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医等狂兵 第二百一十六章 我打狗从不看主人

时间:2018-04-19作者:覆手

    “司空年死了?”

    刘风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只穿着一条大衩,赤着上身便冲了出来。

    一开门,西藏高原上刺骨的冷风,让刘风一下子更精神了。

    在门外还有十多米外,承影剑和新龙渊剑正看向刘风,二人此时脸上都挂着不可置信的表情。他们距离刘风睡觉的房间这么远,而且说话的声音不大,为什么就能被刘风听到呢?

    “我问你们,司空年怎么死了?”刘风大声喝问道。

    “他他,他就在自己休息的房间被杀了,我们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老大,他具体是怎么死的,怎么被杀的,我们真不知道。”

    刘风皱着眉道:“现在尸体在哪?”

    “在……”

    “别废话了,直接带我去。”

    刘风是真急了,他回身套上衣服,然后逼着承影剑和新龙渊剑带他去了司空年死亡的房间。

    此时司空年的尸体还没有被运走,军方的法医正在堪察现场。

    绝密部队的徐霆飞,站在门口,正朝里面看着。在徐霆飞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大佬,不过刘风并不认识。两位大佬的身后,还站着四名警卫员。

    当刘风赶到时,其他天剑成员也到场了,只是有两位大佬在,其他人没有往房间里进,都站在远处观望。刘风因为心急,也没跟大家打招呼,直接朝房间内走去。

    “请留步,没有首长允许,不可以进入案发现场。”

    “站住,退出三米之外。”

    就在刘风走到门口时,竟然被两个警卫员给拦了上来。这两个人明显不是徐霆飞的人,不仅完全不认识刘风,而且态度极为傲慢。

    “刘……”这时徐霆飞也看到刘风了,可不等他喊出刘风的名字,在他身旁的那个大佬突然开口了。

    “老徐,这是你的人吗?太没规矩了吧?”那个五十多岁的大佬说话时,还斜着眼睛瞄了刘风一眼。

    “彭军,这位是我们绝密部队的大校军官,也是绝密部队的教官,他要进去堪察现场是很正常的。”徐霆飞一直都很挺刘风,这次也不例外。

    刘风朝着徐霆飞点了点头,而后继续朝房间内走去。

    从始至终,刘风没有与两个警卫员说话,更没有理会那个名叫彭军的大佬。这倒不是刘风多傲气,而是他看出对方有意装逼,所以懒得理他们。

    可是,彭军似乎完全误解了刘风,或者说这位大佬就是有意在找茬,他居然亲自上前一步,把刘风给拦住了。

    “绝密部队的教官,一个教官难道比我带来的军方法医更会堪察现场?你如果进去,破坏了现场留下的一些重要线索怎么办?”彭军说出这句话时,看向刘风的目光都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有了彭军亲自开口,刚才拦刘风的两个警卫员,更有点狗仗人势的意思了。

    “这位大校军官,我再说一遍,退后到三米外,别在这碍事。”

    “说你呢,再不退别怪我动手了啊!”

    其中一个警卫员说动手,还真上前去推搡刘风。可是当这哥们的手推到刘风胸口时,刘风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而后手臂猛然一甩。

    嗖……

    “啊,卧槽,我怎么飞了……嘎!”

    这警卫员摔飞出去,都没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飞,直接扑通一声摔落在地,才嘎了一声闭上了嘴,直接摔晕了。

    “次奥,你敢打……啊……”

    另一个警卫员,看到同伴摔晕了,居然还对刘风暴出了粗口。结果他一声次奥过后,就被一只43码大脚,直接闷在了肚子上,而后同样坐了飞机。

    两名警卫员被打,彭军的脸彻底沉了下来,他盯着刘风的双眼,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敢打我的人?”

    “不好意思,我打狗从不看主人。”

    刘风正视着对方,用很严肃的口气说道:“这次营救司空年的行动,由我负责。现在司空年死了,我要堪察一下现场,没必要通过任何人的同意。我的直管首长,徐老在这里,我都没有请示他,难道还需要请示别人吗?我的老首长都说我有权堪察现场,还有狗敢挡我的路,我动手有错?”

    “无法无天。”彭军气得老脸通红,憋了好一会才吼出这么一声来。

    “我是军人,这里是军营,我只用军人的方式办事,别在这里跟我讲法。”刘风霸气的说完这句话后,绕过彭军进了房间。

    房间里的两名军队法医,自然也看到门口发生的情况了,他们俩都是彭军带来的人,同样盛气凌人,可此时却没人敢吱声,甚至刘风走到司空年的尸体前时,他们还主动退到了一边。

    门外的其他天剑成员,看到自己的教官如此霸气,一个个又兴奋了起来。

    “牛逼!我们老大在任何人面前,从来都不跌分,这就是我们的榜样啊!”

    “教官有一句话说得最霸气,‘我打狗从不看主人!’以后这个梗我用了。”

    “这个梗是属于我们绝密部队的,咱们打狗本来就不需要看主人,哈哈!”

    天剑们的话,真有如一把把利剑一样,而且是在不停的扎着彭军的心脏,气得这位大佬眼睛都要瞪出眶外了。

    “老徐……”

    “绝密部队里的人,都是从全国军各大军区的特战部队中选出的刺头,老彭你就担待点吧。”

    徐霆飞微笑着打断了彭军的话,还用感慨的口气说道:“老彭啊,我敢说,如果你是绝密部队的指挥官,你比我还得护着他们,哈哈!”

    彭军听了徐霆飞的话,心脏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似乎这句话真的扎了他的心了。

    或者说,做绝密部队指挥官,就是他心里的一个刺。

    “好好好,老徐,你不用拿指挥绝密部队的事来刺激我。”

    彭军朝着房间内一指,用很严肃的口气说道:“我的两个军部法医,我对他们有着绝对信心,所以我怕你的人进去破坏现场。既然你护着你的人,那我们敢不敢比一比?”

    “比什么?”徐霆飞似乎也跟对方较上劲了,用同样严肃的语气说道:“是不是不仅要比技能,还得有点赌注啊?”

    “当然!”

    彭军加快语速道:“就比比看是你的人堪察的结果有价值,还是我的人堪察结果有价值。你想加点彩头,那更好,如果你的人输了,你老徐就当众承认你训练绝密部队的水平不行,你敢不敢?”

    这个赌注一出,看似轻描淡写,可实际上彭军是把矛头直接指向徐霆飞了。

    “好啊!”

    徐霆飞的眼中闪过一抹怒火,而后对刘风问道:“刘风,你听到了吧,会给我丢人吗?”

    刘风此时正以察看司空年的尸体,头也不回的说道:“我当然不会给老首长丢人,不过老首长你也该问问他,如果他输了又该怎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