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医等狂兵 第一百零三章 端木瞳的人情

时间:2018-04-19作者:覆手

    砰砰砰!

    二人一交手便如火星撞地球一般,拳对拳、脚对脚、肘砸肘、膝顶膝。

    此时比的就是谁的骨头硬、谁的功力深、谁的狠劲足。

    初时,每一次对招,刘风都会被震退一步,甚至肩头上的伤口也被震得再次向外溢血。可刘风眼中的战意却越发强烈,十招过后,刘风退步的距离从一步缩小到了半步,二十招后,从半步缩减到了小半步。

    “小崽子,骨头倒是挺硬,可你越是这么硬气,我就越不能放过你。”

    郭奉孝眼中杀机浓烈到了极点,他的左手钺也再次亮了出来,“老子已经没有心情陪你玩了,现在就送你……”

    噗噗噗!

    郭奉孝的狠话被三道急剧的破风声打断,此时他的左手钺都已经斩到了刘风的胸前,却又硬生生的收回,他本人更是向后连连退步。

    砰砰砰!

    紧接着,在郭奉孝的脚下,崩起了大片碎小的石子,黑漆漆的马路上出现了三个黑色弹孔。

    唰!

    与此同时,刘风右手向前一甩,一道寒光乍射而出。

    “旁门左道而已。”郭奉孝冷声说道,并且左手钺迅速横在了自己的喉咙前。

    叮!

    一道声音轻微却十分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紧接着一枚三寸银针从钺面上掉落而下。

    “暗器只是杀人手段,可在真正武术大师面前真的起不了作用的,我……尼玛……”

    郭奉孝的脸上带着嘲讽式的冷笑,可得意的大话尚未说完,便暴了粗口,甚至已经放下的左手钺又再次提了起来。

    叮!

    又是一道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

    挡下第二枚银针后的郭奉孝脸上少有的露出了一抹惊容,而更让他震惊的是,此时刘风已经扑到了他的面前。

    “去死!”郭奉孝赶紧挥钺抹向刘风的脖子。

    然而刘风此时右手中不知什么时候,也多出了一把一尺长的弯刀。这把刀薄如蚕翼,刀身弧度极为漂亮,在阳光下近乎半透明。

    当啷!

    短刀与护手钺碰撞在一起,发出了清晰的金属切割声。

    此时此刻,充满必胜信心的郭奉孝,双眼瞪大到了极限,因为他看到,陪伴自己半辈子的护手钺居被刘风的刀给斩断了。

    与护手钺一起断掉的,还有他的半只左手,几乎五根手指全部掉落向了地面,大掊儿的鲜血顺着他的断手喷涌而出,显得极为吓人。

    “不,这怎么可能?”郭奉孝震惊之余,居然没有先感觉有多疼痛,而是露出了不可置信的感觉。

    “没什么不可能的,郭老,你难道只觉得你只是被断手了吗?”刘风依然保持着挥刀的动作,可脸上却带着一抹死神的微笑。

    “我……”

    郭奉孝原本红亮的脸色,此时已经变得惨白一片,他突然抬起右手摸向自己的喉咙,并且脚步发飘的向后再退三步。

    噗!

    一枚三寸银针,被郭奉孝从他的喉咙处拔出,细小的针孔处还渗出了一颗鲜红的血珠。

    “你居然连射了三针,这招果然厉害,可是我不会死的,一枚这么细小的银针,就算射穿了喉咙,也杀不了人。”郭奉孝再次后退一步,明明感觉身体已经发生了一些极为不好的变化,可他还在自欺欺人式的给自己打着气。

    “你是真的蠢猪,还是觉得我蠢?”

    刘风冷笑道:“也对,你只是一介武夫,而我除了武功好,医术更好。我忘告诉你了,我用飞针的用意,不是只为射你喉咙,而是为了扎你喉节下的天突穴。”

    “那又怎样?”郭奉孝稳住脚步,满脸狰狞的问道。

    “怎样?呵呵,你不感觉现在全身有麻痹感吗?”刘风从容的向前迈步逼近,他的脚步声,有如催命的鼓点一样,一记记的敲打在郭奉孝的心头。

    “我不会死的,我练武五十多年,怎么会死在你这娃娃手上?”

    郭奉孝大吼一声,居然再次朝刘风扑了过来。

    只是在一扑之下,郭奉孝自己的心都凉了,他感觉自己的双腿像是不听自己的使唤,整个人的速度明显慢了一倍不止。

    砰……啊!

    刘风同样迎击而上,并且一记正踹,将郭奉孝踹得向后倒飞而起。郭奉孝在半空中发出一声惨叫,并且喷出一大口鲜血。

    可这还不算完,面对郭奉孝这种高手,刘风是绝对不会给他半点喘息机会。他跨步跟上跳跃而起,一记潇洒的转身旋踢,再次重踹在郭奉孝的胸口处。

    咔嚓……噗!

