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医等狂兵 第二百七十三章 名不符实

时间:2018-04-19作者:覆手

    “杀了人就想走吗?”

    “小子,你先重创天榜第九的枪神夏靖蔚,又杀了天榜第八的刀神段凌峰,是藐视我们这些天榜上的名家吗?”

    刘风没走出几步,在他身后居然同时出现了两个人。

    这二人穿着虽然普通,可气息绵密悠长,而且二人的手上还各拿着一件兵器。

    左侧青年手中拿着一柄龙泉剑、右侧青年手里拎着一对护手短棍。

    “天榜?你们也是天榜上的高手?”刘风转回身,平静的看着二人问道。

    “天榜第七。”持剑青年自报家门道:“我叫赖长有,人称剑神!”

    “我天榜第六,棍王胡又一。”拿着短棍的青年,一脸傲然之色。

    刘风笑呵呵的说道:“天榜上前十的高手,应该都是些有气节的人吧?可我看也不是啊,你们都给一些大家族当狗了吗?”

    “胡说八道!”棍王胡又一怒道:“天榜前十,个个是武术名家,而且都有自己的事业怎么可能给某个家族或某个人当狗?”

    胡又一表现极为愤怒,可赖长有却双目微眯,闪烁出一抹寒光。

    刘风冷笑道:“还说自己不是给人当狗的,如果不是,你们两个来找我麻烦干屁?吃馆了撑的?说我杀天榜上的人不对,你们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杀段凌峰?”

    胡又一的胸口剧烈的起伏,手上双棍一分,大声说道:“我来就是为铲除你这个武林败类的,你敢乱杀武林人士,还声称要屠了天榜,你这种狂徒就该死?”

    “我乱杀武林人士?还放话要屠了天榜?”

    刘风冷笑着说道:“一看你这人脑子就不灵光,你是听谁说的啊?”

    胡又一一指身旁的赖长有,“长有跟我说的,长有,没错吧?”

    “当然没错,这话可是陆……陆地上练武的人都知道的事了。不用跟他废话了,动手吧。”赖长有的身上杀气升腾,拔剑朝刘风冲了上去。

    在夜色之中,赖长有的龙泉剑闪烁着寒光,剑尖斜着向上以极为刁钻的角度刺向刘风的喉咙。

    哼!

    刘风冷哼一声,脚步轻盈的向横移,同时左手横翻叼向对手的手腕。

    赖长有猛然后退,手中剑横斩想将刘风的左手废掉。

    然而刘风根本没有收手的意思,竟然五指以拈花状直接叼住了赖长有的剑身。

    “你……”在这一刻,赖长有感觉自己竟然无法将龙泉剑收回去。

    “天榜第七,你这功夫不应该啊?”刘风保持着左手叼剑的势不动,摇着头说道:“你出剑的技巧虽然很纯熟,但功力却太弱了,你顶多是最近才勉强刚步入化劲层次吧?这种实力能上得去天榜吗?”

    “你,你懂什么?我可是赖家人,我……”

    砰!

    不等赖长有把话说完,刘风一脚踢在了他的肚子上,将他踢出四五米远,横趴在了地上。

    “又一个靠家族背景上位的垃圾。”

    刘风用极为不屑的口气说道:“华夏武术界,效仿潜龙榜弄出天榜来,本该是最能体现年轻一辈高手实力的权威榜单才对,只可惜啊。”

    “可惜你妹!”

    赖长有双手捂着肚子,跪爬而起,并且对着一旁的胡又一吼道:“胡又一,你怎么一直看着,为什么刚才不和我联手杀他?”

    哼!

    胡又一重重的哼了一声,“我们天榜上的高手,打架什么时候需要群殴了?丢人!”

    一声丢人,气得赖长有差点吐血。

    胡又一继续说道:“原来天榜排位,都是通过五年一次的大比排出来的,可后来因为这种比斗难免会发生死伤,与现代法律相触,所以才慢慢有武术界高层人士评估。以前有人说你的实力根本配不上你的位置我还不信,今天一看,唉!”

    一声叹息,代表着胡又一非常失望。

    赖长有此时目眦欲裂、七窍生烟,他双手扣着地面,全身颤抖着站了起来,“行,我输了不要紧,你这么能耐,有种你杀了他啊!”

    哼!

    胡又一再次哼了一声,表达着他的不屑,随即胡又一看向刘风,“他配不上剑神称号,更没有天榜的实力,而你……”

    刘风笑呵呵的看着胡又一,等待着下文。

    “而你,绝对拥有天榜前十的实力,咱俩凭真本事打一场,如果你赢了,我不拦你,如果你输了,我必然要为段凌峰报仇。”胡又一说道。

    刘风轻轻摇了摇头,“你还有点习武人的样子,你想打一场,我陪你就是,但有件事情必须说清楚。杀段凌峰,是因为他受蓝廷玉和彭家人的指使追杀我,杀他活该。”

    嗯?

