正是无影手血狼的尸体。

    血鹿千算万算,却没算到,自己最犀利的一脚,因为自己兄弟的尸体而没能产生最有效的杀伤。

    一屁股坐在地上的刘风,此时却笑了,“血鹿啊血鹿,连你死掉的兄弟都不帮你,这回你可没有再杀我的机会了。”

    刘风说话间一跃而起,身形于半空中拧转,双脚如摆莲般朝着对手旋踢而去。

    血鹿气得目眦欲裂,身形向后飞跃,并且大声吼道:“跟我玩腿,你当我无影腿是白叫的吗?我能有第一次杀你的机会,就一定还会有第二次。”

    “你真想多了,风哥我不会两次吃你亏的,你准备下地府陪你兄弟吧。”

    刘风步步紧逼,不再给对手出腿的机会,一路逼着血鹿退回到五楼。

    血鹿的实力跟血狼其实相差无几,功力上甚至未必高过血狼,只是腿功过份犀利了一点。

    这种实力,真正被刘风硬碰硬的缠住,也就几乎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轰隆!

    五十招过后,刘风一记佛拳拳炉,砸得血鹿双手格挡都没能挡住,身形向后抛飞,重重的撞在五楼安全门上。

    虽然一般酒店的楼梯安全门,都是防火通道不允许上锁,可实际上任何酒店的楼层安全门,几乎都是锁着的,而且是很厚实的大铁门。

    血鹿这一撞,将对开的铁门都撞得向内凹陷了七八寸。

    轰隆!

    紧接着,刘风的又一拳打了出来,血鹿的身体恰好此时从铁门上弹了回来,被刘风这一拳打了个全力迎击,打得他胸口处传出大片骨骼断裂的咔嚓声,身体也再次撞到铁门上。

    这一撞之下,血鹿大口喷血,甚至顺着鼻子都在向外流血,对开的铁门更是咣当一声向后拍倒。

    血鹿的身体更是撞进五楼走廊,飞出十多米远后扑通一声砸落在地。

    唰!

    然而刘风击杀血鹿,并且轰坏了五楼安全门的同时,也是捅翻了马蜂窝。五楼走廊两侧十多间客房的房门同时被推开,一个个穿着黑衣的枪手出现,面无表情的端枪朝着刘风这边冲来。

    靠!

    刘风暴了个粗口,不等对手们开枪,他已经摸出黑暗统治者率先扣动了扳机。

    噗噗噗噗……

    黑暗统治者,与刘风超快的手速完美结束,黑洞洞的枪口连续不断的暴出夺命的弹道气流声响。

    率先冲出的枪手,不到三秒就已经有十几人断气倒气,凡是中枪者,无一不是眉心处被子弹击穿,光是这一手枪杀功夫,就让面对刘风的一众枪手们被震惊到了。

    “点子好硬!”

    “为什么埋伏在下面几个楼层的枪手还没上来,不是说好上下夹击这个猛人吗?”

    “不好了,下面楼层的人失联了。”

    与此同时,在这些枪手中,突然响起了一些让他们军心涣散的声音。

    砰!

    更让这些人感到恐惧的是,五楼走廊的电梯口处,突然响起了枪声。

    一个身材中等,全身穿着黑衣的青年悄然出现。这青年双手端枪,双枪连续而快速的对着人群射击。

    枪声每一次响起,都有一名黑衣人中弹倒地。

    “老大,我没来晚吧?”双枪高手一边开枪杀人,一边大声问道。

    刘风的嘴角挑起一抹得意的弧度,“枪神,你来得不晚,这些杂碎交给你了哈!”

    “好,你继续上楼吧,有我在,保老大你后顾无忧。”

    这位持双枪杀人的高手,正是天榜上的枪神夏靖蔚。枪神的用枪本事,就算不如刘风,差距也非常小了,这样的猛人在背后突然开枪,简直就是在单方面的屠杀一样。

    刘风笑着开了最后一枪,也是打出最后一发子弹,然后抽然便走,两步便踏上了五楼半的缓步台。

    “没人?”

    站在五楼半,刘风的眉头皱了起来。

    凭着他现在的敏锐感知力,明显觉得有高手在暗处窥伺他,可是却找不到人。

    这可是楼梯间,哪有可以藏身的暗处?

    呼!

    做了个深呼吸后,刘风再上迈步向上。

    六楼!到了六楼后,依然没有高手出现?

    “龙武山三绝已经死了两个了,最后一个难道不出来吗?”

    当刘风迈步走上通往七楼的第一层台阶时,他大声说道:“如果你在不出来,我可要到九楼直接抓陆衍了,你们给陆衍当狗,难道出来咬人的勇气都没有?”

    刘风的声音,伴着楼下的枪声,在楼梯间上下回荡着,可依然没有人回应。

    越是没有人回应,刘风心里的危机感就越发强烈。

    当刘风走上七楼时,刘风头顶上方的一块白色棚皮突然脱落。棚皮这东西,顶多是薄薄的一片石膏而已,自然轻得毫无声息,更让人不易察觉。

    没错,就是刘风在这一刻,都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异样,只不过心中的危机感却升到了极限。

    “咦!附色技,这是西方的古武技,华夏怎么有人会?”就在这时,姚羡森的声音响起。

    七楼安全门的暗黄色铁门门皮突然脱落出一片,随即,这薄薄的门皮碎裂,姚羡森好像魔术大变活人一样突然出现,并且一跃而起,飞腿踢向飘落的棚皮。

    “该死的,居然有高手就藏在我的眼皮底下。”一个充满愤怒的沙哑声音响起,那棚皮碎裂,随后又出现了一个戴着黑皮假脸的男人。

    砰!

    假脸男于半空中出拳,硬扛下了姚羡森的一脚,而后飞退到了七楼缓步台的窗边。

    姚羡森同样落地,并且稳稳的挡在了刘风的身前。

    “靠!”

    刘风这下真的吓了一跳,可以肯定的说,如果不是姚羡森出现,恐怕现在风哥也要完蛋了。

    “刘风,你继续上楼,这个人我来对付。”

    姚羡森朝着楼上一指,可目光却锁定了黑皮假脸男,“西方古武,很少有东方人能学到,尤其是附色技这种绝技,你是从哪偷来的?”

    “呵呵!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我会的西方古武还不止附色技这一种,不满就来杀我啊!”黑皮假男人挑衅式的说道。nt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