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医等狂兵 第一百零八章 这是我对佳琪的承诺

时间:2018-04-19作者:覆手

    “不要杀我,求你了,不要杀我。”

    孙成峰双手扶着轮椅的两个推轮,全力向后挪动,被鬼王的目光锁定,让他从心底生起一抹寒意。

    “你想多了,我是地府的勾魂使,你求我,我也一样要杀你。”

    鬼王说话间,右脚在地面上轻轻一撮,一把砍刀旋转着飞起,噗的一声钉进了孙成峰的胸口。

    呃!

    在这一刻,孙成峰全身僵硬了一下,顺着胸前的刀口处和他的嘴角,同时向外溢出鲜血。

    “为什么?我都求你了……”

    孙成峰不甘说着,可说着说着便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了。

    在孙成峰断气的同时,鬼王已经拿出手机,播通了一个电话号码,“老罗,这边解决了,那边可以动手了。”

    与此同时,躺在医院里的孙建业,突然睁开了双眼。

    “成峰!还好……只是做了个恶梦。”

    孙建业全身都被冷汗打透了,他虽然说是自己做了个恶梦,可是却拿起床头的电话播起了自己儿子的手机号。

    然而……良久后,电话中传来了让孙建业更为不安的声音,“你好,你播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候再播。”

    “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来人。”

    孙建业对着病房外大喊道:“赶紧派人去田江县将成峰给我接回来,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见到他。”

    “老大,不好了。”

    紧接着,一个长相跟孙建业十分神似的中年人推门而入,“刚才暗堂传来消息,成峰在田江县那边出事了。”

    嗡!

    在这一刻,孙建业的脑袋像是被人用铁锤重敲了一下一般,整个人都懵了。

    中年人继续说道:“老大,我的大哥,我们孙家完了。现在所有产业都被人打压破坏,所有场子都被别人抢走了,除了暗堂,我们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啊。”

    “暗堂,对对对,我们还有暗堂。”

    孙建业眼前一亮,赶紧说道:“建术,马上让虎之殇带人去田江县,让他去接成峰回来。”

    “大哥!成峰出事了,真的出事了。”

    孙建术满脸苦色,“暗堂传来消息,成峰和他带去的所有孙家家底,都在田江县被包了饺子,我们和成峰彻底联系不上了。成峰现在可能已经不在了,你和我……”

    “闭嘴,我不信成峰会死。”

    孙建业虽然是黑道大佬,虽然他的手上也沾满着鲜血,可此时轮到自己的儿子出事之时,他却跟一个普通的父亲没有什么两样,他大声的嘶吼道:“我告诉你们,将来我不在了,还得让成峰继承孙家的产业,他绝对不能死!”

    “可惜啊,你们孙家都已经灭亡了,还哪来什么产业要人继承?”

    就在这时,一个带着嘲讽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吱呀!

    病房的房门被人再次从外面推开,一个身高一米七五左右,身材匀称挺拔的男人,嘴角挂着冷笑从容的走了进来。

    现在明明已经是接近凌晨三点的时间了,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可这哥们的鼻梁上却卡着一副镶金边的大墨镜,还耍帅式的双手插着兜。

    “你是谁?”

    孙建业和孙建术异口同声的问道。

    来人自然就是地府夜游使罗腾飞,面对孙家两兄弟的问话,他脸上的笑容更盛也更冷了。

    “我老大常说,阎王叫你三更死,哪个敢留到五更。你们要问我是谁,就得先知道我老大是谁,我们的属于哪一方势力。”

    罗腾飞的话唠本色又发挥了出来了,他挑起大拇指道:“我来自西方地下世界最强势力之一的地府,我老大号称阎王,就是你们一直要对付的刘风。而我,就是地府九大勾魂使之一的夜游使罗腾飞。”

    嘎!

    在这一刻,孙建业和孙建术同时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

    虽然他们永远无法跟西方地下势力的人相比,虽然双方相距的差距有天地之别,可做为黑道大佬,孙家人是了解一些西方地下世界情况的,更是听过这几年在西方地下世界如日中天的地府。

    而且此时他们听到,刘风这个二十出头的人就是地府的阎王老大,他们面前的这位就是九大勾魂使之一,二人此时的心都碎了。

    “我,我居然在跟阎王较量,原来我一直是在作死啊!”孙建业此时精神状态差到了极限,显得好像一下子苍老了二十岁。

    孙建术一屁股坐在了病床边上,脸色惨白如纸,也在喃喃自语道:“那我们死定了,差距太大了,太大了啊!”