    胡又一眉头一拧,似乎对刘风这个说法完全没有想到。

    刘风又说道:“重伤夏靖蔚,同样是这个原因,如果你不信,如果你有夏靖蔚的联系方式,可以跟他求证一下。”

    胡又一脸上浮现出一丝难以置信的表情来。

    刘风继续说道:“你呢?我说你们是一些大家族的狗,你很不高兴,可我问问你,你和赖长有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千万别告诉我咱们是偶遇。”

    “我们是特意来找你的,因为……”

    胡又一看向赖长有,随即又叹了口气,“因为他告诉我,你要屠榜,还随意杀伤天榜前十的高手,说你在首都都敢如此肆无忌惮,你这种狂徒不除,将来必定是这社会上的一个祸害。”

    “哦,你无缘无帮的,被人坑着当了一回狗。”

    刘风的嘴角挑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我陪你打一场吧,无论输赢,希望今天的事情能在武林界有个公论,不要让有些不知廉耻的东西利用华夏武林高手,为一些所谓大家族服务做一些让人齿冷的事情。”

    “好!”

    胡又一扔出一个好字,随即一摆双棍朝刘风扑了上来。

    面对这个有些血性的对手,刘风没有杀心,所以也没有出刀。

    他脚踩八卦太极步,身展游龙法,于重重棍影之中飘逸的穿梭,并不时利用刁钻快速的拳脚还击。

    “天榜第六,你的功夫倒是名符其实,在化劲高手中已经算是拔尖的存在了。”

    一边打,刘风还一边进行点评,“尤其是你这一对短棍,用得极具杀伤力了。华夏武林武器谱认为,短兵之王为刀,长兵之王为枪,而短兵中次位便是短棍,属于最实用的兵器,你这手短棍……但,你的打法太过规矩,缺少一丝灵性。”

    胡又一听着刘风叨比叨,也不显烦躁,他的双棍挥舞越来越快,越来越急,空气中不断回响着呼呼的劲风。

    “呼吸绵长,体力悠长,看来你没少经历实战啊!”

    “可惜可惜,你的实战经历明显不是生死博杀啊,所以勇猛有余,可战斗意识还是差了一点。”

    二人斗了足有五分多钟,刘风的嘴就没人闲过。

    一旁观战的赖长有,脸色变幻不定,他堂堂天榜第七的存在,结果今天一出手就露了陷,现在看着刘风和胡又一较量,更是看得越发心惊!

    “为什么?这个刘风为什么这么强?”赖长有的心中在呐喊,在诅咒,如果今天刘风不死,他这个名不符实的天榜第七,以后一定身败名列。

    不对,不止是刘风,如果胡又一不死的话,他赖长的未来同样是灰暗的。

    赖长有的眼神越发阴翳,他的手摸向腰后……

    “不打了。”

    十分钟后,胡又一突然后退,将两根短棍交到一只手上,大声说道:“我承认,我打不过你,再打也没意义了。”

    “你这个人还不错,很有自知之明。说真的,天榜第十的李泽鹏,其实工夫要比你这个天榜第六强。”刘风道。

    呼!

    胡又一做了个深呼吸,“天榜第六到第十,其实差距不大,因为是武林前辈评估出来的,所以排名未必代表着真实战力,你说第十的老李比我强,我也不否认。”

    “然后呢?”刘风笑呵呵的问道。

    “没有然后了,我打不过你,现在就走便是。另外,今天的事情,我会找枪神夏靖蔚求证,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一定会把真实情况散播出去。”胡又一说完这番话后转身就走。

    “不许走,今天你们都走不了。”

    就在这时,一旁的赖长有突然暴起,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胡又一。

    砰!

    枪声在夜色中突兀响起,赖长有扣动扳机时显得毫不犹豫,显然早已经动了杀心。

    在如此关键的时刻,胡又一却没有坐以待毙,在关键时刻他全力身旁躲避,可子弹依然击中了他的右腿。

    一道血线从胡又一腿后崩溅而出,这位棍王疼得面色一白,身子摇晃着后退,“赖长有,你特么……无耻!”

    “去尼玛的无耻,你们死了,谁还知道我无耻。”

    赖长有调转枪口,又对向了刘风。

    砰!

    枪声再次响起,子弹出膛时于夜色中划过一抹骇人的火光。

    不过要想用枪打伤刘风,赖长有可是有点想多了,曾经的天剑,西方地下世界的阎王老大,可是在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

    似乎在赖长有扣动扳机的同时,刘风已经做出迈步闪身的动作。

    甚至刘风的右手做出一个甩动的动作,一抹银光与枪子弹出膛的火光同时闪现。

    噗!

    紧接着,赖长有突然身体一僵,于他的眉心处冒出一颗圆圆的血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