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医等狂兵 第二百七十七章 站起来了

时间:2018-04-19作者:覆手

    啊……

    刘风嘴上说着一定让端木洪流重新站起来,手上的银针也快速扎落在他的右腿上。

    与此同时,端木洪流无法控制的大叫出声,“疼,好疼啊!刘风,你这是怎么做到的?我的腿已经四年没有知觉了。”

    “此为刺炁,不刺经脉不刺穴,专门刺激你身体中的天生的元炁!”刘风解释道。

    在房外的院子里,此时恰好走过一个端着药碗的保姆,房间内端木洪流的喊声,吓得这个保姆差点把手里的药碗扔了。

    可她没敢声张,赶紧转身跑开。

    “不好了,不好了……”

    保姆跑到二进院子里,大声招呼道:“大少爷在房间里惨叫,可能家里进来人了!”

    哗!

    因为保姆这一句话,四周立刻冲出来十多名保镖,还有几个明显气度不凡的中年人。

    “居然有人进了我们端木家?”

    “岂有此理,真欺服我们端木家没人了吗?”

    “太可恶了吧,洪流已经是个废人,居然还有人来害他,跟我去看看。”

    在三个中年人的带领下,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冲下三进院。

    啊……

    当这群人刚到端木洪流的房间外时,里面又传来一声惨叫,“好疼,我要不行了,我感觉两条腿好像要炸开了一样,快停下,不要再扎我了。”

    听到这声惨叫后,为首的中年人气得脸色铁表,抬起右脚重重的踢开了房门。

    这中年大叔明显也是个练家子,实木的房门被他踢得碎成八块,大片木屑向着四周崩溅。

    “哪来的狂徒,敢来我端木家撒野?”

    踢开门后,中年跨步迈进房间,并且大吼道:“敢来害我儿洪流,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

    “洪流别怕,三叔我也来了。”

    “我倒要看看,是谁胆大包天了,居然敢这么不把我端木家放在眼里。”

    另外两名中年也跟了进来,在他们身后的保镖们更是做得彻底,有的在跟进,有的直接破窗而入。

    只不过,当三名中年,走到里屋的卧室门前时,三人同时愣住了。

    “爸,三叔、四叔,你们别急。”

    多年卧床不起的端木洪流,此时居然是坐在床上的,而且还朝着三人摆手道:“是我兄弟来了,他就是曾经在绝密部队特训中的第一王牌。”

    “第一王牌?刘风?!”为首中年人,也就是端木洪流的爸爸,脸上突然浮现出了震惊之色,“小伙子,你就是刘风?上一代……”

    说到上一代时,端木洪流的老爸突然闭上了嘴。

    像端木家这种超然的家族,必然知道一些普通人不可能知道的事情,尤其是端木洪流的父亲,他曾经可是在徐霆飞指掌绝密部队之前,绝密部队上一届的当家人,端木龙!

    虽然那时还没有刘风的传奇,甚至军神梁不凡的传奇也是在他离开后才出现的,但端木龙无论在军方,还是在首都上流社会,都拥有着超级恐怖的影响力。

    刘风微微点头,严肃的说道:“端木伯伯,是我。如果你有什么想跟我聊的,请再等一会,五分钟后我要给洪流下最后三针,他能不能重新站起来,就看这最后三针了。”

    嚯!

    在这一刻,现场所有人都无法自控的发出一声惊呼。

    “你你你,居然能让洪流重新站起来?”端木龙此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端木三叔甚至抬起双手,啪啪啪的拍着自己的脸,“我去了,疼啊,看来我不是做梦。”

    “刘风,你小子如果能让洪流重新站起来,我端木家绝对记下你这个大人情。”端木四叔性情直爽,大声说道。

    哼!

    可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冷哼。

    一个穿着白色中山装的老头迈步走了进来,这老头身材微瘦,两东鬓如霜,一双小眼睛中闪烁着冰冷的光芒,“简直是胡闹,洪流少爷的双腿两条少阳少阴经形成衰竭性的枯萎,只有通过我用中药慢慢调理才有效,怎么能让一个年轻小子给乱治?”

    “苟大师,这位是犬子的战友,很了不起的人物。”端木龙似乎对这个突然出现的老头很尊敬,竟然是以解释的口气在跟他说话,并且还尊称一声大师。

    可这位苟大师却一脸痛心之色,道:“这个事……唉!真是胡闹啊,我为洪流少爷调理四年了,今天听说少爷腿部有了感觉,能知道疼痛,这可都是我的功劳,所以立刻过来查看,期望能洪流少爷早日康复过来,可哪新思想……”

    “这……”

    端木龙和他的两个弟弟,此时也都露出了为难之色。

    苟大师是首都有名的大中医,如果别人现在说刘风不行,可能端木家的人不会相信,但苟大师开口,必然会让所有人都对刘风产生质疑。

    可此时此刻的刘风,甚至都没有扭头去看这位苟大师一眼,只是盯着端木洪流,认真的问道:“洪流,你相信我吗?”