    五分钟后,罗腾飞离开了这间病房。

    十分钟后,孙家所有产业易主,包括孙家人的房产,都变更了姓名。

    从此,东海再无孙家,孙建业、孙建术、孙成峰……一系列孙家内家的人,都在这一夜从人间蒸发。

    原来孙家嫡系的道上名人,除了虎之殇之外,其他人也都消失了。

    不对,还有一个祁天,这位曾经的战堂堂主,因为失忆而没有被地府清洗。可随着孙家的彻底破灭,日后这位曾经在道上凶名赫赫的猛人,也沦落为某水产市场上卖鱼的小商贩了。

    同样,随着孙家的破灭,东海市有些小型的黑道社团开始不老实了起来。

    然而罗腾飞以强势手段,不出三天便将这些不安分的家伙全部制服,让东海市黑道秩序变得统一而完整。

    当然,这些刘风都是懒得管的。

    第二天中午,刘风带着彭佳琪一家三口,坐在田江江边惬意的吹着江风。

    四人坐在滩涂上的休闲桌前,头顶的太阳伞将盛烈的阳光遮住了大半,每人面前都摆着一杯芒果汁,显得十分轻松。

    可实际上,四人聊的话题却一点都不轻松。

    “当年彭千里娶我的时候,我已经三十岁了,我在首都当时是上流社会最有名的交际花。”佳琪妈说道:“在别人眼里我是光鲜靓丽的,哪怕三十岁,也无人能撼动我曾经的地位。只可惜,以我这个身份嫁入豪门,却成了我所有悲剧的导火.索。毕竟交际花在怎么光鲜,都是被一些传统豪门中的老人看不起的。”

    “那时你就已经怀了佳琪,是吗?”刘风问道。

    佳琪妈点头道:“是啊,我和老彭也算是奉子成婚的。只可惜我不争气,生下的佳琪是个女儿,让彭家老太太更有理由去针对我了。”

    说到这里,佳琪妈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妈!对不起。”彭佳琪心疼的握住了老妈的双手。

    “傻孩子,这怎么能怪你!”佳琪妈用充满母爱的目光看向女儿,“要对妈妈说对不起的人是彭千里,就是你的亲生父亲,他做为一个男人,不但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连自己的女儿都不保护,唉!”

    随着一声叹息,佳琪妈的声音哽咽了起来,也说不下去了。

    一直到现在,彭佳爸都没有说话。这个忠厚的中年,就是田江县土生土长的一个普通人。

    当年佳琪妈受到自己婆母的排挤,更被那老太婆指定的新女人从首都追杀了出来。一路跑到田江县后,是这个男人收留了她们。

    那个时候,小佳琪才不满一周岁。

    “多亏了大方,我又嫁给了一个姓彭的男人。”

    调整了一下情绪后,佳琪妈看了眼自己现在的老公,“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他收留了我们母女。”

    彭大方咧嘴笑了笑,“那时你长得太漂亮了,老婆 ,我知道你是有故事的女人,我一直知道我配不上你,可是你同意嫁给我的那一天,我就在心里发誓,一定永远对你好,而且你还给我生了个儿子呢。”

    刘风被彭大方的憨厚劲给逗笑了,有了儿子就满足了,也许这是很多传统男人的心理吧!

    “刘风,如果真有一天,彭家人,我是指彭家那两个女人找到了我和佳琪,你会保护我女儿的,对吗?”佳琪妈简单的说完自己和彭佳琪的身世后,用无比期待的目光看向刘风。

    刘风道:“一定,我不会让佳琪受欺负的,而且……”

    说到而且时,刘风的眼中闪过一抹寒芒,“而且,我会让那两个女人付出代价的。”

    “刘风,这算是你对我这老太婆的承诺是吗?”佳琪妈问道。

    刘风摇了摇头,“不是,这是我对佳琪的承诺。”

    佳琪妈的嘴角微微挑起,虽然她显得很老,可这一笑之间却透着一种芳华灿烂的余韵,“你是个很会泡妞的男孩,希望将来不要伤了我女儿。”

    “我……是吗?”刘风抬手摸了摸下巴,然后瞄了眼彭佳琪。

    此时彭佳琪也在看着他,当二人目光相对时,彭佳琪立刻偏开了头,并且脸蛋红了起来。

    刘风在田江县小住了两天,天天吃着佳琪妈亲手做的饭菜,别有一番滋味。

    周天晚上,刘风开车拉着佳琪走上了返回东海市的路。

    同样是在这天晚上,一架私人飞机降落在了东海机场。

    在两排保镖的簇拥下,一个身高一米八五左右的青年,搂着一个香艳美女从vip安检通道中走了出来。

    “黄少,黄少!”

    在安检外,一个穿着不俗的青年,举着一个接机牌,用献媚的口气喊道:“请问哪位是黄少?热烈欢迎黄少莅临东海!”

    如果刘风在这里,一定会笑喷的,因为举牌的人,正是他的同学东方无痕。

    这位东方同学举着的接机牌更逗比,上面居然写着,“欢迎帅气黄少,东海美女已洗白睡等中!”

    搂着香艳美女的青年,瞄了东方无痕一眼,用清冷的语气对身旁的保镖们说道:“我这次来东海,只为端木瞳,这脑残居然举着这种接机牌来接我,你们知道该怎么办吧?”

    “明白!”

    立刻有四名身材强壮的保镖冲向了东方无痕,随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