    这一脚之力,于郭奉郭的胸口处踹出了一大片骨骼断裂的脆响声,并且让他再次大口喷血。

    与此同时,又有一发狙击子弹恰到好处的射到,噗的一声将郭奉孝的小腹击穿。

    扑通!

    半秒过后,于半空中飞出十多米远的郭奉孝,身体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此时此刻,不知道多少辆经过此地的车子停了下来,好多司机和车上的乘客都探头看向刘风和重伤不起的郭奉孝。

    “尼玛,这是在拍大片吧?正常人,怎么可能一脚将人踢那么高,踹那么远?”

    “拍毛线大片啊,你们看到有摄像机了吗?你们看到有导演了吗?你们看到有灯光师了吗?”

    “麻痹的拍大片,刚才我就一直在这看着呢,那两个家伙一跳两三米高,尤其是那个大胡子秃头,把老子的车都踩坏了。”

    好多人都在惊呼着、议论着,其中被郭奉孝踩坏了车子的轿车司机和面包车司机,此时正站在自己的车旁,用凶恨的目光看着重伤的郭老,好似准备冲上来揍他一顿似的。

    刘风也不理会其他人,地府的开创者,堂堂阎王老大,他经不介意当街杀人,尤其是对他有强烈杀心切实力如此出色的高手。

    “你你你……”

    当刘风走到郭奉孝面前时,郭奉孝尽力用手臂撑起了上半身,有气无力的说道:“给我个痛快,我毕竟是一代国术大师。”

    “想要死个痛快,必须回答我一个问题。”刘风蹲下身子,短刀横在了郭奉孝的脖子上,“你说说,陆家除了派你和一群雇佣兵来,还有没有派其他人?”

    “应该……没有!”

    郭奉孝惨白的脸上,带着一抹浓浓的绝望之色,道:“至少我不知道。”

    刘风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毕竟你是一代国术大师,你说不知道,我信你。那么,我满足你的要求,你可以去死了。”

    “不要!”

    就在刘风准备一刀抹了郭奉孝的脖子时,端木瞳不知道何时下了车,并且大声阻止道:“刘风,不要杀他。”

    刘风头也不回的说道:“他要杀我,你不让我杀他?给我个理由。”

    “我是警察,不准你在我面前杀人,否则我会抓你。”端木瞳一向强势,可是在她说出这句话时,却显得很虚。

    “呵呵!你觉得我会怕你抓我?”刘风依然没有回头,他手中的刀已经向前推进了半厘米,锋利无比的刀刃已经切开了郭奉孝脖子上的皮肤。

    一缕缕鲜红的血液,顺着郭奉孝脖子上的伤口流淌而下,将他胸前的唐装染红了大片。

    “刘风,求你,算我欠你一个大人情。”端木瞳走到刘风身边,同样蹲下了身子,“我在东海没求过人,你是第一个。”、

    刘风的手停下了,不过却没有看端木瞳,只是淡淡的说道:“你的人情,值吗?”

    这个值吗,刘风的真正用意是问端木瞳,为了一个凶性如此深重的人欠人情值吗?可听在端木瞳的耳朵里,却当成了你的人情有多重要?值这个人的命吗?

    端木瞳用力咬了下自己的嘴唇,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后才说道:“我是首都端木家的女儿,我保证,只要你将来不做出天理不容的事,只要你将来要我办什么不违反做人原则的事,我一定帮你办到。”

    哦!

    刘风手中的刀慢慢收了回来,“端木野是你什么人?”

    听到端木野三个字后,端木瞳的娇躯明显颤抖了一下,“他是我哥,是我亲哥哥,你怎么认识他?他已经……”

    说到已经时,端木瞳的眼圈红了。

    唉!

    刘风重重的叹了口气,“老野是我的战友,他的死让我很心痛,当初他就死在我身边三米外,他们一个个的倒在了非洲大草原上,我真的很心痛。”

    说完这番话后,刘风收刀站起了身子,转身向自己的奔驰glc走去。

    当他重新拉开车门时,留下了一句话,“不杀他,不是我看重你欠的人情,而是看在你哥哥的面子上。还有,如果郭奉孝再敢来惹我,我保证他一定会死。”

    轰!

    车子再次启动,刘风可能是在发泄心中的情绪,油门被他一下子踩到底,让发动机发出了轰然咆哮声。

    当刘风驾车离开后,端木瞳似乎依然沉浸在震惊之中,并且不停的喃喃自语道:“战友,他是我哥的战友,怎么可能?难道他是天……不能,都死了啊,他们都死了啊?”

    “小瞳……”

    就在这时,郭奉孝喊了端木瞳一声,这才把她从震惊中唤响。

    “郭老,我小时候你救过我,今天算我还你的。也许今天我不表明身份,恐怕你也认不出我来了吧?”

    端木瞳将郭奉孝扶着坐了起来,一脸严肃的说道:“以后不要来招惹刘风了,说真的,我不知道你和刘风有什么仇恨,但我不希望我的救命恩人被杀。”

    郭老苦笑道:“我的半只手没了,这么大的年纪还受了这么重的伤,我还有能力再来招惹他吗?”
小说推荐