    “我当然相信,当年在绝密部队时,谁不知道第一王牌刘风是医武双绝?”

    端木洪流连半点犹豫都没有,便坚定的说道:“而且我知道,苟大师给我吃的药一直都没起过作用,我的腿上有了感觉,那是你刚才给我下针之后才发生的。”

    嚯!

    现场所有人再次惊呼出声。

    医生在怎么自吹医术高明都没用,病人自己的感受才是最直观,最真实的啊!

    苟大师的脸上,瞬间浮现了一丝不自然的红色,他不敢针对端木洪流,却指着刘风问道:“小伙子,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骗得洪流少爷对你如此信任,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是怎么进的端木家?”

    “跳墙进来的。”刘风也不隐瞒,并且是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跳墙?太胡闹了。”

    苟大师像是抓住了一个关键点,大声说道:“各位听听,一个翻墙入室的年轻人,这样的人你们也能信任?这样的人,你们敢让他给洪流少爷乱治病?乱下针?你们不怕因为他的胡闹,以后洪流少爷真的永远成为废人吗?”

    “这……”

    端木家的人,再次被苟大师煽动得犹豫了。

    可刘风的反击更为犀利,“苟大师,那我问问你,我不给洪流施针,以你的方法治疗,要多少能让他站起来?”

    “我,我我,我觉得,他还需要调理一年左右,应该会有重新站起来的希望。”苟大师说出这句话时,明显有些底气不足了。

    呵呵!

    刘风冷笑道:“一年左右!苟大师,如果你怕我把洪流治坏了,出来质疑我,我不会怪你。可你不是,你明显是怕我抢了你的饭碗啊,如果我没猜错,你这四年来,在端木家赚了不少钱吧?”

    “我我……你你……”苟大师脸色越发发红了,甚至有些红得发紫,他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我为医者,收点诊金有什么不对?你觉得我说还要一年,你不服吗?难道你乱扎针,就能让洪流少爷站起来?你敢说能吗?”

    “时间到了!”

    就在这时,刘风抬手捻出三根银针,“我能不能,你看着就好了。”

    噗噗噗!

    紧接着,刘风的三针同出,居然全部扎在了端木洪流小腹处的气海、关元、神阙三大要穴上。

    呃!

    与此同时,端木洪流的脸也瞬间红了起来,是因为剧烈疼痛而胀.红的。这种疼痛,让端木洪流有些无法忍受,甚至从他的喉咙中,不时发出呃呃的声音,有如野兽在咆哮!

    “看到了吧,这小子把洪流少爷治出大毛病了。”

    借着这个机会,苟大师突然发难道:“神阙为先天之本,乱下针要出人命的。气海为后天之本,乱下针会大损元气。关元更是为先后天的扭带重穴,在这三穴上同时下针,这是要杀啊!”

    “刘风,你……”端木龙此时受不了了,他大步走进卧室,指着刘风道:“你虽然是洪流的战友,可是却翻墙入室,如果你真的让我儿子……”

    啊!

    就在这时,端木洪流突然发出一声无法忍受的大吼。

    并且在这一刹,可能是过份疼痛刺激的,端木洪流居然从床上一跃而起。

    “麻辣隔壁的,刘风,我不行了,挺不住了。”

    跳起来后,端木洪流自己抬手将小腹处的三根银针快速拔了下来,随后一边揉着肚子,一边不停的走着圈,还歇斯底里的吼道:“太疼了,实在是太疼了啊!”

    此时的端木洪流只觉得疼,可是他却没发现,现在房间里所有人,都在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他。

    尤其是那个苟大师,一双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大,并且不受控制的喃喃自语道:“站起来了!不可能啊,他的经脉枯萎,按理说,这辈子都不可能有重新站起来的机会的,为什么,他为什么能站起来,还能走路了?”

    “咦!苟大师,你原来一直都认为洪流这辈子不可能站起来的啊?”

    刘风突然扭回头,盯着苟大师,一字一顿的说道:“既然你是这么认为的,那么,你为什么还要给洪流调理四年?为什么刚才还大言不惭的说收点诊金应该?为什么你还说再调理一年左右,洪流有站起来的希望呢?”

    嗯?!

    听到刘风的三个质问后,所有端木家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苟大师的身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